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在楼下站了一会儿,陈笑还是上了二楼,与他料想的一样,房门是半掩着的,站在外面仔细听的话,甚至还能听到里面的抽泣声。
苏柔儿此时正坐在,手里抱着一个比较大的泰迪熊,正将头埋在泰迪熊上抽泣。
其实这也怪可怜的,和自己一样从小就是去母亲,自己在山上尚且还有个大师姐照顾自己,她倒好,有父亲、有姐姐,却一直一个人。
苏柔儿听到门声,立刻抬起头,只见陈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窗前,正看着她。
苏柔儿脸色一红,瞪了陈笑一眼,冷声道:“你怎么上来了?谁准你上来的?”
她可不想把自己怯弱的一面表现给这个刚认识几天的家伙。
“咳咳,那个,你姐姐说,她公司有事先走了,让我来跟你说声对不起。”陈笑解释道。
“算了,已经习惯了。”苏柔儿眼神中带着几分失落,叹了口气。
陈笑闻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只得小声道:“其实你姐姐也有苦衷的,你应该学着成熟一些。”
原本是好言相劝的一句话,谁知道苏柔儿听了,顿时冷下了脸,她红着眼睛质问道:“我知道他们有苦衷,也知道他们没时间陪我,我都已经躲起来偷偷流泪了,你还要我怎样?”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陈笑陈笑闻言顿时一愣,连忙摆手道。
对付真气高手他在行,但对付女生他就是个超级小白。本来他不来劝,苏柔儿最多自己伤心一会儿,就回过来了。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自己姐姐放鸽子了。
但陈笑上来看到了她最脆弱的一面,这就像她唯一的隐私被窥探了一样,苏柔儿不伤心、不生气才怪。
“你给我出去!出去!”苏柔儿抹了一把眼泪,拿起泰迪熊就往陈笑扔了过去。
“好,我先出去,你自己冷静一下。”陈笑一个侧身躲开泰迪熊安慰道。
“你还敢躲?我砸死你!”苏柔儿喊了一声,随手在摸了一样东西再次往陈笑砸去。
“卧槽,还来!”陈笑再次闪身,那东西直接从他侧面飞过,掉出了窗子。
“你还不走,信不信我真的打你?”苏柔儿说着就要去拿另外那些抱抱熊。
陈笑哪敢再待下去,立刻飞身出门。
“手镯!我的手镯呢?”就在陈笑走到门口的时候,只见原本还在生气的苏柔儿,立刻变得惊慌失措了起来,她开始四处翻找。
“貌似,刚才被你扔下去了。”陈笑在门口,犹豫了一下道。
“啊?扔出去了?都是你的错,你这个混蛋!我恨死你了!”苏柔儿面色一伤,连忙起身,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出了门。
“妈蛋,早知道这样我特么还上来干嘛?这不是找虐么。”陈笑自言自语了一句,也跟着跑了下去。
“在哪?到底在哪?”苏柔儿来到窗子下面,立刻开始认真寻找了起来。
可她房间后面,就是小花园,手镯掉下来,要在花丛中找到,可以说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仅仅是一小会儿,苏柔儿的居家服上就满是泥土,更别说那干净的脚丫子了。
“喂,我说你还真是奇怪,既然这么在乎,当初干嘛把它扔掉。”陈笑站在一旁无语道。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要不是你,我就不会扔它下来,呜呜……要是找不到,我就……我就揍死你。”苏柔儿话说到一半,眼眶又红了,看着陈笑的眼神中都是气愤。
这会儿陈笑也委屈了,上前一步冷声道:“喂,什么叫我的错,要不是看你伤心,鬼才想进你房间呢,再说,不就是一只手镯么?你家财万贯,还缺这点钱?”
“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苏柔儿闻言,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
陈笑顿时被驳得哑口无言,低下头也开始寻找了起来。这会儿他也想明白了。
估计被苏烟放鸽子后,苏柔儿心伤,拿出自己母亲的遗物,睹物思人来着,但偏偏自己进去之后不会安慰人,被她情急之下扔了出来。
这到底该怪谁?
陈笑不知道,不过他知道,还是先找到手镯要紧,毕竟那是至亲留下的东西。
他是个孤儿,自己老爹留下的也就是那本就九转神龙诀,虽然口诀心法他已经牢记于心,但残本一直舍不得损毁,原因无他,那是至亲留下的,承载着满满的亲情,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叫爸妈的时候,他就会看一看,然后试着唤几声,虽然是自欺欺人,但心里也是满满的。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那手镯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陈笑一边找,一边轻声的说了一句。
苏柔儿听到道歉身影微微停顿了一下,又开始继续寻找了起来,没有回答陈笑的话。
两人就这么一左一右的寻找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就连天边的太阳也落了下去,换上了浓密的乌云。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找不到啊?”苏柔儿有气无力的靠在墙根上,此时她全身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女神形象,活脱脱一副乡下小村姑样。
窗子下面的其中一大半都已经找遍了,可还是没找到,要么就是被强风吹到别的地方,要么就是落在剩下的花丛中。
“轰隆隆……”就在苏柔儿心急时,天空中开始发出了雷鸣声,看样子有一场大雨已经在慢慢靠近。
看了一眼还在帮忙寻找的陈笑,此时苏柔儿的内心平静了很多。
“其实,他也是好心的,镯子也是我扔的,我干嘛这么怪他,他救了我,帮了姐姐这么多次……”苏柔儿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阵,看着陈笑的眼神也不那么愤怒了。
“算了,马上要下雨了,等明天让福伯带几个人来一起找吧。”苏柔儿站起身,对着还在寻找的陈笑轻声道。
陈笑闻言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柔儿:“你……不怪我了?”
“怎么可能不怪,只是,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总之,马上要下雨了,明天再找吧。”苏柔儿立刻否认道。
“雷声不小,等会儿要是下暴风雨,你那小轻手镯,还指不定被风刮走,还是被泥埋了呢。你进去吧,我再找回会儿。”陈笑给了苏柔儿一个微笑,继续弯下了腰。
“你……你别假惺惺了,就算找到了,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苏柔儿闻言,心里也不知道是怎样一种感觉,特别看到陈笑的微笑,让她莫名的想哭,值得装腔作势的说了一句。
“就当我假惺惺吧,至亲之物,怎能说丢就丢?到时候要是能找回来,你可不能这样了。你要打我直接说就好,我站着让你打,绝不还手。”陈笑一边寻找,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
“……”
苏柔儿听着陈笑唠叨,心却越揪越紧,眼眶慢慢的泛红了起来。
她连忙转过身道:“哼,不管你了,等会儿被淋成落汤鸡可别说我霸道,不让你进门的。”
苏柔儿说完,转身跑进了房间,留下陈笑一人在花丛中继续寻找。
“会掉到哪呢?”苏柔儿走后,陈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再次开始寻找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当夜幕降临的时刻,瓢泼大雨也随之而来,苏柔儿早已经换了衣服洗了澡躺在,不过,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家伙不会还在找吧?都下这么大的雨了。”苏柔儿心里猛地一紧,翻身准备起床,但刚坐直身体,又摇了摇头。
“我这是干什么?他怎么样,又不关我的事再说,不是一直想惩罚他么,让他淋成落汤鸡不就是最好的惩罚么?”
本以为这么想,自己内心会开心一点,不过苏柔儿却发现,不想还好,一想,原本平静的心情都没有了。
“就去窗口看一眼好了,对,只是看一眼,看看他是不是已经被淋成落汤鸡了,哈哈哈!”
苏柔儿心里想定,小心翼翼的从坐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挪到窗前。
明明这是她自己的家,此刻她却像是在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移动着。
当她抱着复杂的心情来到窗边时,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惊呆在了原地。
只见昏黄的灯光下,飘落的雨滴混合着光线滴答打在陈笑身上。
他弯着腰,衣服上染上了许多泥泞,全身上下都被淋,但依旧没有停下寻找。
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错过了什么,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认真。
苏柔儿的内心彻底被震撼住了,她呆呆的看着灯光下的男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继续恨他?
好像、或许、大概、可能、恨不起来了吧?
喜欢他?
呸呸呸,更不可能!
“笨蛋!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苏柔儿轻声的骂了一句,抱着泰迪熊,干脆在窗边坐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慢慢的睡了过去,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
“陈笑……”苏柔儿条件反射般的睁开眼睛,立刻往下看,只见下面人影全无,她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换衣服洗漱。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