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众所周知,只有地榜前二十的人才有资格上藏功阁的二层,而这个新到的学员显然不在此列。


这个新学员竟然大言不惭的要上藏功阁的二层?


哈哈,真是没事找刺激啊!


“好,这个赌我应下了,就是不知道赌注是什么?”


冥狂当即便是开口。


在他看来,这么一个必胜无疑的赌,没什么可犹豫的。


“如果我能上藏功阁的二层,你伸出脸来让我抽上一个耳光。而如果我不能上藏功阁的二层,我伸出脸来让你抽上十个耳光,你可敢?”


叶云面无表情的开口,却又是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这新学员脑子莫不是被驴踢了?


虽然藏功阁不准私斗,但如果是打赌输了挨打,那些守阁老头是不会管的。


况且这是一个结果已经很是明了的赌:那个新学员不可能上藏功阁的二层。


这也就是说,这个新学员肯定是要被冥狂抽耳光了。


而且还是被抽十个耳光!


再看看冥狂那宽厚的手掌,想想冥狂那恐怖的实力,众人心中都是为之一凛。


他们甚至已经在脑海之中勾画出来,叶云被冥狂狂抽耳光之后的场景,简直是不忍卒视啊!


“好!”


冥狂已经是干净利落的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一片喜气洋洋。


今日刚好可以用这个新学员,在众人面前立威一下,让他的威名更大的传播开来。


十个耳光下来,即使不将这不开眼的家伙抽死,也要抽的他半死不活!


冥狂心中发狠。


“那么,你这个土鸡瓦狗还快点进藏功阁,我倒要看看你是凭什么进入二层的?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看到叶云仍旧是站立不动,冥狂当即便是催促。


“后悔?哈哈哈,我做事从不会后悔。我是想要站着的各位都做个见证,以免到时候你输了赖账!”


叶云仍旧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也罢,我冥狂在这里请各位都做个见证,跟我们一起进入藏功阁!”


冥狂当即对着四周的众人也是一嗓子,众人皆是连连点头称是。


毕竟冥狂的面子,他们不敢不给。


况且,即使是冥狂不这般说,他们也是要跟上的。


免费的好戏不看白不看。


“现在,可以进入藏功阁了吧?”


冥狂戳戳逼人。


事实上,叶云已经向着藏功阁踏步而去。


一下子涌入藏经阁如此多的人,当即便吸引了藏功阁第一层的几十个学员。


特别是在看到走在当先位置的叶云和冥狂之后,傻子也明白是有事情要发生了,总觉得是有好戏要上演了才对。


当即,他们便是向着后边跟来的十几个作为见证的学员打听起来:


这到底是咋回事?


什么个情况啊?


是不是有好戏要上演啦?


…………


当然,身后那十几个作为见证的学员,也都是兴致勃勃的将事情的大概给讲述了起来:


事情吧,是这酱紫地……


听完之后,那藏功阁一层的几十个学员也是眼睛都亮了:


我了个大擦,听起来真是好有趣的样子啊!


嗯,没错,简直是劲爆的很呢!!


这戏,挺好!!!


…………


当即,此场赌注的见证人直接从十几人攀升到了近百人。


他们无不是看向了藏功阁一层的东北角落。


那里有一条,也是唯一一条进入藏功阁的通道。


守在通道口的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子,人称暗老。


不过别看他已经是年过花甲,但是修为却是没人敢小觑。


记得几个月前有一个天学院学员跑来藏功阁闹事。


那天学院学员至少地阶八层的修为,竟然被暗老轻轻的一个挥手,直接重创。


自此以后,没有人敢再轻视这暗老。


又因为这暗老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而且对待任何人都是绷着一张老冷脸,地学院学员私下里又叫他棺材脸。


而现在,叶云正向着那个角落走去,向着暗老守护的那个角落走去。


“地榜令!”


似是随意的撇了一眼踏步而来的叶云,暗老不冷不热的开口。


地榜令,顾名思义,就是地榜前二十的学员才配有的令牌。


当然也是进入藏功阁二层的通行令牌。


叶云,显然没有。


不过叶云,却是有白春雪给的白玉令牌。


“地榜令,没有!”


叶云用事实说话。


却是令在场的近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明知道叶云不可能有。


甚至,就连暗老都是脸色愈冷。


至于一旁的冥狂已经是肆无忌惮的大笑出声。


他甚至觉得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恐怕修为超强恐怖的暗老一巴掌,就要给这不开眼的家伙生生拍死了。


实际上,近百个见证者和冥狂的想法,出奇一致。


暗老可是连天学院学员都敢一巴掌重创的存在。


面对刚刚进入地学院的叶云,还不得一巴掌抽死…


“不过,我有这个白玉令牌!”


叶云淡淡的开口,然后将白春雪交给自己的那个白玉令牌取了出来。


白玉令牌?


这个名字,至少藏功阁第一层那近百个地学院的学员是没有听说过。


貌似是很高大上的样子。


不过当他们看到叶云掏出来那块布满黑灰、脏兮兮的令牌之后,当即又都忍不住爆笑出声。


就那不知道刚从哪个坑里挖出来的破令牌,他竟然也好意思拿出来?


而且还美其名曰白玉令牌牌,可真真是脑残到家了。


即使是装逼糊弄人,至少也要也弄快像样点的令牌吧!


特别是和冥狂已经掏出来金光灿灿的地榜令一比,天上地下。


只是令众人不解的,那暗老却是望着那布满黑灰的令牌,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确实露出了一抹讶然之色。


别人或许不认识这白玉令牌,不明白这白玉令牌的含义。


但是暗老却是认识,却是明白。


当即,暗老看向叶云的目光有些不一般了:这少年能够被天学院白长老赐予的令牌,显然也是有不凡之处。


可是这少年的不凡之处在哪呢?


至少,暗老看了叶云老长时间,没有看出来。


g3ck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