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七十五章 笑话
    第九百七十五章 笑话

    既然反正也比不过他了,那不如谦虚的学习,所以现在温海医科大学的学生们还是很欣赏韩逸飞的,希望能通过看他给人治病,学到他的一招半式。

    “我也知道,那叫什么乔恩的博士是不?我曾经去看过他的发表会,这人确实有些水平,对我们中医有些研究。”另外一个老教授凑了过来,推了推他的老花镜。

    “这下可是有看头了,到底是这外国人玩的中医厉害,还是我们华夏人厉害?”一个高瘦的教授笑了笑,显得很感兴趣。

    “这还用说?肯定是我们华夏的厉害啊,那韩逸飞,昨天的义诊你也看了,水平确实是高,我们几个老家伙估计都没他厉害!”一个一看脾气就很暴躁的小老头一脸的不爽。

    啥时候外国人学两手中医都能在华夏人面前装逼了?玩中医,华夏人可是他们的祖宗!

    几个人一番激烈的讨论起来,余院长苦笑了一下,道:“各位,你们要搞个座谈会,我们之后可以再安排,不过现在还是先把这两人比试的事情给弄妥了吧?”

    “没错,先解决这事情才对。”

    几个教授点头,而后在附近物色了一下,找来了几个他们觉得合适的病人出来。

    “你们两个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几位,是附近几所大学的教授,都是我们温海市医学界的老前辈级人物了。”

    余院长把他儿子跟韩逸飞喊了过去,介绍起了几个教授来。

    其实一个长得比较高瘦 ,是温海医科大学的教授,名为胡正清,师承李时珍一脉,对用药方面有很独到的见解,算得上是一个药剂大师。

    旁边一个长得比较精壮,并且留着山羊胡子的,就是之前那个开口比较暴躁的小老头,名为刘云坤,在本市开着一家医馆,在附近几个城市都颇有一些名声。

    其人从十岁开始就开始接触中医,至今已经五十余载,可以称得上是自成一脉,水平在今天的几人之中也算得上是最高的。

    “老余,可以开始了没有?”刘云坤是个急性子,有两个算是不错的小辈要比试,他恨不得马上就看到结果。

    到底是谁比较厉害。

    双方可以说是代表了两个派别的人物的。

    一边是外国人的学生,虽然那个外国人也是研究中医的,但是刘云坤怎么都觉得他算不上正统。

    相比之下,韩逸飞可是让他看着顺眼多了。

    一看就有中医古典的韵味,不骄不躁,而且水平很高。

    “可以了。”余院长点了点头,而后就坐到了一旁,当起了观战者。

    他毕竟是余建飞的父亲,为了避嫌,是不会参与到这次的比试中去的。

    “这次,我给你们双方准备了三个病人,你们分别给这三个病人诊断,然后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判断与开下的药方,我们会经过讨论,判定你们到底谁更胜一筹。”

    胡正清朗声宣布完规则,而后就请出了第一个病人来。

    第一个在诊桌前坐下的病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岁出头,走起路来腿脚不太利索,眉头微微锁着,一看就是现在都在保受着病痛的折磨。

    “让我先来!”

    余建飞抢先一步在病人面前坐下,就像是想要抢风头一般,直接把手搭在了病人的手腕之上。

    把脉片刻之后,余建飞又让病人卷起裤管,在他的膝盖处轻轻敲击了几下,而后露出了满意的笑意。

    重新坐下,余建飞奋笔疾书,开下一副方子,十分满意的递给了几个教授。

    “几位教授请过目,这是我开下的方子。”

    几个教授接过之后看了一眼,便是纷纷点了点头,还算是满意。

    这几个病人他们在邀请来参与这次比试的时候就已经都看过了,对于他们所患何病,心里算得上是有些眉目。

    见几个教授点头,余建飞得意的昂着头,瞥了韩逸飞一眼:“轮到你了,希望你不会输得太难看。”

    韩逸飞不置可否的笑笑,淡淡道:“怎么不见你借住那什么机器?我还以为你离开了机器就不能做出判断了。”

    “哼!跟你这种级别的货色比,根本不需要动用那样精密的仪器!”

    余建飞冷哼一声,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环抱着双手,冷眼看着韩逸飞诊断。

    “接下来轮到你了,小伙子,我可是很看好你,可别让我失望啊。”刘云坤冲着韩逸飞笑了笑。

    韩逸飞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必不辜负前辈厚望。”

    说罢,他来到患者面前坐下,跟之前的余建飞一样,先是在患者的手腕处把脉片刻,而后是揉捏了患者的膝关节片刻。

    “你以前是不是患过风湿类的疾病,一到下雨就会感觉疼痛,而且是那种阵痛。在犯病的时候,走路都会抽筋?”韩逸飞仔细的问道。

    “没错。”病人点了点头。

    韩逸飞也点点头,心里已经有数。

    拿来一张纸条,韩逸飞龙飞凤舞的也在上边写下了一个方子,给几个教授递了过去。

    接过韩逸飞递来的方子,几个教授都微微一愣,他们还没看内容,就被韩逸飞这字迹给震撼到了。

    这龙飞凤舞的字体,真是颇有几分韵味,要是用毛笔字写的,绝对算得上是一副书法佳作。

    如此,他们便更加期待的马上看起韩逸飞开的房子来。

    “这……这个……你们怎么看?”胡正清看了一眼方子,就抬起头来看向其他几人,有些为难的询问起其他几人的意见。

    其他几个教授也是微微皱眉。

    刘云坤皱着眉头,把两人的方子都给亮在了众人的面前,道:“两人所开的方子,都是风湿**汤。”

    “这方子的效果,也很简单,就是养血活血,祛风除湿,两人开这个方子对这个病人来说,并没有错。”

    “但是……韩逸飞,你是不是漏写了一位药材?”

    说着,他指了指韩逸飞那张纸条上的一处地方。

    众人一看,果然,韩逸飞在纸条上写下的药方,与余建飞的基本完全一样,要不是刘云坤特别指出,大家还没发现。

    韩逸飞所写的药方里,居然是比刘建飞少了一味熟地黄。

    “哈哈!你这人是不是来搞笑的,方剂都没有记全就敢来跟我比试?”

    “漏写方剂药材,这可是初入中医界的菜鸟才会犯的错误!”

    余建飞看了韩逸飞的一眼,马上就不遗余力的大肆嘲讽了起来,笑得异常夸张。

    周围旁观的人脸色都十分的奇怪,昨天韩逸飞稍微展露了一手他的医术,很是精彩,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才对啊。

    “韩逸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云坤问道。

    “谁说风湿**汤就一定要放熟地黄的?我这个药方中,就是美颜熟地黄的。”韩逸飞淡定的道。

    “为什么?”刘云坤愣了下,其他几个教授也都十分想知道是为什么,都侧耳倾听起来。

    “很简单,因为熟地黄这味药,脾胃虚弱的人是不能服用的。”韩逸飞笑道。

    “你是说……”刘云坤眼睛一亮,马上看向那病人。

    那病人一脸的奇怪,老实回答道:“我之前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看过中医,那中医好像是说过我这脾胃,脾胃什么虚弱的。”

    刘云坤一听,马上笑道:“韩逸飞,你果然是没有让我失望,这一点,可是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没能看出来啊。”

    “你不错,真不错。”

    几个教授都是连连点头,很是赞同刘云坤的话。

    在场的,只有余建飞此时是一脸的懵逼。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跟见了鬼一样的看着韩逸飞:“你,你怎么知道这个病人脾胃虚弱的,你刚才可没有问过他啊!”

    “问?这种事情需要问的么?你是为了什么而把脉的?”

    “我……”余建飞被问得哑口无言,一肚子的话都被卡在了喉咙里。

    “作为一名中医,通过各种手段来把握病人全身的情况,并且按照病人身体的具体情况来调整药方,这不是最基础的么?”韩逸飞淡淡的开口。

    余建飞顿时羞红了脸,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我这只是一时大意了!下一个,快点让下一个病人来吧,我绝对不会再出错的!”余建飞急忙给自己辩解了起来。

    几个教授连连摇头,如此的毛躁,实在是不适合做中医。

    错了就是错了,有什么好辩解的?

    做医生,就是要对病人的生命负责的。

    你误诊了的后果,可能就是要病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到时候,你这个大意了的借口,说给谁去听?

    “医生……那我到底该用哪个药方啊?”病人看着两个差不多的药方一脸的迷糊,他不懂中医,也不懂这些专家教授在说什么。

    “用这个年轻人的方子。”

    刘云坤拿起韩逸飞开的方子塞进了病人的手中,而后瞥了余建飞一眼,淡淡的道:“如果用了另一个方子,死倒是死不了,到时候肯定免不了被折腾一番。”

    对于余建飞这种一出事就急着找借口的人,刘云坤是最为看不起的。

    就这样的,也配叫医生,也想跟韩逸飞比试?

    笑话!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