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51:薛氏母女
    “妈,你昨天不是来过了吗?怎么今天又要过来看这个植物人?”

    薛思思的声音透着不悦,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用那扇子在顾父身上戳着(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51章)。

    阮玉凤打量房间的环境,“思思,这个病房你觉得怎么样?”

    她昨天确实来过,但是只待了一会儿,有事就先离开了。

    而她之所以过来,是因为薛思思说看到顾善上了一辆豪车,像是勾搭上了有钱人,阮玉凤一时没忍住心里的好奇,这才重新找上了顾父。

    薛思思四处看了看,冷笑:“妈,这病房你也能看的出来,是vip病房,顾善一个大学生,她哪里来的钱给她这个植物人老爸住这么好的病房,不是傍上大款了是什么?”

    阮玉凤沉了沉脸,心思转着。

    出去找医生谈了谈话的顾善一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病房里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她同母异父的姐姐,一个是她的亲生母亲。

    当她看到薛思思的所做所为时,猛地推开房门进去,大怒:“薛思思,你要在敢用扇子动一下我爸,信不信我砍了你那只手!”

    薛思思回头一看,便大笑了起来:“哟,回来了?这么威胁我,你当我怕?”

    说着,手里的扇子朝顾父的脸上戳过去,耀武扬威,洋洋得意:“别说是动,就算是打,你这植物人没用的父亲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

    顾善眼里爆怒,抓起边上的茶杯就朝薛思思狠狠扔了过去。

    “啊——”

    薛思思尖叫一声,躲开,然后大骂起来:“顾善你这个贱人!你干什么?”

    说完,冲过去扬手就要扇她巴掌。

    顾善早就有防备,哪里会站着不动被她打,她闪身避开,这里是病房,她不想跟她纠缠,薛思思却发了狠,尖锐的高跟鞋朝她小腿用力一踢。

    “唔——”

    顾善疼的冷汗冒出来,低低闷哼一声,动作因为疼痛而迟缓下来,这时薛思思瞅准机会,狠狠一巴掌用力甩在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在病房里格外清脆。

    顾善眼睛都红了,抬手就打回去。

    阮玉凤这时站了出来,一把拦住她的手:“你够了!”

    顾善不可置信看着她。

    薛思思被阮玉凤拉在身后,得意的笑着。

    顾善用力抽出手,脸色煞白,扬在半空中的手却怎么也放不下来。

    阮玉凤皱眉盯着顾善:“怎么,打了你姐姐,现在连你妈妈也要一起打?”

    顾善举起来的手顿时僵硬的在半空中,小腿那里一阵一阵的发疼,刺激她的神经。

    她挨了薛思思一巴掌和一脚,阮玉凤什么也没有说,竟然还倒打一耙。

    心里彻底凉下来,她冷笑一声,放下手,讽刺回去:“姐姐?这么说,你承认没跟我爸离婚的时候,就**给我生了一个姐姐?”

    “你——”

    阮玉凤脸色难看的厉害,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顾善,你他妈嘴放干净点!她是你妈,有你这么当女儿的!”

    薛思思却忍不了,刚刚压制下去的怒火又燃了起来,她推开阮玉凤手里的扇子就抽过去:“嘴巴里没干没净的,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阮玉凤别开脸,没理,分明就是默许了薛思思的打人的态度。

    薛思思个子比顾善高,又是高跟鞋又是扇子在手,顾善吃了亏,手臂上挨了几下打,疼的她‘嘶嘶’直抽气。

    薛思思发了狠,看准顾善那张白净的小脸,尖锐的指甲就要抓下去。

    可她的手还没有挨到顾善的脸,一股力量突然袭来,硬生生捏住她的手腕,压制住她的动作。

    “再动她一下,信不信我把你只手给废了!”

    阴沉的,不带感情的男人声在病房突然响起。

    顾善没有抬头,鼻子里却闻到了熟悉而好闻的男性味道。

    是他,宗世霖。

    她抬头看过去,入目就是男人的侧脸和棱角分明的五官。

    宗世霖面无表情,捏着薛思思的手腕,看似没有用什么力气,薛思思却疼的脸色发白,一阵一阵的刺通从手腕处蔓延开。

    “妈妈,疼,救我!”

    薛思思大叫。

    “放开思思!”

    见女儿吃亏,阮玉凤急疯了,伸手就去推突然闯进来的男人。

    宗世霖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抬起一脚,直接踹在阮玉凤膝盖上,阮玉凤双脚一软差点摔在地上,好在扶住了墙壁这才没事。

    薛思思见这男人如此狠辣,被吓得花容失色:“妈!”

    “妈没事!”

    阮玉凤又惊又怒看过去,那男人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极冷的看着她,让人不敢对视。

    阮玉凤的背后慢慢渗出一层细汗,她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知道有些人不能惹。

    “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女儿。”

    镇定住心神后,阮玉凤跟他讲道理。

    宗世霖嗤笑一声,狠狠一甩,薛思思身体连连往后退,如果不是阮玉凤及时扶住,很有可能就摔了个狗吃屎。

    这男人来路不明,出手却又毒辣,肯定是来者不善。

    阮玉凤扶了薛思思就要离开。

    “曹安,把人拦下。”

    宗世霖淡淡吩咐。

    曹安对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即将门一关,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阮玉凤尖声颤叫:“你们这是干什么?放我们出去!”

    宗世霖没有理会她们的大喊大叫,径直来到站在角落里的顾善身边,皱眉居高临下看着她。

    “抬头。”

    他看着低垂着脑袋的女人说。

    顾善咬着嘴唇,把脸扭到一边,不想让他看。

    宗世霖沉了沉脸,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稍一用力,就将她的整张脸抬了起来,迫使她看着自己。

    看清她的脸,宗世霖一张脸迅速阴冷下来,她白皙的脸上清晰的印着一个巴掌印记,一双眼睛红着,眼底湿漉漉的,头发凌乱而狼狈,就像是大街上被欺负惨了的流浪动物。

    喉结动了动,他收回手,声线极冷:“脸上挨了一巴掌,还有哪里被打了?”

    顾善收回眸子,眼睫颤着。

    “说话!”

    他语气骤然加重,怒气骤然爆发,听着很吓人。

    抿了抿嘴唇,顾善抬抬左腿,才小声说:“小腿被她踢了一下。”

    其实还有胳膊上,都是薛思思尖锐的指甲给抓的。

    这些就算她没说,宗世霖视线一扫,就已经全部收入眼底。

    她皮肤很嫩,每次和她亲密接触,一翻折腾下来,她身上全是一片一片的红痕,好像他虐待过她一样。

    现在被粗暴的对待,她脸上身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