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谁是下等人?
    第四十一章 谁是下等人?

    “非常抱歉,两位客人,餐厅没有位置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让这两位客人与你们拼桌么?”

    之前的侍者拿着菜单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歉意,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人。

    男的长得还算的俊俏,但是让人看着总感觉有些轻浮。而女的虽然美的惊人,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如同万年不化的冰山一般。

    这两人,韩逸飞居然都认识。

    那男的,正是在飞机上被自己教训过一顿的马丰羽,那个令人讨厌的自恋富二代。

    而女的,居然是陈洛水!

    此时的她正跟在马丰羽的身边,表情相当的不自然,似乎是在强行忍耐着什么。

    看着二人,韩逸飞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两人怎么走一块儿去了。

    “撘什么桌啊,他们点了什么,我给双倍的价钱,让他们走。”

    马丰羽并没有看清韩逸飞,跟在侍者身后大大咧咧的,另一只手还如同炫耀一般的摸出了一张金色的卡片。

    看着马丰羽手中握着的卡片,侍者脸上闪过了一丝诧色。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了下来。

    他的行为,真是跟暴发户没两样,周围在用餐的也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此时看向马丰羽的表情都有些鄙夷。

    气质跟素质,都不是钱可以买到的,在这样一家氛围十分融洽与优雅的餐厅之后,马丰羽的表现显得十分的另类,但是侍者却拿他没有办法。

    因为马丰羽手中的是这家餐厅的金卡,最少在这家餐厅消费超过百万才能拥有,可以说是餐厅的贵客之一。

    “马丰羽,我看还是算了吧,要不我们还是去别的餐厅吧。”

    陈洛水也是眉头轻蹙,对马丰羽的行为十分的厌恶,要不是生意上的事情,她真的一秒钟都不想跟这家伙待在一起。

    “没事,洛水,我是这家餐厅的老客户了,弄两个位置而已,那都不是事儿。”

    马丰羽十分显摆的笑着,而后来到了韩逸飞的桌前:“两位,让个位置吧,今天你们算是运气好,遇到了我,不仅可以免单还能拿双倍的钱。”

    马丰羽一脸的自满,似乎是在等着面前的两人感恩戴德的收下钱离开。

    没想到,一道让他有些熟悉,几乎可以说是一生难忘的声音,却是悠悠的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马丰羽么?怎么,还没改掉你这到处砸钱的坏毛病?”

    说罢,韩逸飞一只手拄着下巴,带着十分玩味的眼神看着马丰羽。

    “你……你怎么在这里……”

    马丰羽几乎是立刻就脸色一变。

    这个男生,这个在飞机上让他出尽了丑的男人,他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因为他的关系,自己不仅在美女面前丢了脸,而且还得罪了温海市的大人物,搞得自己被关了好几天才被放出来。

    陈洛水见到韩逸飞,也是一脸的诧异,而后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居然敢在这里偷懒,回头必须扣他工资。”

    “怎么不说话了?马大少?说吧,今天你准备出几倍的钱来买我这位置啊?”

    韩逸飞的脸上满是讥讽之色,而马丰羽则是差点气结。

    “哼。”冷哼一声,深吸了好几口气,马丰羽才让自己又冷静了下来,而后又打量了一下韩逸飞全身,这才又换上了一副鄙夷的表情。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在飞机上坐经济舱的那个穷小子啊。”

    “呵呵,你在飞机上不也坐的经济舱么?而且还差点让人家从飞机上给赶下去了。”

    韩逸飞差点笑出来,他要是不提这茬还好,居然还自己主动提起来,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我那是因为头等舱被人包了,不得已才跟你这种下等人坐在一起。”

    “倒是你,看看你身上才穿的那些地摊货,够资格来这种餐厅么?你一个月工资够在这里消费一顿么?我看,你还是识相点早点自己走的好。”

    说罢,马丰羽就在那冷笑了起来,脸上满是讽刺之色。

    上次丢脸怎么了?自己医术不如他怎么了?这里可不比医术的地方,有钱就可以了。

    而刚好,自己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看着二人呼吸嘲讽的样子,陈洛水一脸的惊奇,看样子,这两人不仅认识,似乎还有过不小的矛盾?

    真不知道韩逸飞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医术,身手,都相当的不错,但是从穿着打扮来看,又没有半点上层人士的味道。

    但是他却偏偏认识马丰羽这种温海市一流的富二代,而且还出现在这种温海市最顶级的法式餐厅。

    而且最气人的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伴,居然一点都不逊色自己!

    真不知道是这个大**从哪儿骗过来的。

    “我有没有资格在这吃饭,关你屁事?”韩逸飞白了一眼马丰羽,悠悠的道:“有些人,就是太自以为是了,明明是坨屎,却非要当自己是块金子。”

    “你!你说谁呢?!”马丰羽被气得一阵气结。

    “我又没说你,你急啥呢?还是说你自己承认你是一坨屎了?”韩逸飞笑眯眯的道。

    马丰羽差点被气得吐血。

    而陈洛水则是在一旁忍笑,这家伙,还是那么搞笑。一下子,原本心情还有些郁郁寡欢的陈洛水一下就开心了不少。

    而侍者也在抿嘴忍笑,虽然在这种优雅的餐厅里说屎这个词很不合适,但是让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出丑,实在是太让人开心了。

    “哼!你这种粗俗的下等人,也就能在嘴皮子上下下功夫了。”马丰羽深吸了口气,冷笑道:“我倒是想看你怎么点菜,这里的菜单可都是法文的。”

    没想到,韩逸飞却是耸了耸肩,淡淡一笑,道:“donnez-moi le menu(请把菜单给我)。”

    一口流利的法语,从韩逸飞的口中脱口而出,流畅的简直就不像是在说外语,而是在说母语一般。

    听到韩逸飞的话,侍者先是一愣,而后马上露出了一脸的喜色,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了韩逸飞。

    就算是他在法国呆过几年,都自认法语说的没有韩逸飞的正宗,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客人啊。

    “他……他居然懂法语?这怎么可能,他肯定是装样子的!”马丰羽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