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笑了一阵,他再一次上前,用力的扶着李靖的双肩,将他硬生生的扶起,笑道:“前尘往事,时移世易,你我之间何必耿耿纠结那些个早应该记录在史书当中的故事?过去的,便都让他过去吧。”

    李靖起身,感动道:“陛下宽宏,可老臣心中之歉疚,岂能说过去就过去?”

    李二陛下牵着李靖的手,动情道:“这些年,某这心中亦时常思忖往昔,心中固然对卫公你存有怨念,可是亦曾察觉到自己亦非毫无错处。明知你李药师就是那等食古不化的顽石,居然还指望着让你做出有违秉性的决定……你虽然未曾与吾等兄弟并肩死战玄武门,可若非有你在军中的威信和影响,恐怕玄武门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李靖实在料不到李二陛下居然推心置腹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感动得无以复加,哽咽道:“陛下可知,这些年来老臣每每思及当年袖手旁观,眼看着兄弟们在玄武门死战的那一幕,心中宛如毒蛇噬心一般后悔……”

    李二陛下拍拍他的手,微笑道:“放下,都放下吧。咱们都一把年纪了,何必沉湎于当年的故事里头不可自拔?还是应当向前看的,来来来,尝尝长乐的茶道技艺如何。”

    说着,将李靖拉着到一旁的茶几旁坐下。

    李靖自然不会失礼,对长乐、晋阳施礼道:“老臣见过二位殿下……”

    长乐、晋阳齐齐不肯生受,敛裾还礼,口中道:“卫公有礼了……”

    李靖这才坐下,任由晋阳公主乖巧的给他面前的茶杯斟满淡绿色的茶汤,老脸上洋溢着微笑,细细观察晋阳公主的气色,对李二陛下欣慰道:“当年文德皇后殡天……老臣见到晋阳殿下气色不佳,恐长大之后病疾缠身,现在观之却是气血顺旺经络畅通,实在是去了心中一件担忧之事。”

    晋阳公主巧笑倩兮:“多谢卫公挂念,现在兕子的身子当真好多了呢!”

    李二陛下伸手让李靖喝茶,笑道:“孙思邈已然常驻关中,老神仙年岁大了不在云游四方,倒是能够时常进攻给兕子调理身体,这可都是他的功劳。”

    李靖刚刚端起茶杯,便听到晋阳公主娇声道:“孙道长固然医术通神,可姐夫也为女儿的病情尽了很多心力,他给女儿开得食谱,便是孙道长也说极其有利于女儿的病情……”

    小公主见到李二陛下只是夸赞孙思邈,将治疗自己病情的功劳都算到孙思邈头上,心头难免不忿,表示抗议。

    李二陛下无奈道:“行行行,那棒槌也是有几分功劳的……只是若没有成天惹事的话。”

    晋阳公主柔声道:“那也是别人先招惹姐夫好不好……”

    李靖听得晋阳公主一直维护这个“姐夫”,奇道:“是哪一位驸马么?”

    他自然知道李二陛下子女众多,女儿有十几个,按说晋阳公主称呼那些驸马的时候应当将公主的封号带上以示区别,可是这般只是称呼“姐夫”,可见实在是关系亲近。

    李二陛下摆手道:“还不就是房俊那厮。”

    李靖恍然道:“哦,原来是房二那个棒槌……不过按小子虽然恣意妄为了一些,才华却是独一无二,赞一句惊才绝艳,绝不为过,房玄龄好福气,陛下也好福气啊!”

    李二陛下“嘿”的一声,道:“福气个甚!你只见到房二那厮出彩的时候,背地里搞出的事情、闯的祸数不胜数、烦不胜烦,某没被气死都算是庆幸!某就奇了怪了,房玄龄那等温润君子,怎地生出那么个惹事精?”

    李靖大笑道:“陛下此言有失偏颇了,越是闯祸的孩子,长大了越是有出息,房二毕竟年岁小了一些,阅历有限,很多时候都是凭着性情乱来,等到稍稍过上几年,性子稳重下来,即可成为陛下之肱骨。以老臣来看,此子稳重之处当然不如房玄龄,可是其才华却远胜其父,且文武双全,只需陛下调教得当,吾大唐定然再添一位名臣良相。”

    听了李靖的赞誉,晋阳公主喜滋滋的斟茶,甜甜说道:“卫公喝茶。”

    却是只给李靖斟茶,将李二陛下晾在一旁,分明是对李二陛下的评价甚为不满,以此抗议……

    李二陛下无奈摊手:“瞧瞧,女生外向,就是如此。”

    李靖感叹道:“陛下教子有方,殿下天真烂漫,老臣真是羡煞!”

    两人扯了一顿闲篇,李靖将那封奏折拿了出来,双手递给李二陛下,道:“此乃老臣请辞之奏疏,还望陛下恩准。”

    李二陛下没有去接,而是拈起茶杯缓缓的呷了一口,盯着李靖的眼睛,沉声道:“想好了?”

    李靖淡然道:“想好了……眼下国力昌盛,大军所向披靡,哪里还有用得着老臣披挂上阵的地方?一代新人换旧人,此乃大唐昌盛之表现,老臣心中欣慰至极。”

    李二陛下沉默一下,问道:“以后有何打算?还是隐居府中,避不见客?”

    李靖吸了口气,放下茶杯,挺直背脊,肃然道:“老臣听闻,房玄龄欲往江南一行,老臣想要与其同行,领略一番江南风物,也顺道见识见识横行七海的无敌水师。”

    这一举措,代表的含义很深。

    最主要的一点,是能够看出李二陛下现在对他的态度。他看开了,却不知道李二陛下能不能看得开,是能够让他卸掉身上所有的包袱轻装简行,将余下的生命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还是继续待在府中当一个活死人……

    所以他此刻心脏仅仅的攥着,直直的盯着李二陛下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李二陛下沉默片刻,忽而一笑,起身道:“刚刚兕子写了一幅字,卫公你乃是文武双全之贤者,不妨给点指点。”

    李靖一头雾水,行就行,不行我也就死心了,看什么字啊?

    只是这会儿也只得起身,随着李二陛下站到书案旁边,微微俯身,去看书案上的字迹……是一首房俊的《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李靖还有什么不懂的?

    这简直就是他前半生的写照,投靠李唐,百战百胜,于军中闯出赫赫“军神”之威名,南征北讨攻无不克,即便是当年入侵中原直抵长安的突厥,照样俯首称臣,灰飞烟灭。

    当然,整首词对他来说,对李二陛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最后一句_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回首前尘,恍然如梦。

    当风流逝去,年华以老,雄心壮志随大江东去,唯有一尊浊酒,祭奠明月……

    李靖摇头失笑,转身看着李二陛下说道:“听闻房二郎曾举荐老臣担任讲武堂的大祭酒?”

    李二陛下剑眉一挑:“确有此事。”

    李靖抱拳施礼,肃容道:“老臣虽然年迈,上不得马、拉不得弓,但是胸中所学却不敢或忘,这些年闲居府中,亦曾将多年戎马之经验整理成书,意欲传诸后世。所以,老臣恳请陛下允准此事,能让老臣一生所学后继有人,更能为陛下之宏图大业尽最后一分心力,死而无憾矣。”

    说罢,坦然看着李二陛下。

    越是无私,越是坦荡。

    李二陛下看着面前虽然垂垂老矣,却依旧目光湛然笔挺如枪的李靖,沉默少顷,便微微颔首。

    “如此,还需卫公尽心尽力,为吾大唐军队强盛于世,竭尽全力。”

    说着,他接过李靖的那份奏章,看也未看,将之轻轻放在案头,道:“这道奏章,朕允准。至于前往江南一事……”他抬起头,轻轻拍着李靖的肩膀,笑道:“这江山乃是朕当初与众位爱卿用血肉刀枪拼回来的,卫公之贡献出类拔萃,故而,天下之大,有何处是你李药师去不得的?”

    李靖长长吐出一口气,再次下拜,眼中湿润,恭声道:“老臣,谢过陛下恩典。”

    多年嫌隙忌惮,有如泡沫,一朝幻灭……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