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8:陪你,值得
    来到医院,顾善直接奔到住院部去找王医生,王医生正好从办公室里出来,顾善稳了稳心神,问道:“王大夫,我父亲他……”

    “小顾,你父亲没事,不要担心(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48章)。”

    王医生直接安扶她。

    顾善松了口气,“那我去看我爸。”

    “现在医生在检查,你在外面待一会儿,等能进去了,我让护士过来通知你。”

    顾善连连点头:“好的。”

    王医生:“我现在过去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有事我会第一时间过来告诉你。”

    “谢谢王大夫(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48章)。”

    “不用客气,份内之事。”

    王医生走了,顾善在椅子上更本坐不住,心里还是忐忑。

    这个世界上,她就只剩下这一个亲人了。

    如果父亲再出什么事,她或许也不会活下去。

    她的母亲,当年抛弃她和父亲,去跟了别的男人。

    还有陆深……

    想起他,顾善心脏有些抽疼,陆深跟她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可是,当年也扔下她走了。

    她身边所有亲近的人,都抛弃了她。

    把脸埋进膝盖里,顾善孤孤单单坐在椅子上,世界之大,她竟然迷茫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肩膀突然一沉,有只温暖的手搭了过来。

    “你,在哭?”

    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顾善一惊,错愕抬头看过去。

    她看着眼前的人,不可置信,“怎么是你?”

    他一双桃花眼**无限,嘴角天生微微上扬,看起来玩世不恭,可此时双眸里却透着无比认真。

    傅言看着呆呆傻傻的女人,又问了一遍:“你哭了?为什么哭?”

    她一双眼睛红红的,像是受到了谁的欺负。

    顾善喃喃:“你……你怎么在这儿?”

    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他竟然出现。

    抬了抬被纱布缠绕的胳膊,傅言道:“过来换药,正好遇到你,你说巧不巧?”

    顾善点头。

    巧,太巧了。

    巧到让人心里发暖。

    在她最需要身边有人陪的时候,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男人陪在她身边。

    顾善拉着他坐下来,指指他的胳膊:“还没好啊?”

    这是那天他替她抓小偷,被小偷给伤的位置。

    她眼里有歉意,傅言看的分明,微微一笑:“好的差不多了。”

    “哦。”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哭?”

    “……我爸出了点事,我一时心里难受,就没忍住眼泪。”

    “那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医院还在检查,让我等等。”

    “那好,我陪你一起等。”

    傅言四肢放松,完全的闲散漫不经心的姿态。

    顾善扭头怔怔看他,“你……你陪我?”

    男人一挑眉,“怎么,有意见?”

    不知怎么的,顾善突然就结巴了,“你你……你不忙吗?公司里没有其他事吗?陪我浪费时间不好吧。”

    傅言笑了,笑容勾人,眼神缠缠绕绕放在她身上,“陪你,值得。”

    他说了四个字,顾善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的。

    瞥到女人悄悄红了的耳根,傅言嘴角缓缓勾起。

    顾善也是女人,女人在需要男人陪的时候,如果出现在她们面前,她们一颗心几乎放了一半在你身上。

    傅言深知这个道理。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医生总算再度出现。

    “王大夫。”

    顾善立刻起身。

    “没有大碍,你父亲安全。”

    紧绷了一路的神经彻底松懈下来,双腿有点发软,傅言及时出手,将她揽进怀里。

    女人身上的幽幽香气往他鼻子里钻,傅言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眯神微眯。

    顾善没有注意,一颗心全在父亲身上:“王医生,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医生想了想,沉吟片刻后,才说:“你父亲早上的生命检测仪有了反应,专家们对你父亲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得出的结论是,你父亲,有苏醒的迹象。”

    顾善呆呆听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父亲,快要醒过来了?

    她不是在做梦?

    这一年多的祈求和希望,终于要实现了吗?

    顾善眼泪掉的更加汹涌,“大夫,谢谢你……”

    此时她除了这句话,想不到还要说别的什么。

    王医生笑笑:“我们先去病房看看吧,一边走,我跟一边说说你父亲的情况。”

    顾善点头。

    一个小时前,护士照例去检查病房,结果到顾父的病房,发现顾父的生命检测仪有了变化,护士立刻去叫了王医生,王医生将顾父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还叫了权威的专家过来商讨。

    “顾小姐,你父亲有这样的反应,是好事,但是我们在检查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个异常。”王医生说着说着就皱了眉头。

    顾善一怔,“什么反常?”

    “你父亲的这次反常太激烈了,身体各个机能突然有反应,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顿了顿,王医生欲言又止。

    顾善忙追问:“王医生您有话就说。”

    顿了顿,王医生才慢慢道:“据看护说,你父亲这次突然有反应,是因为病房里有人来过,所以我想,来看望你父亲的那人,一定对你父亲很重要,所以才有能力让你昏迷不醒的父亲有了苏醒的迹象……”

    什么?

    顾善有点愣,“谁来过?”

    王医生摇头:“那人来探望,并没有登记,看护说看她的穿着打扮像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就让她进了病房。”

    “男人还是女人?”

    “女的,四十多岁的样子。”

    顾善皱眉,心里有了个确认的人选,可是又不敢相信。

    一直站在边上没出声的傅言这时开了口:“医院里有监控,调出来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半个小时后,监控调出来了。

    看着屏幕里出现在走廊上的女人,顾善死死咬唇。

    阮玉凤。

    出现在屏幕里的女人是阮玉凤!

    她早就应该知道的,父亲能出这种事,肯定是姓阮的做了什么?

    顾善气的两只手颤抖,眼底发着红,不是要哭的模样,而恨到骨子里,气成这样。

    傅言从未见过她如此冷厉的一面,微微一挑眉,指着屏幕上的女人,“认识的?”

    “当然认识,我妈。”顾善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

    傅言不好再说什么,修长如玉的手指在桌面轻轻扣着,剑眉扬了扬:“如果很伤心,可以来我怀里哭。”

    她那恨恨之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悲伤和失望,傅言察觉到了。

    或许是身世有点相似,都有一个无情冷血的家人,让他有点感同身受。

    他眼神不自觉放柔,声音也很低,“想哭就哭,我可以当你的发泄桶。”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