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爸爸
p>    副驾驶的女人靠在那里一动不动,浑身都是酒气,气味冲天。

    只是她酒品还算不错,没有大吵大闹。

    夏天热,她穿着短裤,裤子很短,只刚刚包住她的,一双的在男人眼前晃着。

    宗世霖眼眸深了许多,脑子里闪着刚才姓朱的搂抱住她的模样,他心头压下去的无名火又燃了起来。

    这控制不住的情绪让他心里越发的烦躁。

    掏出手机直接调出一个号码,那边很快接通,带着恭敬的声音:“宗少,您今儿怎么想起给我郭某打电话……”

    “郭鹏飞!”

    宗世霖动动薄唇,声音里带着笑,却是令人毛骨悚然,“你最近安逸日子是不是过多了?”

    郭鹏飞心里一怵,知道大事不好:“宗少,您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姓朱的那个杂碎还没有给你打电话?行,那我就先通知你一声,从明天起你就让他消失在B市,我给你面子你自己动手,这件事给我办满意!”

    说完这些,宗世霖就挂断,电话随手扔到一边,他抬手扯扯领带,一双鹰眸定在副驾驶的女人身上。

    小丫头,喝成这样,真是能耐!

    他冷哼一声,启动车子离开,车速开的很快,坐在副驾驶的顾善脸色慢慢惨白,一双秀气的眉皱着,很难受的模样。

    男人看了她一眼,车速不仅没慢下来,反而更快了。

    活该!

    不长长记性,以后就无法无天了。

    最后到家了,刚打开车门,顾善就从车里连滚带爬的跑出来,蹲在路边,全吐了。

    看她这么痛苦,某个腹黑的男人心情更好。

    宗世霖靠在车边站了一会儿,看着女人纤瘦的背影,凉薄道:“吐完了吗?”

    醉酒的女人坐在地上,抬头看他,一双杏眼里全是迷茫的神色,大眼睛无辜的眨着,像一只不知道犯了什么错的宠物。

    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带着点楚楚可怜。

    宗世霖低声骂了句:“该死!”

    然后走过去将女人一把拉起,顾善站不住脚,扑腾着往男人怀里摔去,宗世霖及时伸手抱住她。

    顾善跌在他怀里,像是找到家一样,粘在他身上在也不愿意出来。

    宗世霖推了推,推不动。

    他低头去看,女人一张脸跟剥了壳似的鸡蛋一样,嫩中带着粉,长长的睫毛轻颤着。

    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动了动脑袋,噌着男人的胸膛,发出细细的嘤咛。

    这模样,完全就是一只刚捡回家的小奶猫。

    ……

    王嫂刚从厨房里出来,就看到玄关处宗世霖抱了顾善进来,她一愣,立刻走过去,刚近身,就闻到了冲天的酒气。

    “太太喝酒啦?怎么喝了这么多?”王嫂咋舌。

    宗世霖哼了一声:“越学越坏了。”

    王嫂下意识为顾善说好话,“说不定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了,想一醉解千愁呢。”

    要喝酒不会回来,在酒吧那种地方喝,她当道貌岸然的男人很少吗?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她现在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回到家里?

    “我先带她上去,不用管我们。”

    “哎,好。”

    王嫂应着。

    上了楼,宗世霖直接将人扔到了浴缸里,拧开水花,冷水喷出来,冰冷的淋在顾善身上。

    不一会儿她身上就全湿透了,若隐若现,有点诱人。

    宗世霖脱了外套,慢条斯理卷起袖子,视线一直放在浴缸里的女人身上。

    一秒,两秒,三秒……

    他心里数着。

    没过半分钟,闭着眼睛的顾善猛地睁开了眼,挣扎着,扑腾着要从浴缸里出来。

    身子一沉,很快又被一只大手按下去。

    冷冰冰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不洗干净不许出来!”

    顾善眼睛一红,哭了:“救命……”

    宗世霖皱眉,“装可怜也没用!”

    顾善哭的更大声:“我不会游泳,救命……”

    “……”

    浴缸里的水越来越大,几乎淹没了她的身体,虽然水确实有点多,可也不至于淹死她。宗世霖挑了挑眉,这丫头把浴缸当成了游泳池?

    “救救我,我不会游泳,爸爸……”

    “……”

    某个女人口出惊人之语,宗世霖沉默,俊脸有点黑。

    不仅把浴缸当成了游泳池,还把他当成了……爸爸?

    实说话,他并不乐意听到这个称呼。

    显老,还让他碰她的时候,心里有种犯罪感。

    “咳。”

    男人想歪了,清了清嗓子,压下的,睨了一眼紧紧抱着他的女人。

    身上湿漉漉的,曲线一览无遗,一张小脸白着,嘴唇抖着,看起来就像落了水的流浪猫,有那么几分可怜的味道。

    这会儿总该知道长教训了?

    惩罚够了的男发慈悲的把水关了。

    动了动腿,宗世霖低眸:“起来。”

    顾善抱着他的腿,不动,嘴里轻声哼着什么话,声音太小,他听不清。

    宗世霖加重音量,“放手,听到没有!”

    顾善抬起一张脸,白里透红的脸上一层水珠,她一双眼睛明显没有焦距,是无意识的状态。

    估计这会儿什么人都不认识了。

    “爸爸……”

    她看着他,叫。

    宗世霖:“……”

    这女人是有多缺爱,抓着个男人就喊爸爸。

    “我不是,给我起来!”

    “爸爸,爸爸……”

    宗世霖无奈。

    顾善抱着他的小腿哽咽着:“爸爸你醒过来吧,一年多了,我每次去看你你都不理我,躺在那里无声无息的我害怕……”

    “医生说植物人也是有奇迹出现的,我每天都在祈祷着奇迹出现……”

    “我希望哪天我一睁开眼,医院的人就给我打电话,说爸爸你醒了……”

    “呜呜,爸爸我想好你,想和你说说话,你醒过来好不好……”

    凄楚的,带着悲伤的绝望,一字一句钻进男人耳朵。

    宗世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抱着他腿嚎啕大哭的女人。

    他是有洁癖的,如果是平时,他早就踹开了哭得鼻涕眼泪到处流的女人,可是现在,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或许是她哭的太伤心,所以他心里最后一点善良,让他没有动作。

    如果他一脚踹开,那就显得他太不是人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