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校庆?什么鬼!
    两人距离越拉越大,陈笑却没丝毫发现,依旧大步往前走,后面的夏沫看了几眼陈笑的背影,终于忍不住了。

    “你你很急着回去么?”夏沫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隐隐中还带着几分埋怨。

    “现在很晚了,你爸妈会担心的。”陈笑转头一看,只见夏沫已经被自己落下太多了,连忙回头和她走在一起。

    “我已经跟他们提前打过电话了,说今晚会晚点回去。”夏沫小声道。

    “那是我的不对.刚才走太快了。”陈笑尴尬的笑了笑,放慢了脚步。

    夏沫闻言低头不语,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她才抬头看着陈笑道:“刚才.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陈笑闻言不解。

    “故意让王伦出头,然后撮合他们两啊?其实王伦冲上去的时候,你就已经来到偏门后面了,对不对?”夏沫抬头看着陈笑,大大的眼睛,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很美。

    “我那时候出去,只会让雯雯更加放不下我,其实她只是缺乏安全感而已。王伦虽然年轻,刚才他怎么做你也看到了,我只是给了他一个机会。”陈笑笑着回答,等于间接承认了。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丢下任何人独自逃跑的,你心里考虑的永远比别人要多,要成熟。”

    夏沫甜甜一笑,又有些希冀的问道:“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见夏沫表现出这么小女生的样子,陈笑心里一柔,点点头:“那当然了,他们两家都是有经济实力的,可以说门当户对,只要两人一直彼此深爱着对方,就一定能白头到老。”

    “那要是门不当户不对呢?”夏沫似乎从陈笑语气中听到了一些别样的意思,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

    “这个.也有可能在一起的。”陈笑为难的话回答道,他对这些情情爱爱真的不擅长。

    “也有可能因为种种客观原因分开对吧?有些事情不是一厢情愿,就会有结果的。”夏沫说到这里眼神一伤。

    一见夏沫突然见露出悲伤的神色,陈笑心里顿时有些不忍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夏沫道:“虽然感情上的事情我不太懂,但我大师姐曾经对我说过,世间最美好的爱恋,是为一个人付出的勇敢,即使因此被伤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也无怨无悔。”

    “之前我不懂,不过看到王伦当时能义无反顾的挡在雯雯面前,为保护她而战斗的时候,我有些懂了,这句话可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身负绝世力量,不一定要用来争霸天下,也不一定救济苍生。有时候为了保护一个人,即使千夫所指,身败命陨,也未尝不可?”陈笑半梦半醒般的说道。

    “为一个人付出勇敢么.”夏沫听了陈笑的话,心头猛然一颤,再看向陈笑时,眼神中已经多了几分迷茫之色。

    “哎呀,说这些干嘛,奇怪的爱情是想不明白的,还是说说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吧。”陈笑笑了笑,连忙转移题。

    “嗯,的确,现在我们还太年轻了。还不明白自己内心到底是喜欢还是爱。”夏沫喃喃自语了一句,摇头甩掉了别的心思。

    “说起有趣的事情,还真有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陈笑饶有兴趣的问道。

    “一年一度的校庆快到了,据说这个星期各班就要敲定表演节目了,可能后天上学班主任就会宣布了吧。”夏沫点头道。

    “校庆?那是什么鬼。”陈笑闻言一愣。

    夏沫顿时有些无语了,耐心的解释了起来:“校庆就是学校举行的表演比赛啊。每个班都要表演节目,唱歌、跳舞、小品、话剧等等,都可以。”

    “这么厉害,岂不是和联欢晚会一样?”陈笑好奇道。

    “没那么正式拉,大多数的班级都是表演,最后能获得名次的很少。都是一些特长生和团会获得好名次。”夏沫摇头笑道。

    “能看也不错啊。”陈笑闻言点头。

    “是啊,那晚上很热闹的,要是碰上好一点的节目,那同学们的欢呼声可是很热烈的。”

    “而且每年都有一些大学里的特长老师来做嘉宾,甚至娱乐圈的人也会来挑选资质不错的人培养呢!往年就有过直接破格被录取的同学。”

    “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你不去试一试?”陈笑闻言笑道。

    “我?还是算了吧光是服装费就很大一笔钱”夏沫闻言失落的摇了摇头。

    前两年的班级比赛都有同学支持她,但她都拒绝,因为家庭条件的缘故,她与这些烧钱的比赛注定无缘。

    但每个女生心中都有或多或少的虚荣心,能在中学时代,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始终是好的。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夏沫的家门口。

    这是一个七八十年代的老古董小区,从外形来看非常的破旧,甚至连路灯毒没有。

    小区内停着最多的是自行车,轿车的话,最贵也就十万左右的。

    陈笑看得一愣,这夏沫的家和苏柔儿比起来还真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我我到家了,怎么样,很失望吧,我就是住在这种地方的。”夏沫见陈笑看呆了,不由得低下了头,有些不敢面对陈笑。

    陈笑闻言,却没有说话,看着天上的明月,眼神深邃。

    “可能.在他心里,我就是一个丑小鸭一般的人物把?”夏沫见陈笑不理自己,顿时感觉更加的失落和自卑了。

    就在她打算跟陈笑道别的时候,陈笑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

    “我是个孤儿,出生的时候旁边没有父母,喝狼奶长大。二十年来,身边陪伴的,只有一个须发近百的死老头,还有个整天揍我的野蛮师姐。”

    夏沫闻言一愣,抬头看着陈笑,只见他此时眼神深邃,面色平静,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孤儿而伤心难过。

    “我在大山里成长,与花草野兽为伍,住的是茅草房,吃的是山茅野菜。唯一可能拿得上台面的,可能就是那台老旧的黑白电视。”

    “当时,这些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我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你说,我们两个谁更应该自卑?”

    夏沫闻言彻底呆住了,她从来没有主动了解过陈笑,没想到他以前过得竟然是这种生活。

    一个人独自俯瞰千山,身边无父无母,可能有时候生病了,饿了也得靠他自己。

    这是怎样的生活?

    为什么他还笑得出来?

    他.不苦么?

    “陈笑--”她轻喊了一声,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所以啊,别跟我比惨,我绝对比你惨,你至少还有双亲,我特么连自己爹妈在哪都不知道。不过,我也不觉得多难受,人啊,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日子总是要过的。”

    “若我不是纯阳之体,我可能永远不会下山。”最后这一句,陈笑没有说,只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世事无常。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陈笑很有魅力,夏沫看着他的侧颜,眼神中闪过一丝迷离。

    陈笑转头看着夏沫笑了笑,安慰道:“所以啊,我不失望,相反,我很好奇。”

    “这种地方都能养出你这么美的绝世美女,要是换到大别墅,那你岂不是要成为天底下最美的女人了?”

    说完,陈笑夸张的做了个手势。

    “哈哈.哪有你这么夸张的。”夏沫顿时被陈笑给逗笑了,心里的自卑感也减少了很多。

    陈笑见她心情恢复,突然伸出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认真道:“一个人的出生没法选择,但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记住,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你,你也不能看不起你自己。”

    “谢谢你谢谢。”夏沫闻言,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汇聚,顷刻就要掉下来。

    “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似乎不想让陈笑看到自己流眼泪,夏沫道了声别,转头跑上了楼梯。

    陈笑目送她离开之后,转身也消失在了路口。

    此时已经深夜,打车显然有些不现实了,索性夏沫家离一中不远,陈笑决定走路回去。

    刚刚走到主干道上,陈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笑打开一看,竟然是福伯打来的。

    “难不成出了事?”陈笑眉头一皱,连忙接通。

    “陈先生,你现在在哪呢?”电话里传来了福伯的声音。

    “我在学校下面的大路上,正赶回去呢?怎么了?是不是大小姐出事了?”陈笑连忙问道。

    “不是不是,她很好,主干道是吧,您在那等着,我来接您。”福伯闻言连忙解释道。

    陈笑闻言,心里一暖,笑道:“福伯,夜深了,你睡吧,我自己能回来。”

    一听陈笑这么说,福伯却是犹豫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出来声音:

    “其实.这是大小姐的意思,只不过她女孩子家脸皮薄,不准我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啊。”

    “苏柔儿?”陈笑闻言顿时愣住了,做了她快一个星期的保镖,似乎这还是她第一次关心自己。

    “好了,您就在那等着吧,我马上来。”说完,不等陈笑开口,福伯已经挂断了电话。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