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心思不在路面上的顾善一头撞在了傅言身上。
她揉着脑袋连连后退,心想这人停下来也不知道说一声。
傅言好笑看着她,“眼睛长来是干什么?”
顾善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傅言说。
“不用了,这里很好坐车的,我坐公交车回去就行。”
“这么客气?”
“我们才见三次面,还是要客气客气的。”
傅言一愣,然后就大笑了起来,由心而笑的那种,“你还真是……直接的可爱。”
顾善眨了眨眼,显出一丝调皮,“那我就当你这么是夸奖了。”
“当然是夸奖。”傅言低眸看着她,她个子娇小,只到他胸口,他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喉结动了一下,“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
这话……
还有这种火热的眼神……
顾善怎么看都觉得透着一点点的挑逗,转念又一想,他们才见面不过三次,这人不应该会撩拨她吧?
而且她并没有哪里是值得他去撩的……应该是她多想了。
她移开视线,避开他的眼神。
“刚才在餐厅里,我去找你,你怎么在哭?”
傅言目光灼灼,仍旧放在她身上。
顾善笑了笑,方方的回应,“在洗手间里洗脸的时候,不小心把水弄进了眼睛,不是哭,是把眼睛揉红了。”
“是么?”
“对。”
傅言对她这个解释只是微微的一挑眉,并没有打破砂锅追问到底,他才不相信这种解释。
“哎,公交车来了,我不跟你说了。”
顾善指指远处慢慢行驶过来的巴士。
傅言点点头:“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顾善尴尬一笑,她其实不太像跟这个迷雾一样的男人再见面了。
但是突然拒绝,又不好意思,正好公交车来,她立马找借口上去。
傅言站在原地,视线一直在她身上,直到公交车离开后,他才收回目光,径直一笑,唇边笑容深邃。
……
回到别墅,家里黑漆漆的,也格外的安静。
一个人都没有?
顾善开了灯,试探着叫了一声,没人回应她,果然家里没人。
王嫂在医院,今晚看来是不会回来。
那个男人呢?
难道也不回来?
看看时间,还早,顾善上楼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宗世霖还是没有回来,她又看了一会儿书,半个小时后,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
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顾善皱了皱眉,有点心累,一个大男人,比她这个小女人还幼稚,宝宝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等不到人回来的顾善只好自己去睡觉。
翻来覆去,她却睡不着。
宗世霖最近回来的很频繁,晚上两人睡觉,都是很亲密的抱在一起,时间一长,顾善竟然有点习惯了他的怀抱。
这会儿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她竟然有点怀念。
真是……疯了啊!
脑子里很乱,她滚来滚去,一会儿想起陆深,一会儿又想到宗世霖。
陆深是她青春期唯一动心的男性,是她的初恋,也是陪她一起长大的哥哥。
陆深当年流浪到镇上,是父亲收留了他,收他当了义子,给了他一个家。
年少的情情,是很容易产生火花的。
陆深比她年长,脑子又比她聪明,像她那个年纪的女生,很容易迷上这样的男人。
自然而然的,在不知不觉中,顾善就喜欢了上陆深。
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直到她高中毕业,她撞破了陆深和薛思思的奸情。
迷迷糊糊间,她想着想着,竟然慢慢睡过去。
第二天起来一看,床边是冷的,卧室里也没有人回来过的迹象。
看来那男人真的一晚上没有回家。
又在苏玉那儿过夜?
涩然一笑,顾善拍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起身去洗漱。
……
与此同时,G城。
宗世霖处理完了分公司的事情,打算回酒店的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捏了捏眉心,懒得接电话,“曹安,谁打来的?”
分公司的人经理专门派了司机这两天的接送,所以曹安不再开车,转心做他的全能助理。
曹安拿起手机一看,顿了顿,才说:“老板,显示是个L的称呼,我不知道是谁。”
宗世霖捏着眉心的手一顿。
L?
他拧了拧眉,眼神闪了闪,竟然是他?
“你不知道,我知道。”宗世霖拿过曹安手里的电话,接了:“喂。”
电话里传出嘶嘶的电流声,过了一会儿,男人低沉的声线响起,“听说你在G城?”
宗世霖是个聪明人,对方一问,他立刻挑眉:“难道你也在?”
“你猜对了,正好过来这边有点事情处理,既然你在,出来见一面?”
总世霖笑了笑,“没问题,时间,地点。”
对方报了,宗世霖记下,男人之间没有那么多话说,所以很快通话很快结束。
放下手机,宗世霖直接道:“曹安,让司机掉头。”
“老板要去哪里?”
宗世霖说了地址。
司机接到命令,立刻掉转车头。
曹安好奇,“BOSS,刚才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男人还是女人?”
宗世霖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
“嘿嘿……”
曹安干笑。
宗世霖收回视线,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深灰色西裤上轻点着,他沉吟片刻后,才说:“多年前有一次去C市执行任务,对方家族势力不容小觑,当时情况有点棘手,这个L姓男人出手帮过我,不算很深的交情,我却也欠他一个人情。”
曹安恍然大悟,不过也好奇,“这人叫什么?”
宗世霖微微一笑,“陆深。”
……
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晚餐,气氛都是干净利索的。
红酒在餐桌上鲜艳而散发着阵阵醇香,吊顶的水晶灯光反射出闪耀的光芒,宗世霖看着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笑了:“几年不见,看来你已经接管了陆家的掌控权。”
陆深轻抿了一下酒杯,双眼深邃:“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身后好几个保镖随行,都是戒备的状态,还有其中一个实力不凡的保镖,是陆老爷子的心腹,当年我见过一面,有点印象,如今他臣服你。”
仅凭这一点,这个男人就看出所有的形势,陆深心里微微的惊讶。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