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所以在探子回信之前,我希望各位长老都能呆在天剑大堂之中,以免那几个妖孽少年真的杀上来。”


剑一接着开口,言语之间脸上的戾气几乎不加掩饰。


此言,也是令一众长老连连点头,脸上的凝重之色又是浓烈了几分。


却是有大笑之声响起。


颇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当众人定睛看去。


看到那大笑的是诸葛睿智之后,也全都是释然。


心道:这诸葛睿智是又要装逼了!


每次诸葛睿智装逼之前,都是要这般肆无忌惮大笑的。


对此,很多长老心中都是厌恶的很。


与其说是厌恶诸葛睿智这般恶心的大笑,倒不如更准确的说是厌恶诸葛睿智那恶心至极的人品。


当年,很多长老对于焱淼大师,还都是很拥戴的。


都是因为这诸葛睿智从中作梗……


“不知道诸葛长老大笑所谓何意?是不是有何高见呢?”


对此,剑一却是急忙问道。


毕竟这诸葛睿智是剑一最贴心的心腹。


而且剑一作为一个修炼狂人,一般情况下天剑山的大小事务都交给诸葛睿智处理。


甚至慢慢的,剑一对于诸葛睿智生出了很深的依赖。


“依我看,掌门和各位长老根本就是小题大做了!”


面对剑一的发问,诸葛睿智当然也不敢怠慢。


言语,却是有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


仿佛对于剑一连同一众长老满脸的疑惑很是满意,这次不等剑一以及一众长老发问,诸葛睿智便是接着开口:“依我猜测,那几个妖孽少年能够杀上暗黑门,并且直接灭了暗黑门,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这几个妖孽少年和暗黑门有着不解之仇,当然,用“不共戴天”这个词语那形容或许更贴切一些。”


诸葛睿智言毕,一众长老皆是点头。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那几个妖孽少年总不会是闲的蛋疼,找乐子找到暗黑门头上吧?


“那么,第二种可能呢?”


剑一又是追问,一众长老也都是下意识的竖起了耳朵。


“事实上,我倒觉得第二种可能更大一些。”


诸葛睿智并没有直接说第二种可能是什么,先是卖一下关子。


显然,是在吊一众长老的胃口,为接下来的装逼奠定基础。


这令剑一都是有些不爽了。


终于,在一众鄙视的目光之下,诸葛睿智接着开口了:“第二种可能便是,这几个妖孽少年并不是来自南域,八成是来自东州其他域。”


几乎是同时,在听到“东州其他域”这几个字的时候,包括剑一在内的一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可是知道,相比于东州其他几个域,南域根本就是一个屁。


这份观念经过长时间的根深蒂固,他们甚至生出了一种极端的念头:东州另外三域的任何人,都不是他们南域可以比拟的。


“毕竟,以这几个妖孽少年可以灭掉八大门派之一暗黑门来看,他们的天赋修为根本就不是我们南域年轻一辈可以相提并论的。”


“以我猜测,很有可能是这几个来自东州的妖孽少年,因为某种原因来了南域,刚好被暗黑门得罪了,索性便直接杀了上去。”


诸葛睿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令众人连连点头。


“所以,在得知了暗黑门被灭的事情之后,我就已经严令我们整个天剑山的所有弟子都收敛锋芒,尤其是不能招惹一些看起来很是年轻的少年。所以,第二种可能性,我们天剑门已然是杜绝了。”


诸葛睿智又是开口,话语令剑一满意的点头。


心中觉得这诸葛睿智,干的真是漂亮!


“至于第一种可能,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暗黑门这么些年来并没有结下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更别提是一些惊世骇俗的天才之辈了。”


诸葛睿智的话语终于是结束,一众长老连同剑一也都是卸下来了满脸的担忧。


正如诸葛睿智所说,他们根本就不用担心那几个妖孽少年杀上来。


因为那几个妖孽少年根本就没有理由杀上来。


“可真是虚惊一场,依我看也不用等待探子回报了,各位长老都可以散了!”


接下来,剑一直接开口。


言毕,就准备当先离开天剑大堂。


却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看门弟子急匆匆的奔来。


“有少年杀上门来了!”


这看门弟子一边狂奔,一边还扯着嗓子惊呼。


看门弟子这声惊呼,恰似是万里晴空之中的一声巨响霹雳一般。


直接便是令一众长老。


甚至是连同剑一,都是有些懵了。


至于那满脸运筹帷幄还没有来得及卸下去的诸葛睿智,更是只觉心中咯噔一声。


旋即,脸颊也是火辣辣的灼烧起来,仿佛是刚被抽了两个重重耳光。


这边他刚刚放言那几个妖孽不会打上门来,那边便是有少年杀上来了。


话说,还能打脸打的更直接一些吗?


“现在在哪?”


剑一也是黑着脸问道。


心中,刚松了一口气,现在又尽数被提了起来。


“现在还在天剑门的山门之外呢,不过好在少掌门已经去了。”


在剑一发问之下,这看门弟子根本连头都不敢抬起。


言语,也是结巴了起来。


“你说什么?”


剑一几乎是爆吼出声,言语之间浑身上下有玄气波动。


这股子突然爆发出来的玄气,令身后一众长老浑身都是为之一凛。


至于那看门弟子更是直接咣当一声栽倒在地,在地上翻滚了五六七八个跟头之后,方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这看门弟子身心俱寒,颤巍巍重复道:“少掌门,他已经去了!”


看门弟子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无比清晰的传入了剑一的耳中,令他那仿佛永远古井无波的脸上,掀起一抹挥之不去的惊慌。


少掌门,正是他剑一的长子剑仁,为人嚣张跋扈无比。


当初正是为了这剑仁,剑一才不惜逼死了焱淼那天赋绝佳的徒弟,并且和焱淼彻底决裂。


可以这般说,剑一这辈子最大的逆鳞,无疑便是长子剑仁了。


iqqs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