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读的不是三国是情怀

第一卷 一入红尘千层浪 第38章 读的不是三国,是情怀!

  一见陈笑竟然要和历史学界有名的孙教授理论,在场的同学顿时愣了。

  不知道该佩服陈笑的勇气,还是该觉得他莽撞。

  孙教授原本愤怒的样子,这会儿也气乐了。

  一个小自己三四十岁的后生牛犊,竟然要跟自己理论三国?这在他看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开始吧,让你先问。免得别人说老夫欺负你。”孙教授高高在上的道。

  陈笑闻言,顿时也笑了:“别说我后生晚辈不懂事,我让着你,只要你说出任何一条我反驳不了,我立刻退学!”

  一听陈笑的话,在场的人顿时呆了,随后面色紧张了起来,眼神中带着几分担忧,心道:陈笑这海口夸大了。

  “好一个黄口小儿,那你倒是说说,诸葛村夫既然这么厉害,为何最后被司马懿所困,最后因恨而死?”孙教授也不客气,开口就问了起来。

  “这个问题根本不算是问题,诸葛亮年长司马懿,成名更是比司马懿要早很多,你让一个老耄之年的人和一个年轻人比耐力,这不是开玩笑么。而且当年那一战是魏延冒进,要不然胜负未定。”陈笑淡淡道。

  孙教授眼神中浮现出几分惊讶,他还因为除了课本上的知识,这些学生不会有多了解三国呢。

  顿时也不敢小觑陈笑,接连又问了几个学术上的问题,皆被陈笑有理有据的答了上来。

  “哇塞,没想到陈笑竟然这么有本事。”

  “是哦,他懂得真多。看孙教授那张老脸,哈哈,皱的像老菊花似的。”

  “活该,谁特么让他之前嚣张的。”

  台下的同学看到孙教授说不出话,顿时低声嘲笑了起来。

  就连后面的校领导也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辱人者,人恒辱之,谁让他孙教授撒泼在先的。那帮记者更是拿着照相机狂拍了起来,

  瞬间,孙教授老脸挂不住了,他再次指着陈笑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要是真能回答出来,我甘愿认输!”

  孙教授这话一出,众人顿时精神一震,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只见孙教授思索了一下,问道:“司马懿助曹丕登上帝位一统三国,更为之后晋朝奠定基础,功在千秋,光是这一条,纵观整个三国时期便无人能敌。你倒是说说诸葛村夫有何本事?”

  一听孙教授最后这一个问题,陈笑顿时皱起了眉头,陷入沉默。

  众同学一见他皱眉头,以为他说不出来,顿时面色开始焦急了起来。

  “这个应该很好说才对,历史上也有关于诸葛亮的评价。”不知不觉校领导也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不对,孙教授这是在设套啊,一开始就用司马懿最强大的功绩封口,那小子要是只照着课本上说,绝对不行的。”

  “再说就算诸葛亮功绩如何厉害,他也没有能与一统乱世相当的功绩。我倒想真想知道他会怎么说。”陆校长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校长,这陈笑目无尊长,要不”旁边的朱主任见缝插针,正准备给陈笑穿小鞋,却见陆校长摆手道:“先看看,若是能自圆其说,既往不咎。不然,我自会给孙教授和学校一个交代。”

  就在学校领导小声议论的时候,台下的同学已经急死了,可以说,此时他们已经完全和陈笑融入在了一起,陈笑想不出来,他们也跟着干着急。

  “小子,你能答我数道题已经很不错了,若肯认输,只需对我行三跪九叩之礼,我便既往不咎怎样?”一见陈笑还说不出来,孙教授顿时猖狂道。

  “这老头好恶心!”

  “就是,陈笑一个学生,吃的饭都还没他吃的盐多呢,他这不是以大欺小么?”

  “陈笑加油,你已经很棒了。”一干女生立刻为陈笑鸣不平了起来。

  夏沫坐在后面,一脸担心的看着陈笑,早知道会是这种局面,自己早一点叫醒他就好了。

  “柔儿,看来陈笑没戏了,以孙教授那种牛脾气,估计等会儿有他好受的了。”周萌在一旁对着旁边的苏柔儿道。

  “那最好不过了,谁让他强出头的,真是大笨蛋他出丑才好呢!”苏柔儿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对啊,你不是最喜欢看他出丑么,这会儿终于有机会了,你看我手机都准备好了,等会儿咱们把他囧样拍下来,到时候再发到网上”周萌在一旁小声道。

  “拍照?这.哎呀,先看看再说,手机也给我拿来。”苏柔儿烦躁的说了一句,顺便将周萌手中的手机也抢了过来,却不是打开摄像头,而是直接关机放进了包里。

  另一边,见陈笑还不说话,孙教授顿时更嚣张了起来,他看着台下的众人,轻蔑一笑道:“这天海一中,也就这样,老师差,学生更是没素质,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媒体朋友们,今天的事情还请如实播报,让全国的观众都看看,这天海一中,这种问题学生!”

  孙教授这话一出,不仅台下的同学怒了,就连后面的几个老师也是一脸愤怒,如果是之前他只是针对陈笑的话,现在就是针对整个天海一中。

  “这还没下课呢就这么嚣张,看来你老师没教过你胜不骄败不馁的道理啊。”就众人对孙教授怒目而视时,陈笑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众人连忙抬头一看,只见他笑眯眯的靠在教桌上。

  “你什么意思?”孙教授闻言面色一冷,心中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逗你玩玩而已,没想到你一点都不谦虚,连最起码的礼仪都不会,还好意思教育别人?简直可笑。”

  “你——”孙教授一听,眉毛一挑,又要开口教训,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只听陈笑猛地转身,一边走一边盯着他道:

  “草船借箭,三分天下、火烧博望、舌战群儒、语羞司徒、六出祁山!”

  每走一步,陈笑的声音就洪亮一分,宛如洪钟大呂一般敲打着众人的心灵。

  “够不够?不够还有,三气周瑜、炎屏司马、七擒孟获!”

  孙教授闻言脸色微变,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也不知道被陈笑有力的话震慑到,还是被他一身的冷意吓到。

  “啪啪啪——”台下的同学一见陈笑竟然将孙教授逼到了黑板角落,顿时开始鼓掌了起来。

  男同学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激动,看着陈笑就好像是看着自己一样。

  十七八岁的年纪,谁没有一刻逆反的心?他们只敢想不敢做的事,陈笑帮他们做了。

  而一干女生此时看着陈笑的眼神已经不是欣赏,而是崇拜了。

  打架?抽烟喝酒赌博?都弱爆了。

  人家连教授都敢喷!

  “哼,一些入不了台面的小谋略而已,怎能和——”

  “和一统天下相比是吧?那我就给你好好上一课。”孙教授话还没说完,陈笑猛地瞪了他一眼,问道:

  “你说之前那些都上不了台面,那好,咱们说说实质性的!定军山一战,八阵图出世,以少数牺牲换取绝对胜利,此乃知地利!”

  “当初魏强,吴、蜀弱,是诸葛亮建议刘备连吴抗魏,曹操五十万大局东渡,势取江东,是谁草船借箭,料敌先机借东风?火烧赤壁!完成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此乃知天命!”

  “曹操败走华容道,是谁故意放走他,从而确定天下三分的局势?使三国相互制衡,让蜀汉得以足够时间,繁衍生息走向强大?此乃知人和!”

  “如此能人在你眼中竟然是一介武夫?”陈笑冷哼一声,接着质问道:“要是无诸葛亮,哪来的天下三分?强魏早就扫平江东,一统天下!曹操早就称帝,司马懿?谁特么知道他谁啊。”

  “你要说司马懿功绩千秋,可以啊,但前提得有诸葛亮,不然你说的功绩千秋就是扯淡。”

  “所以不用我多说了,孰优孰劣大家自有公论。固执己见,不如各抒己见,集思广益才是研究历史正道!孙教授,你这三国史,还得好好读啊!”

  “你——你——你——噗”孙教授听到陈笑最后这一句,顿时脸色潮红,连说了三个你字,竟然喷出了一口老血!

  看样子真的是气得不等再气,陈笑这种几乎可以说匪夷所思的解释,竟然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因为他一反驳,就等于推翻了自己的论点,没有诸葛亮,就成就不了司马懿。这个观念宛如紧箍咒一般开始不断收缩勒住他的大脑,这也是让孙教授最憋屈的地方。

  孙教授喘着大气,靠在黑板上,手指颤抖的指着陈笑,瞬间苍老了很多。

  陈笑看着他有气无力的落寞样子,顿时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们这么争论也没有什么意思,这两人粗略的说,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再怎么辩论也不会有结果的。”

  “但我从小读三国,爱三国。在我心里,诸葛丞相就是我的英雄,是忠心不二的代表!”

  陈笑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继续道:“无双吕奉先、勇猛张翼德、武圣关云长、鬼才郭奉孝、倾国恋貂蝉.这些都是满满的记忆!就算我读的三国是错的,那我也宁愿一直错下去,因为,这里面承载的不仅历史,而是不朽的诗篇!是每一个男儿的英雄梦!”

  这话一出,在场的同学顿时呆住了,心里面仿佛有一道火焰在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只听陈笑叹息一声,突然轻声念道:“烽火乱世,狼烟不止,裂三国咫尺。草庐相知,初明大志,促膝匡汉室。”

  “纵驱驰,谋战事,受任于危难之时,亮今老矣,归乡终无日”

  “臣半百之年,惟有一愿,北定中原,攘凶除奸,复我汉家天!

  “复我汉家天!”

  待众人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纷纷呆在了原地,内心中浮现出无以伦比的震感。不仅是台下的学生,就连后面的校领导也是一脸的震惊,慢慢地又便成了叹息。

  朦胧中,似乎一名手握羽扇,头戴纶巾,长发悠扬的道袍男子屹立于群山之巅。

  吟梁父诗,看天下大势,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仿佛又看到,面容枯槁的老臣,正用颤抖如枯木的手,含着泪,在昏黄的灯光下书写。

  一字一句,写的不是文章,而是一颗忠魂!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丞相也是我的偶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男同学突然轻声的念了一句,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啪啪啪——”众同学开始自发的鼓起了掌,就连台上的历史老师也是红着眼眶鼓掌。

  “功盖三分国,凝成八阵图。”又有一道声音穿出来,众同学转眼一看,接话的竟然是帮里的体育委员王伦,此时他眼泪与鼻涕齐流,显然已经哭成狗,掌声再次响起。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依依漫寂寥。”一道好听的声音紧跟这传了出来,众人再次循声望去,只见开口的竟然是苏柔儿。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鼓掌了起来,苏柔儿一听掌声,脸色微微红了一下,但却仰起了头。

  “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就在她话音刚落,后面夏沫的声音也传了出来,掌声再次变得热烈了起来,若不是后面有校领导,一些同学都想吼两声来发泄心中的满腔热血了。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就在众同学伤感间,一道略微浑浊的声音从后面校领导中传了出来。

  众人闻言一惊,连忙转头看去,只见陆校长面色不变,继续念道:“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作者的话:

  【ps:以上个人三国见解纯属扯淡,完全为了烘托剧情需要,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切勿较真。】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