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9:嘴巴贴着嘴巴而已
    顾善被结结实实按在墙边,她嘴巴被一只大手捂住,一点声儿也发不出来(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39章)。

    “唔——”

    顾善拼命反抗,用力挣扎,去推。

    “别动!”

    嘶哑的,却带着熟悉的音调在她耳边响起,“等一下就放开你!”

    顾善听出这个声音,一愣。

    见她停止反抗,男人松开捂着她的手。

    “傅……傅先生?”

    顾善怔怔了一声男人的名字(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39章)。

    傅言低眸去瞧怀里的女人,看到她受惊一样的双眸,还有那张错愕的小脸,他愣了一下。

    顾善?

    她怎么在这儿?

    两人贴的极近,彼此身体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顾善尴尬的厉害,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极紧。

    “傅,傅总?”顾善礼貌的叫他的名字,“能先放开我吗?”

    傅言正要说话,眼尾一扫,撇到后面跟过来的几个尾巴,他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抱歉,暂时不能放开你,有人在找我,而我不是很想那些人发现我,所以……”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压了下来。

    唇上一暖,顾善被结结实实吻住。

    她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锅,惊愕的瞪大眼,大怒的瞬间听到身后有道阴鸷的声音:“人呢?刚才还在这里,怎么跟丢了?!”

    有人回:“前面那对男女……”

    然后脚步声慢慢走过来。

    走廊上很昏暗,隔的远,更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而这帮人,今天也是拿着画相,第一次找傅言。

    顾善脑子里是木的,电光火石间,她一把将身上的男人用力推着往前走,并破口大骂:“王八蛋,你老实交代,刚才那女的是谁?是不是你在外面找的小三!”

    傅言一愣。

    顾善冲他眨眨眼,示意他配合。

    有着好看桃花眼的男人,却没反应过来。

    顾善扶了扶额,只能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了,酝酿片刻后,她开了嗓子就嚎啕大哭,怎么泼妇怎么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啊,我18岁嫁给你,跟着你吃苦受罪不说,你他妈还在外面给我偷人,我如花美貌被你蹉跎成这个样子,你对得起我吗?!”

    傅言嘴角抽了抽。

    顾善一边骂,一边伸手去拧他的耳朵,做戏做全套嘛。

    傅言皱眉,长这么大,没人敢像她这样拧过他耳朵。

    再说了,男人的耳朵是能随便拧的吗?

    见他看过来,顾善瞪了他一眼,推搡着他:“你还看我!我说错了吗?那小三是谁,你今天不交代清楚,老娘饶不了你!”

    说着,趁着走廊上昏暗看不清人的脸,顾善拉着傅言急急躲进女洗手间。

    身后跟着的脚步声有些迟疑,“老大,咱们还跟进去吗?”

    那人眯了起一双眼睛,往里看,只见一个男人畏缩站在角落里,被女人骂着,一句话也不敢回,一看就是个没出息的男人,不像他们要找的人。

    顾善站在洗手间门口,插腰骂骂咧咧,回头瞪了一眼外面的人:“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连你们一块儿骂,滚滚滚!”

    那人哼了一声:“悍妇!”

    说完带了手下离开,“去外面找找。”

    所有人呼啦啦瞬间离开。

    一分钟过后,没人回来,看来是真的走了。

    顾善彻底松了口气,抹一把额头上出来的冷汗,抱歉冲对面的男人笑笑,“对不起啊,骂你骂的跟孙子似的。”

    傅言:“……”

    “哎,刚才那些人怎么回事?你仇家啊?”

    傅言操手抱肩看她,含糊:“算是吧。我要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

    “别客气,我们扯平啦,那天你在街上帮我,还害你进医院,今天我帮你解围,也算公平。”

    傅言盯着她一张红艳的小嘴,“那个吻……”

    顾善干干一笑,“人工呼吸还要嘴对嘴呢,没事,我不介意,反正能帮到你就好了。”

    他们之间那也不算吻,就是嘴巴贴着嘴巴而已,不算不算。

    顾善在心里安慰自己。

    眯着眼睛看了她数秒,傅言缓缓笑了,“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不是你,我说不定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啊?”顾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这么严重?”

    傅言点头。

    咽了口唾沫,顾善这才后怕,真是不知者无畏,他还以为就是普通的发生了不愉快,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

    “你要不要报警啊?”顾善怕他等一下还有危险,“等一下又遇到这些人了怎么办?”

    她的担忧写在脸上,是真心实意的,傅言心里有股异样的感觉,许多年前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异性真心实意的关心过他了。

    “我没事,已经打了电话叫人过来。”

    傅言深深看她的,声音低沉。

    顾善这才放心,“有人来了就好。”

    转念一想,这人身份不简单,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估计等一下十个八个保安齐刷刷的上来,谁也近不了他的身。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是顾善的。

    她拿出来一看,是李姐的号码,“那个,我同事叫我了,傅先……不,傅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见。”

    她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娇小的身体很快消失在他视线里。

    良久之后,傅言伸手,抚上自己的唇,指间仿佛还有那点温存,竟然让人留恋。

    周武很快赶过来,听到他说了之后,脸色铁青:“我去查监控,看看是什么人敢这样胆大包天!”

    “不用了,我知道是谁。”

    傅言淡淡开口。

    周武一愣,“傅少知道?”

    “嗯。”

    “谁?”

    他**的桃花眼迸发出锐利,天生往上翘的嘴角泄出冷意,“如果我没猜错,是陆家派来的人。”

    周武乱了心神,“陆家人这么记仇,竟然还追到b市来了。”

    傅言打了拧眉,确实,他没想到陆家不得**的二公子陆深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执迷不悟,竟然还会派人来b市找他的麻烦。

    ……

    香山公寓。

    宗世霖抱了苏玉进电梯,苏玉全程趴在他怀里,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意思。

    直到进了屋,宗世霖把人放在沙发里,他来到吧台找出一瓶酒,打开,随意喝了起来。

    夜色孤冷,他眉宇之间是沉沉的阴色,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凤眼平静,一双薄唇抿着红酒。

    如玉的手指在吧台上缓缓敲打,片刻后,宗世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宗总,刚才怎么突然挂了电话,我还以为我手机出现问题了。”

    龚经理躲在角落里小声说。

    宗世霖伸长一双长腿,姿态闲散,“她在干什么?”

    龚经理反应极快,“顾小姐刚才去了躺洗手间,现在回来了,在玩扑克牌呢。”

    “**?”男人挑眉。

    龚经理笑的尴尬,“玩的小,都是小钱。”

    宗世霖‘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他挂了电话,回头一看,苏玉走了过来,身上只穿了一件性感吊带。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