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无聊的打着苍蝇,温海医科大学的学生们羡慕的看着韩逸飞那边,只能想用这种方式打发无聊的时间。


结果,很快苍蝇也都不知道为什么飞走了。


这让几个学生快气疯了:“妈的,几只苍蝇都欺负我们,嫌弃我们这里不好吗?”


这可把几个学生给愁坏了,郁闷的吐槽着。


就在这时候,一道很憨厚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好,听说你们这里在进行义诊?可以给我父亲看看么?”


几个学生一听马上一喜,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农民工打扮的男人。


他长得很是瘦削,看起来有些憨厚,又有些脏兮兮的。


绿色的迷彩裤裤腿还沾染着一些灰色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工地上做工下来的民工。


而在他旁边被他扶着的那个老人,穿着一身很老旧的中山装。


这让几个学生都纳闷了,这年头还有人会穿中山装的?


而且这中山装,都被洗到有些发白了,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是还是寒碜了一些。


最让这些学生惊讶的,还不是这两人的打扮,而是那个老人的脸色。


他的脸色枯槁无比,没有一点的血色。


如果用一种东西来形容的话……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种东西,木乃伊。


说他是木乃伊,真的是一点不夸张,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眼睛里还充满着血丝,让人看着都感觉有些害怕。


而且他的体型也是格外的瘦弱,如果不被那年轻人给扶着,估计一阵大风吹过去,都能把他给吹倒。


“我们……我们这里是义诊没错,坐下吧。”


几个学生皱了皱眉头,真的有点想要拒绝,但是一想到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病人,不收下也不合适,这么多人看着呢,便只能是勉强答应下来。


不过,他们的内心是完全不想让这一对农民工父子坐下的,自己好歹是重点大学的学生,给这样的人义诊也未免太掉价了点。


“太好了,谢谢你们!”那年轻人激动的扶着老父亲在温海医科大学这边的座位上坐下。


他本来也想去那什么温海大学那边找那个韩神医看病的,因为自己这父亲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了,当然希望给他看病的人技术越高越好。


但是奈何那边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只能是退而求其次来了这边。


“说说吧,什么毛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学生很不满的在那对父子的面前坐下。


他是猜拳输给了其他几个人,才没办法出面来给这老人看病的。


这学生的眼中满是不屑与鄙夷,还十分明显的故意把位置往后拉了拉,距离这对父子远点,搞得那对父子十分的尴尬。


年轻人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无奈,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只是搬砖的,而人家是天之骄子大学生呢,只能忍住了。


十分客气的笑着,年轻人卑躬屈膝的道:“这位大夫,我父亲这几天老是感觉腰很疼,而且经常咳血,一咳起来就得好一阵才能停下来。”


年轻人说得很是详细,希望能让医生知道更多的情况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不够那温海医科大学的学生却明显是没有那个耐心,显得很不耐烦。


年轻人话还没说完,他就在那用很潦草的自己开始在病历上写东西了。


“我看应该是肺炎,具体的还得你去医院里做个全面的检查才行。”


说罢,那学生就把病历单子随意的推了过去:“拿着这单子去医院,会有人告诉你们要做什么检查的。”


“啊……还要去医院检查啊?”


年轻人的脸色不太好看,显得有些为难,现在这些大医院做个检查动不动就要一两千块。


这个月他已经是带着自己的老父亲第三次在医院做了检查,工资都全部都花光了。


看着年轻人为难的样子,那学生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板着脸道:“当然要检查了,没有检查单,没有详细的数据,我怎么给你们看病?”


说话间,这学生的眼中还闪烁着一股不屑之色,农民工就是农民工,蠢的可以。


“可是……你们不是中医么?”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中医不都是通过把脉,望闻问切来给病人看病的么,怎么也必须要检查单才行啊。


“你什么意思?你质疑我?你是中医还是我是中医?”


“不看就走,还有其他人等着要看呢。”


那学生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态度相当的恶劣,其实除了这对父子之外,没有任何人要排队在这看病的。


“算了,就不要麻烦人家了,哎……”老者叹了口气,转过身去,他怎么可能没看到年轻人眼中的鄙夷。


虽然很伤心,但是他也不打算继续呆在这自取其辱。


“爸……可是……”年轻人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的一点继续在这个月给父亲做了几次检查,抓了一些药之后就用完了,现在想要去医院都没钱啊。


? ?t5?n?2('m:?=?ouif??om4
“要不,我们再去那边找那位神医看看吧?”


说着,那年轻人就扶着自己父亲朝着韩逸飞那边走去。


温海医科大学那边的几人见了,纷纷不屑的笑了起来:“我看这老人已经是没救了,神仙来了都没用,找韩逸飞?他能做个屁。”


“呵呵,等下我们就能看笑话了。”


“没错,不管他收不收下这个病人,我们都能看他笑话了。”


几人对视一眼,居然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如果韩逸飞拒接给这个病人看病,自己等人马上就能借题发挥了。


你不是神医么?你不是很牛么?


怎么,还有你韩神医不能治的病?


如果韩逸飞接下了这个病人,几人也不认为韩逸飞能真的治好他。


他这明显不可能是肺炎,光是一个肺炎怎么可能把人折磨的跟个木乃伊一样?


依他们看,这就算是癌症,都不奇怪,所以随便找了个要先去医院检查的借口,就把人给打发走了。


排队等了一会儿,人变少了一些,那对农民工父子总算是排到了韩逸飞的面前。


而此时,那老人看起来更加的虚弱了,光是站着都有些站不稳了。


“快让老人家坐下吧。”


韩逸飞冲着两人笑了笑,让同学给他们搬了两张椅子。


老者感激的看了一眼韩逸飞,没想到这边这位这么年轻的医生,对自己的态度居然如此的好。


而且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清澈,完全没有一点看不起自己二人的意思。


老者也活了七十来年了,自然能知道一个人是真的真诚还是装出来了。


韩逸飞的眼神,不像是装出来的。


“谢谢大夫。”


扶着自己的老父亲坐下,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韩逸飞,道:“神医,听说你很厉害,您能帮我父亲看一看么?”


“我现在没有钱……不过你放心,这个月二十号我就发工资了,到时候……”


年轻人显得很是拘谨,生怕韩逸飞也拒绝了自己,或是用一句需要去医院检查就把自己给打发了。


没想到,韩逸飞看了他们而言一眼,就爽快的笑了笑,道:“没问题,你父亲,我会仔细的给他看诊的。”


“至于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今天是义诊,一切都是免费的。”


韩逸飞的这番话让这年轻人感觉相当的感动,感激的看了韩逸飞一眼,连胜道谢。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说说看吧,你父亲是什么个状况?”韩逸飞问道,同时伸出一只手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


老人马上十分拘谨的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大夫,我手脏,要不我先用卫生纸擦擦吧。”


“不脏不脏,我看这不是挺干净的么,你放轻松就好。”


韩逸飞冲着老人和煦的笑了笑,在他看来,老人身上的衣服虽然老旧了点,但是却洗得很干净。


他外观整体看来也是十分的整洁,就是因为太过虚弱而看起来有些干巴巴的。


而洗得发白的衣服,估计也让他自己有些自卑心理,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太干净。


老人看到韩逸飞的笑容,只感觉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自从自己病了之后,这一个月也是去过好几个医院了,但是哪个医生不是用一张嫌弃的脸看着自己,跟赶时间一样的随便看了一下自己就匆匆了事。


从来没有一个人如同韩逸飞一般,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一个对等的人来看待。


“大夫……谢谢你,不管你能不能看好我,我都谢谢你。”


老人发自真心的开口。


光为了韩逸飞这耀眼的医德,他就值得得到自己的感谢。


韩逸飞看着老人这淳朴的样子,笑了笑,道:“老人家,你不要灰心,放心好了,你这病,我能治。”


“大夫,你……你真能治?”


年轻人一听到这话,激动得都快落泪了。


多少天了,自己终于等到了这句话,而不是“还需要再观望一下。”


此刻,韩逸飞在年轻人的心里,形象简直是无比的高大。


? ?t5?n?2('m:?=?ouif??om4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