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9:弄丢了我的宝贝
    “你查过我?”陆深眯了眯眼,问(隐婚溺**:总裁的萌妻059章)。

    “猜出来一点,也查过一些。”宗世霖淡淡一笑,“我最起码要知道,现在跟我吃饭的男人,对我有没有危险。”

    陆深一顿,紧接着也笑了,“合情合理。”

    这种有身份的男人,小心一些,也不为过。

    “明天就离开g城?”陆深问。

    宗世霖喝了口红酒,“还有留两天,处理完这边的事就走。你呢?”

    陆深放下手中的红酒杯,优雅的抿了抿嘴角,才说:“跟你吃完饭,我就出发去b市。”

    宗世霖点点头:“那就b市再约时间吃饭,我尽地主之宜。”

    两个男人交谈甚欢,气氛和谐。

    牛排一一端上桌,锋利的餐刀切开三成熟的牛排,空气里开始蔓延出血腥味,宗世霖并不喜欢吃这种牛排,腥味太重,可对面的陆深却似乎不反感,吃的享受。

    “不喜欢?”陆深见他放下餐刀,挑眉一笑,“血的味道一时很难接受,但是习惯了,就会爱上,并且会享受牛排软嫩的口感和那一点点的血腥味。”

    宗世霖只喝酒,并不表明态度,“你这次到去b市,是有重要的事?”

    餐刀在瓷盘上划出’咯吱’的刺耳声,陆深咀嚼嘴里血腥的牛肉,咽下去之后,他才颌首:“确实有事。”

    “哦,什么事?”宗世霖挑眉。

    陆深嘴唇上沾着红酒颜色,在灯光的反射之下,透出一点诡异,他眼里慢慢变得幽深:“要找回我失去的宝贝,算不算重要的事?”

    “宝贝?有人偷了你的东西?”

    “这宝贝会动会走,还有感情,几年前我弄丢了她,现在想要把她重新找回来。”

    宗世霖不笨,哪能不明白,打趣的笑了,“看来是深爱的女人?这女人看来不一般,能让你惦记这么久,找到了说一声,我请你们吃饭。”

    勾勾嘴角,陆深跟他碰杯,一个字吐出来:“好。”

    晚餐结束,宗世霖回酒店,陆深启程出发去b市。

    回到酒店,时间还早,刚到七点。

    晚餐宗世霖没吃多少,只喝红酒了,这会儿酒的后劲上来,有点犯晕,他懒懒的靠在墙边,姿态透出几分慵懒。

    曹安给他开着房门,宗世霖抬起修长的腿,进门。

    一边往里走,他一边扯着领带,突然,宗世霖脚步停下来。

    曹安见他突然停顿,有些不解:“老板,怎么了?”

    宗世霖蹙眉盯着**上的人,曹安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屋子里的人。

    柔软的大**上,坐着一个几乎半裸的女人,女人身材丰满,是那种看了就让男人把持不住的性感肉弹。

    看到他们进来,女人立刻起身迎接,模样有些拘谨,“先生,浴缸里的水已经放满了,可以先去泡个热水澡。”

    曹安一个健步上去,眼神凌厉:“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可毕竟是跟着宗世霖见识过大风大浪的,表情冷下来,也相当吓人。

    那女人被他骇住,抖着身子,颤声回答:“高……高老板安排我进来的……”

    这位高老板,正是这次分公司的负责人之一,看来送这个女人进来,是想讨宗世霖的欢心。

    安排女人送到上司**上这种事,在这些管理层人眼中,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曹安有些无语:“这位小姐,你先回去,这里不需要你的服务。”

    年轻女人有些愣怔,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服侍男人的,她训练这么多日子,就是为了今天晚上。

    希望能攀上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如果男人喜欢她,中意她,从此以后,她的命运可能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说什么也是不能走的。

    女人红了眼睛,楚楚可怜:“先生,是我哪里不好吗?”

    曹安皱眉,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不识抬举?

    正要出声呵斥,一直没出声宗世霖开了口:“你想留下来?”

    不止那女人,就连曹安也一怔,老板这是……

    女人激动的点头,“我会好好伺候先生的。”

    “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吧。”

    宗世霖淡淡的开腔。

    女人大喜:“是。”

    ……

    b市。

    顾善在公司里幸苦了一天,下班的时候同事邀请她一起出去玩,昨天晚上做了**的梦,梦里她回到以前,还梦到了陆深。

    脑子里涨涨的,不舒服,她没心情出去玩,就拒绝了同事的好意。

    回去的路上跟关煲了个电话粥,两人好几天都没见过面了,定了时间打算改天约出来逛逛街,维护一下友谊。

    回到别墅的时候,七点半,家里跟昨晚一样,空荡荡的,还是没人。

    顾善挽起袖子,打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30分钟,做好晚餐,她一边吃东西的,一边给王嫂打电话。

    王嫂家的亲戚还在住院,这两天估计都不会回来。

    “这些小事您不用操心,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行。”顾善宽慰着王嫂,“晚餐我自己能解决。”

    王嫂忙说好,想到什么似的,“少爷呢,这两天我没在家,他不高兴了吧?”

    宗世霖的嘴一向比较挑剔,外面的饭菜他吃不习惯,就算有时候是在外面用餐,也是指定的几个饭店和大厨。

    哼,那男人昨天晚上更本没回来!

    顾善撇了撇嘴,用力咀嚼嘴里的食物,咬牙切齿,把食物当成宗世霖。

    咬他!

    报喜不报忧,如果顾善说了宗世霖两天都没回来,以王嫂一直希望他们“相亲相爱”的性格,肯定会着急的。

    所以她不提这事,只是跟王嫂聊些别的高兴事。

    聊着聊着,突然“咔嚓”一响,眼前顿时黑下来,顾善惊呼一声,拿着筷子,僵硬坐在椅子上,傻了。

    王嫂听到她的尖叫声,急了:“太太怎么了?”

    顾善咽了口唾沫,欲哭无泪,“王……王姨,停电了!”

    王嫂一愣,接着笑起来,“停电而已,小事小事,太太别怕,客厅里有蜡烛和手电筒,估计是线路出现故障了,很快就会来电的。”

    “好吧。”

    顾善也只能在心里这样想了。

    收了电话,她摸瞎去客厅,果然找到手电筒。

    楼下太大,太黑,顾善心里有点惴惴的,她立马回了二楼卧室。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