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欺人太甚
    “一。”见张柳不答话,苏柔儿脸色一冷,开始数了起来。

    “哎呀,柔柔,你这不是为难我么?”张柳苦着脸道。

    “二――”苏柔儿不理他,继续数道。

    就在她刚要说三的时候,只见面前的张柳眼神突然一喜,像是看到了什么人。

    连忙对着苏柔儿道:“柔柔别数了,我让人马上撤出来,耽误谁,也不能耽误你练习啊。”

    说完,转头对着周围的小弟道:“除了三楼的那间练习室,让其余的人都撤了吧。”

    “是,吴哥。”一听吴刚的话,四周立刻想起了混乱的脚步声,几秒钟后,整个二楼人就少了一半。

    人虽然说是撤了,但大规模的人流动反倒把楼梯给堵了,这下,一大群同学都站在二楼宽敞的客厅上。

    “围观群众和主角已经来了,哼!接下来该让这些贱民知道什么叫颜面扫地的滋味了。”张柳看着人群后方的一道亮丽的身影,心道。

    “张柳,你到底想做什么?”一见人周围不仅没散,反而更多了,苏柔儿皱着眉头问道。

    等的就是这句话!

    张柳眼神中闪过一丝金光,突然大声道:“柔柔,我就是来看看这音乐楼里训练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可是这音乐部的副部长。”

    “最近我听说,咱音乐楼混进了些不三不四的人,没有脸皮的在舞蹈室接吻,甚至可能还做出更出格的事情!这种严重败坏校风的事情怎能不查!”

    张柳这话,一出在场的同学顿时哦了一声,他们怎么说,张柳会突然发疯来这音乐楼呢,原来昨天陈笑和夏沫的事情惹出祸事了。

    就在众同学看热闹时,只见前面的张柳突然又皱着眉头,痛心疾首的道:“我身为音乐部的副部长,却没有好好督察,是我的失职,对于这种败坏风纪的同学,绝对不能留在我们音乐楼!”

    “你们,知不知道那两个人是谁?”说完张柳又故意问了一句。

    瞬间,周围的同学,开始四散开来,眼睛一起看着刚刚从楼梯上来的夏沫。

    此时夏沫手里提着饭盒,脸上定格着几分微笑,想来,前一刻她心里还很开心的。

    “不是的,我们没有。”夏沫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同学盯着,心里顿时一急,连忙上前解释道。

    一见夏沫出现,周围的同学自觉的让给她一条路,等她走进去之后又自动愈合。

    苏柔儿本想说话,但看到夏沫手中的饭盒时,眼神微微一变,感觉嘴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说不出一句话。

    张柳打量了夏沫一眼,语气轻蔑道:“你就是夏沫?人长得不错,品德却是不行,竟然跟男同学在教学楼做败坏风纪的事情?真是不要脸!”

    “我我没有。”夏沫眼眶一红,急的都快哭了。

    她求助般的四周看了一眼,希望能得到同学的支持,哪怕是随便说两句话,她心里也会莫大的感激。

    但现在,没有一个人肯为她站出来,包括之前说有多喜欢多喜欢她的男生。

    这会儿一个个都低下头不敢看她。

    不说这张柳家里就是有权有势的,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李子豪的头号哥们,与其说怕张柳,倒不如怕他背后的李子豪。

    众同学只是有些可怜夏沫。

    也不知道陈笑和他怎么惹到李子豪,现在竟然被整的这么惨。

    夏沫心里浮起浓浓的绝望,仿佛这个世界已经抛弃了自己一般,转头看了一眼苏柔儿,只见她呆呆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饭盒。

    张柳似乎就喜欢看见别人走投无路的样子,看着夏沫嘲笑道:“你瞧瞧,你穿得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儿?这是一衣服么?全身加起来有没有一百块钱?”

    “哈哈哈。”张柳这话一出,他的那些小弟顿时在一旁嘲笑了起来。

    夏沫后退了一步,自卑的低下了头。

    “呸,贱民就是贱民,就算上了学,毕了业也是贱民!的确,也只有你们,才会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在窗口被人玩弄的感觉怎么样?我告诉你,从今天起,别说这音乐楼你不能进,只要让我看见你一次,我就骂你一次贱货!”

    张柳眼神中带着几分狞笑,神色嚣张至极。

    “张柳,你够了!她是我同学。”一旁的苏柔儿有些看不下去了,出声道。

    “柔柔,咱们都是大世家出来的人,你该不会想替这种贱民求情吧?”一旁的张柳看着苏柔儿痛心疾首的道。

    “我”苏柔儿顿时语塞。

    “再说,你要是插手了,到时候李少那边我怎么交代?”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顿时听明白了,这个一切果然是李子豪的手段。

    就连苏柔儿也是脸色微变,如果真是李子豪在操作的话,那自己越是插手,以后夏沫和陈笑只会越惨。

    这不是她瞎说,之前就有过几次前车之鉴,跟她表白的男生,被李子豪发现后。

    她开口求饶的,无一不被打断腿弄得退学,反倒是那些没求饶的,现在还安然无恙的在学校。

    “我真的没有你--你们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夏沫红着眼眶反驳道。

    她紧握着手里的饭盒,若是没有这个精神支柱在,她恐怕早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夏沫的样子我见犹怜,但张柳此时是铁了心要找她麻烦,又怎么可能会被她感动,只见他上前一步冷声道:“好,既然没有,那你倒是给我们解释一下,三楼窗口的那两道人影怎么回事?”

    “我”夏沫闻言顿时语塞,她当初的确退到窗口的墙壁,但两人并没有接吻,但此时就算这么说,他们也不会信的。

    “说不出来了吧?还真是真人不露像啊,外表清纯,内心放荡,你简直连婊子都不如!走,跟我去见训导主任,还有那个什么陈笑呢?他怎么没脸出来了?”张柳等着夏沫冷声道。

    夏沫一听要见训导主任,顿时面色更急了,她连忙求饶道:“不是的,不是你说的这样,我们只是排练,你不要污蔑陈笑。”

    见夏沫都这个时候了,还维护着陈笑,周围的同学虽然可怜夏沫,但仍然从中嗅到了几分味道。

    张柳闻言,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微笑:“都这样了,还记着陈笑,可见他在你心里分量不低啊.对了,听说早上你还给他包了饺子。”

    “你侬我侬还真是好甜蜜啊。”张柳嘿嘿一笑,突然上前一步握住夏沫手里的饭盒。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夏沫眼神一变,连忙握紧饭盒。

    这可是她特意回家拿来的饺子,因为陈笑之前说她做的好吃。

    她想看见陈笑大口大口吃饺子的样子,这样她心里会有很舒服的感觉。

    张柳见夏沫咬着牙不放手,顿时皱了皱眉头,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推了她肩膀一下。

    “砰——”一声轻响,夏沫整个人都往后倒了下去,砸在了地上。

    那饭盒张柳也没接住,成弧度划过天空然后摔在了地上,甚至还弄巧成拙的弄脏了张柳的裤子和皮鞋。

    “我的饺子.”夏沫看着掉在地上的饺子,眼泪终于忍不住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此时饺子大部分都已经掉在了地上,只有一两个还残留在饭盒里。

    一股香味在大厅蔓延,光是闻着,就知道这饺子该有多好吃。

    这下,在场的一些同学顿时忍不住了,几个女看着夏沫的眼眶也红了。

    苏柔儿紧握着双拳,正准备说话,却听面前的张柳突然皱起眉头,眼神中浮现出几分怒火:“可恶,竟然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他说完,往前走一步,站在夏沫面前道:“限你一分钟之内,舔干净!不然明天全校乃至其他学校都会知道你和陈笑的丑闻,你会被开除,以后别想上学!一辈子都是贱民!”

    张柳眯着眼睛,所说的每一句话,宛如针一般插进了夏沫的心口。

    夏沫流着眼泪,双眼无神的看着掉在地上的饺子。

    上高中三年,这是她第一次被逼得走投无路。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种局面。

    “天呐,这.这张柳也太狠了吧?”

    “是啊,对女生也能这么狠,实在可以说是变态了。”

    “呜呜,夏沫好可怜。”

    “陈笑呢?让一个女生承受这些,这叫什么事。”

    “别说陈笑的不是,要是换做是你,你也不敢承担。”

    周围的同学或是叹息,或是可怜的看着面前的夏沫。

    “赶紧的啊!我数三声,再不开始舔,那就别怪我狠心了。”张柳此时心里极度的畅快,毕竟能看到一个美女跪倒在自己面前,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这一次,苏柔儿真的看不下去了,之前或许说她心里有些吃醋,但这一次,她心里只剩愤怒了,这已经是对人身的侮辱。

    夏沫虽然和她没多熟,但也是同班同学,就算她和陈笑有什么事情,那也不能让张柳这么为非作歹。

    可就在她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人群后方传了出来。

    “呵呵.好一个音乐部,好一个世家弟子,好一群嚣张跋扈之人!”

    “我陈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呵呵呵,舔脚.”

    声音很轻,很平静,若不是经历过全过程,在场的同学几乎很难想象,一个人被这么辱骂之后还能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话。

    但当他们转过头,看到陈笑的那一刻,他们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错了。

    大错特错!

    他眼神猩红,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正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梯,每走一步,众人心中的压抑便曾强一分,感觉都要呼吸不过来。

    他手里拿着一瓶汽水,此时玻璃瓶装的汽水已经被他捏碎,果汁混合着他的鲜血不断的往外流,沾湿了陈笑的手臂,他却毫不在意。

    眼神,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

    但凡看上一眼,便使人坠入地狱,明明身在六月天,但全身却感觉却寒风刺骨!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