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房俊瞅了姜谷虎一眼,问道:“当真不捏?”

    姜谷虎哼了一声,道:“吾又不傻,捏死你容易,逃出着数万大军的围剿,却是难如登天,吾又不是地行仙,可以飞天遁地,刀枪不入!”

    房俊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一个棒槌……

    摆摆手,道:“那行,咱就喝喝茶,好生聊一聊你所谓的横刀夺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说着,坐到了椅子上。

    姜谷虎脸色又不好看了,一屁股坐在房俊对面,瞪着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半晌过后,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不对劲!你这五官命格,分明是个短命之相!可为何这运交华盖,紫气蒸腾,主一甲子之官星逢合、飞天禄马?!这不可能啊!”

    裴行俭勃然大怒,戟指喝道:“江湖术士,信口雌黄!”

    固然被姜谷虎刚刚那一手捏碎茶杯的绝技吓得不轻,但是自诩房俊之门下鹰犬,焉能被其当面侮辱房俊而无动于衷?

    士为知己者死!

    而一旁的房俊,却早已冷汗淋漓,吓个半死……

    唐朝人都这么牛咩?

    以前的李淳风一见自己,就神神叨叨,吓得房俊害怕被人绑起来点天灯,闻听李淳风出现的地方就退避三舍,干脆绕道走,现在又冒出一个姜谷虎……

    你们别吓唬人了行不行?

    这年代,神鬼之说深入人心,谶纬之学大行其道,一旦若是被李淳风、姜谷虎这等牛人看出或是推算出自己“来历不正”,甚至“回魂夺舍”之类,那必然是异端无异,浸猪笼都是轻的,那是真可能绑起来活活烧死的!

    人家哥白尼被烧死了,好歹百年之后科学证明其正确,历史之上有其美誉,可谓虽死犹荣,而自己若是被烧死,那算个啥?

    贞观名臣房玄龄之子、高阳公主之驸马房某某,乃是夺舍重生、借尸还魂?

    别扯了!

    这等事,大抵连正史都不会记载……

    尤为甚者,一旦传扬出去,自己的父母妻儿,必将被悉数归纳于鬼怪之类,即便不死,余生亦是不得安宁。

    房俊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佯装镇定,道:“兄台开什么玩笑呢?谶纬之学,不过是趋炎附势、阿谀逢迎之术,某素来不信。”

    心里却盘算着,若是自己猝然暴起,自怀中掏出火枪对准这个姜谷虎之要害,能否在反应过来之前,将其击毙?

    答案是……不可能。

    这人身负绝学,已然与志怪之中的绝顶高手相差无几,神经反射、肢体反应必然亦是迅捷无伦,只怕自己刚刚有所异动,对方便能瞬间将自己反制。

    想想那一张将茶杯捏得碎为齑粉的手掌,房俊心里就一阵阵发凉……

    姜谷虎丝毫不知房俊已然燃起杀心,也不理会裴行俭的喝骂,自顾说道:“吾姜谷氏面相之术,乃是承袭于聿明氏之先祖,自文王八卦演化而来,虽然不敢说洞悉天机,但是预测吉凶推断福祸,却也有着七八分的准头。而足下之面相实乃吾生平仅见……”

    嘴里说着,左手手指头一阵乱动,推算一番,续道:“……按理来说,足下之命格有损,故而阳寿不长,大抵……也就是再有个六七年,阳寿已尽,鬼府门开,无常拘魂厉鬼摄魄,阳世间便留你不得,然而你这气运却是逆天,运交华盖飞天禄马,最起码有一甲子的官星逢合,这就自相矛盾了啊!”

    姜谷虎一边挠着头,一边掐掐算算,神情纠结挣扎,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对于发生在房俊身上的种种矛盾之处,无法理解……

    裴行俭瞧瞧瞅了房俊一眼,心有触动。

    这年头卜卦之术盛行,很多人没遇大事,必先卜一卦以测吉凶,裴行俭自然也不例外。刚刚出言呵斥姜谷虎,固然是认为其出言不逊诬蔑房俊,自己身为下属应当维护长官,亦有并不相信姜谷虎是卜卦高手的成分在内。

    卜卦之术,不仅讲究天分,更讲究人生阅历,否则如何能够洞彻天机?

    而这人才多大年纪?

    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卜卦相面之术,那也不可能有太高的造诣。

    然而房俊一脸凝重之色,却让他心生怀疑。

    难不成,这个看上去娘娘腔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子,居然是个高手?

    嗯,绝对有可能!

    裴行俭眼珠子转了转,他自动忽略了什么阳寿不长之类的话语,只记住了“运交华盖飞天禄马,最起码有一甲子的官员”这一句!

    一甲子的官运啊!

    还是运交华盖、飞天禄马那一种只是看字面就牛逼到不行的官运!

    这岂不是说,只要跟紧了房俊的步伐,抱紧房俊的大腿,最起码一个甲子之内不用担心其倒台?自己算得上是房俊的门下鹰犬,满朝文武无人不知,若这个小子说的的是真的,自己这辈子的官途都勿需担忧了……

    然而房俊不愿意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实在是太心虚了,干咳一声,打断神神叨叨的姜谷虎,岔开话题道:“话说……兄台所言之‘横刀夺爱’,到底怎么回事儿?在下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何时与兄台有所牵扯,还望明示。”

    说起这个,姜谷虎眼睛一瞪,立马将什么阳寿不长、一甲子气运给忘到了脑后,气呼呼道:“汝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羞辱于吾?”

    房俊无语,无奈道:“怎么就羞辱了?怎俩完全不认识啊,何谈‘横刀夺爱’之说?”

    姜谷虎怒道:“还在狡辩!聿明雪,汝敢说不认识?”

    房俊一愣:“聿明雪?自然是认识的,可是这跟那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关系?”

    “黄毛丫头……”姜谷虎气的一蹦三尺高,嚷嚷道:“怎么就黄毛丫头了?啊?小雪聪明伶俐,钟灵毓秀,便是曹子建魂牵梦绕之洛水之神,亦不过如此!汝居然说她是个黄毛丫头?简直有眼无珠!”

    房俊一翻白眼。

    得咧!

    这位看来是聿明雪的钦慕者,还是脑残的那种……

    诚然,那丫头长得是不赖,脑子也还算聪明,只是那豆芽菜似的小身板,跟女神沾边儿么?

    人家洛神那是“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啥意思?

    就是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甚是合度。

    而聿明雪呢?

    该瘦的地方倒是瘦了,但是该肥的地方,比搓衣板没强多少,连小笼包都比不上……

    但是老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你管天管地,也管不住人家姜谷虎就是瞅着聿明雪漂亮啊!

    “行吧,就算那丫头不是黄毛……”见到姜谷虎又认为房俊诬蔑他的女神而瞪眼睛,房俊只好改口:“就算那丫头钟灵毓秀,乃是洛神一般不世出之女子,可是某问你‘横道夺爱’之事,跟那丫头……跟小雪有什么关系?”

    姜谷虎气咻咻道:“怎么没有关系?关系大了!姜谷氏虽然祖上曾是聿明氏的奴仆,但是几百上千年来,早已没了主仆之分,故而世代联姻,永结连理,聿明雷的妻子,便是吾之长姊!而吾自幼便与小雪定下婚事,只待她十六岁一满,即可赢取过门。然而这一次吾在天山祭奠天神圣王之时见到小雪,言及婚约之事,小雪却说,她已然有了属意之人,且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让吾另觅佳妇……”

    房俊啧啧嘴,绝对这话听起来……怎地越来越不对味儿?

    果不其然,姜谷虎怒目圆瞪,大声道:“吾心有不甘,故而数次追问小雪,是何方俊杰能够得其芳心暗许、海誓山盟!”

    房俊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

    姜谷虎俊朗涨红,不甘的道:“……她说,就是你房俊,与其花前月下,情愫滋生,今生非你不嫁,生则同床,死则同衾,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房俊一拍脑门儿!

    这死丫头,你不愿嫁就不嫁,找个什么理由不行,却作非得要作死的拿哥哥来顶缸?

    而且还是激怒姜谷虎这等郭靖、令狐冲、东方不败一般的绝顶高手!

    你是有多希望我死?

    太缺德了啊!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