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中医天才
    “怎么回事。”

    等韩逸飞赶到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围观群众,而在最中心处,一个看起来约莫七十余岁的来者倒在了地上。

    老者的身上穿着一身白色唐装,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

    “不会是碰瓷的吧?听说最近这种老人碰瓷的很多啊。”

    “是啊,还是小心点吧,要真是碰瓷的,被讹上少说几千块就要没了。”

    周边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却没有一个人敢过于接近,只有少数几个年轻人拿出了手机正在打120。

    韩逸飞看了一眼老者,这脸上的痛苦之色要说是装的,那演技也太过精湛了。

    极有可能,是他在公园运动的时候,突发了一些疾病。

    当即,韩逸飞就接近了老者,而后将其轻轻抬起,放在了自己的怀中,把起了他的脉络来。

    “小伙子,你是医生?还是等救护车来吧。”有人有些担心的开口道。

    “是啊反正医院离这里不远,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了。要是遇上碰瓷的,那可就把你前途给毁了啊。”

    “救人如救火,等不得。”韩逸飞一脸的正色,道:“我是一名中医,他的病我能治。要是等下真出了什么问题,还要麻烦你们给我作证。”

    “中医?这老头一看就是猝死过去了,中医能管用么?”

    “小伙子,你的心意是不错,不过中医在这种急救上能起什么用?还是别越帮越忙了,还是等120来吧。”

    周围的人又指指点点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其中不少人更是一脸的不屑:“二十岁的中医?这小子上了几年学学傻了吧,真当中医上几年学就能学会?”

    不过韩逸飞却是完全没打算理会这些人,将老者平放在了地上。

    老者的问题他已经看出来了,并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突发性的心肌梗塞,估计老者以前就有心脏方面的毛病了。

    就在韩逸飞准备给老者进行救治时时,一道有些倨傲的声音却是传了过来。

    “都给我让一下,听说这里有人昏倒了?”一道人影推开了人群,出现在了韩逸飞的面前,一个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相貌十分的俊俏,却是带着浓浓的傲气。

    只看了一眼韩逸飞,年轻人就半蹲了下来,一只手搭在了老者的脉搏上,而后道:“心脏病犯了而已,没多大问题,吃点药就可以了。”

    说罢,就直接在老者的身上摸索了起来,但是摸了一阵,却也没找到药。

    皱了皱眉头,年轻人取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木盒,道:“没药也没事。”

    当年轻人取出几枚银针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呼了起来:“我说他怎么这么眼熟,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他是季修,最年轻的中医天才?”

    “季修,没听过啊。”旁边的人摇起了头来,对着名字并没有太大的映像。

    “说他的名字你可能不知道,但是他爷爷的名字,你肯定听过,季经纶!”

    “季经纶?你说的是那个大国手季经纶,前几年才从京华城回来的那位?”旁人惊讶的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季老的孙子,能差么?我看这老人家是有救了。”

    “但是他也太年轻了吧,还是让人有些担心啊。”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前段时间举行的青年中医大赛知道不?他轻松了击败了所有的对手,以压倒性的优势拿到了第一。”

    “我看,就算没有季老的功力,至少学了三四成是有了。”

    “原来如此。”旁边的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同时都燃起了极大的兴趣。

    中医的神奇,从来都只在故事中听过,今天能亲眼一见了?

    听着旁人在夸耀着自己,让季修也感觉很受用,满脸带笑的取出了几枚银针,而后掀开了老者的上衣。

    深吸口气,几根银针几乎是同一时间落在了老者心脏处的几个穴位。

    可以说是又快又精准,颇有大家风范。

    “哦?这针下的倒是有几分意思,三针同落,三花续命。这三花续命针倒是挺久没见过了。”韩逸飞淡笑着在一旁看着。

    “哦?你认得这针法?这倒是稀奇。”季修也是略显几分惊讶之色,不过手中还是继续在下着针。

    又是三枚银针同时落下,六枚银针落在老者的胸口,交错在一起,就跟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这也是三花续命针的名字由来。

    看着季修行云流水的针法,周围围观的人都一下沸腾了起来。

    “牛逼啊,这就是针灸么?玩的可真溜,跟艺术一样。”几个年轻人露出了一脸崇拜的样子。

    而稍微年长一些的人都是一脸的赞赏:“不愧是季老的孙子,没埋没了他老人家的名声啊。”

    “听说季老现在开的医馆一天只接待三人,能看到他孙子出手也算是值了啊。”

    但是,在周围人的赞许之中,季修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老者,为什么不禁没有好转,而且脸色看起来更加痛苦了?

    自己的针法,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啊。

    “收针吧,没用的。”

    韩逸飞摇了摇头,季修的水平在年轻人中绝对算是一流的。

    但是,还太年轻。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没用。”季修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悦。

    “他的心脏做过搭桥手术,穴位都已经改变,你再按照医书上的手法下针,你觉得会有用么?”

    韩逸飞一边说着,一边又再次半蹲在了老者的身边,准备出来。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季修道。

    “不认识,不过刚才已经把过脉了,这点事情我还是能知道的。”

    说罢,韩逸飞搓了搓双手,让双手暖和了起来,而后一伸手,一口气将季修下的六枚银针全部拔了起来,丢回了季修的木盒之中。

    “你……”见了韩逸飞这一手,季修也是一惊。

    而后还是冷笑了起来:“仅凭把脉就知道病人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就算是我爷爷都做不到这一点,你当你是谁?”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