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几分钟后,见陈笑抱着昏迷的苏烟进门,顿时把等在大厅的福伯和苏柔儿吓坏了。


“姐姐……”苏柔儿眼眶一红冲了上来,福伯也迎了过来,一脸担心的望着她。


“你先别碰她。”陈笑见苏柔儿要来握苏烟的手臂,连忙呵斥一声,接着道:“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空房很多,你跟我来。”苏柔儿闻言,擦了把眼泪,连忙带着陈笑往前走。


虽然平时横看竖看都看陈笑不顺眼,但真正危机的时候,苏柔儿也知道,陈笑是绝对靠得住的。


陈笑走了两步又转头对着福伯道:“树林里有几具尸体,得麻烦福伯你处理一下了。”


“放心,老头子知道怎么做。”福伯立刻点了点头,发生那么大的爆炸,要是不死人才怪呢。


“还有,我给你透个底,其中有一个是灵境高手,不过被我杀了,你得联系你老爷,好好想想办法了,总是让女儿出头算什么事。”陈笑不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进了房屋。


“是是是。”福伯连忙点头称是,不敢反驳,同时内心再次翻起了惊涛骇浪。


有灵境高手的震惊还没缓过神,便又被陈笑的实力给吓到了,连灵境高手都能杀,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福伯浑身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连忙出屋料理后事。


陈笑抱着苏烟进门之后便把她平躺着放在了床上,站在原地紧皱着眉头也不施救。


按理说,这小妞当时只不过是心情过度紧张而晕过去罢了,应该很快就会醒的,但这都快过半个小时了,她怎么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不仅如此,就连身上也越来越冷,从之前抱她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


“我姐姐她怎么样了?你……你快想想办法啊。”苏柔儿站在一旁干着急道。


她想去碰苏烟,但又怕陈笑骂她,只能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


“你姐姐,是不是身体有毛病?”陈笑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你身体才有毛病呢,我姐姐健康得很。”苏柔儿不爽瞪了陈笑一眼。


陈笑闻言摇了摇头道:“那不应该啊,算了,救人要紧,先给她渡点真气试试。”


说完,便脱了鞋子,坐到床上,将苏烟扶了起来,双手紧贴她后背。


“你……你要干什么?不准碰我姐姐!”苏柔儿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冲了上来。


“大姐,你到底是要让我救,还是不救?”


“救!但你也不能趁机占便宜啊”苏柔儿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你见过隔空救人的么?特么的我又不是神仙,赶紧给我出去。”陈笑深呼了口气,无语道。


苏柔儿此时也不敢反驳陈笑了,毕竟现在比起自己斗嘴,姐姐的生命更重要。


“那……那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我就在门口。”苏柔儿说完,转身出了门。


“真是奇怪,就这么一会儿,后背竟然宛如冰块一样!”仅贴了苏烟后背片刻,陈笑看到一股股宛如雾气般的青烟从自己指尖飘出,甚至自己也感觉冷了起来。


丹田中真气汇聚,尝试着渡了过去,宛如涓涓细流一般的真气从陈笑手中缓缓的流淌涌进了苏烟的后背。


陈笑不敢太过用力,一方面自己真气太过刚正,另一方面,对方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丝毫真气护体,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就是爆体而亡的危险。


不过让陈笑奇怪的是,待第一波真气渡过去之后,苏烟身上的寒冷之色明显减少了很多。


“好冷!好冷啊。”慢慢的苏烟似乎已经有了感觉,闭着眼睛,嘴唇在打颤。


陈笑闻言,微微加大了输入真气的力度,第二波真气渡进去后,苏烟脸色明显红润了起来。


她身子也不在像之前那般的坚硬,直接往后倒在了陈笑的怀里。


瞬间一股成熟淡雅的幽香飘进了陈笑的鼻子。


“卧槽,这可不是我占你便宜,是你自己靠过来的。”陈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就想要撇一眼苏烟的胸口。


不过这个想法刚浮起来,苏烟已经睁开了眼睛,陈笑连忙摇了摇头,将那些让人心跳的画面暂时忘记,扶起苏烟。


“我这是在哪?”苏烟咳嗽了一声,待睁开眼看到,自己竟然被陈笑抱在怀里,顿时瞳孔猛然放大,脸上似乎有惊愕和不解,隐隐中还有几分羞涩。


“这是你妹的小别墅,我说你这女人好奇怪,明明只是昏倒,竟然全身冷的像块冰似的。”陈笑撇了撇嘴道。


苏烟闻言,顿时面色大乱:“我的玉!我的玉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不断在自己身上摸索着,待感觉胸口中央的凸出还在,她这才长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陈笑,只见他此时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鼻子下面还有两条血路。


苏烟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眼神微微有些闪躲道:“真不好意思,我……我失态了。”


说完,便跑了出去。


如果说苏烟这种算失态的话,陈笑简直可以说是在出丑了。


不过这也不怪陈笑,换做别的男人,眼睁睁看着苏烟这种超级美女在自己面前如此失态,恐怕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呼……还好我一直谨记师傅教诲,不敢破身,要不然今天就栽在这了,真是妖精啊!”


陈笑看着苏烟的背影赞叹了一句,随后又摇了摇头道:“这女人也正是奇怪,若是说她高傲冷艳,喜怒不形于色也就罢了,为何连惊慌失措,甚至感到恐惧的时候,也是板着脸,不见多少表情?”


刚才苏烟浑身乱摸的时候,明显是惊慌到了极致的表现,但她只是眼神焦急,脸上却不见多少紧张,这特么要还是装的话,那这女的就真的是妖孽,不是人了。


“算了,她这种冰块,看看还可以,要真上了床,那还不得冷死!”陈笑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门。


待来到客厅时,只见苏柔儿正和苏烟抱在一起,一大一小美女相互依偎着说话。


“柔儿,你先上去,等会儿姐姐再来找你。”一见陈笑出来,苏烟拍了拍苏柔儿的肩膀道。


苏柔儿还想再说什么,但一见苏烟冷冽的眼神,只得委屈的点了点头。


对于从小就没有妈妈的她来说,苏烟既有姐姐的温柔,也有母亲的严厉。


苏柔儿上楼之后,苏烟微微拉起袖子,开始用桌上的茶具泡起了茶。


一头乌黑的长发从侧肩滑落,连绵到胸前,肉色丝袜包裹下的双腿,均匀适中,没有丝毫赘肉,她身体微微往前倾,表情认真的泡着茶。


有人说,认真男人最有魅力,这个道理用在女人身上也同样适用,至少陈笑现在就抱着欣赏的态度在看苏烟。


一壶茶泡好,只见她双手端着茶杯送到陈笑面前道:“我平时从不给人泡茶,你是第一个。”


“哈哈,想不到我还有这种荣幸。”陈笑笑着结果了茶杯。


苏烟又坐直了身体,双手摆在大腿上看着他道:“这杯茶一共有三个意思。”


“第一,算是当做我当初有眼无珠的赔罪,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般的高手,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第二,刚才的事前万分感谢!要是没有你,不要说我,就算整个苏家说不定都会就此灭亡。”说到第二点的时候,苏烟眼神中忍不住又浮现出了几分恐惧。


“第三,还请你不要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


说完三点,苏烟又接着道:“我知道,这一杯小小的茶并不能代表什么,所以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的。”


陈笑闻言顿时一愣,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美女总裁这会儿是给他来低头道歉的。


“苏小姐说刚才的事情,是指你在我面前自摸,还是你发病的事?”


听到自摸这两个字,苏烟眼神中还是闪过几分不自然,不过仅是片刻便恢复了过来,对着陈笑点头道:“都有,还请你替我保密,这是病,从小只有父亲和我知道,我不想让柔柔担心。”


这份感情流露的倒是真挚,陈笑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你说,我有什么要求,你都会尽量满足,这个有点不太好吧。”


陈笑嘿嘿一笑,再次将目光再次在苏烟身上巡视了起来。


苏烟眼神瞬间冷冽了几分道:“若是正当的事情,我苏家定然全力报恩。”


“好了,瞧你那冰块样,调笑几句都不可以。”陈笑无语的摆了摆手接着道:“还是给钱吧,多实惠,另外,再给我配辆自行车,你们家的小公主不让我和她一起去上学。”


“可以。”苏烟点头道,虽然知道给钱是轻视了陈笑,但此时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毕竟真正的危机已经到来了,躲不过,苏家就灰飞烟灭。


“那就先这样,还请陈先生帮帮忙,保护柔儿,时间不长,就这几个月,事情就会了结。”苏烟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喂,你这就走了,不是说好要找你妹妹说话的么?”陈笑见苏烟往门口走,顿时问道。


“没时间了,之前的烂摊子还得去处理。”苏烟摇头道。


“我已经让福伯先过去了。”陈笑闻言点头道,他现在终于知道苏柔儿为什么会养成那么刁蛮的脾气了。


“我还是不放心,得亲自去,这其中牵扯之大,你是不会知道的。”苏烟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往外走。


陈笑在后面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该怎么劝苏烟了:“这个东西给你,可能会用得着。”


说完,一道黑影从陈笑手中弹出,飞向了苏烟。


苏烟连忙伸手接住,转眼一看,竟然是之前那黑袍人的半边脸面具!


“谢谢,我欠你太多,不过,如果有机会,我会还的。”苏烟眼神中浮现出几分喜色,朝着陈笑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还与不还重要么?既然与你们有缘,便不在乎这些了。”陈笑叹息一声,转身上了二楼。


那个小妞,这会儿估计伤心透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