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时间已经进入腊月,今日既非初一,亦非十五,本不是朝会召开之日,更没有正旦大朝会那般百官齐聚四夷来贺,但是要总结一年的政务,展望来年的规划,更有开春之后即将东征这等大事需要绸缪,参与朝会的官员人数很多,整个两仪殿都闹哄哄的。

    三省六部九寺的主官汇聚一堂,比朔日朝会到得还齐整……

    “陛下,微臣提请由民部拨款,专用于骊山农庄的高产粮食培育。”

    官员们刚刚以官职爵位分列左右前后,跪坐在预先放置的地毡上,司农卿殷岳便迫不及待的站出班列,鞠躬启奏。

    民部尚书唐俭一脸懵然:“高产粮食?那是什么玩意儿?”

    殷岳道:“乃是华亭侯房俊派遣水师船队,横渡大洋之后在新陆地发现的高产作物,将种子带回之后,正在骊山农庄里培育。眼下乃是严冬,气候寒冷地温极低,想要在温棚里培育作物,便需要大量的柴火以及人力供暖,单凭温泉水提升低温是不够的,司农寺没有这笔钱,更不能让房驸马出这笔钱,故而,请民部拨款。”

    众人左右观望,这才发现,身为兵部左侍郎的房俊并未前来参加朝会,属于兵部的那个位置,唯有兵部右侍郎郭福善前来参会。

    受到众人关注的目光,郭福善尴尬苦笑。

    谁让他们兵部摊上这么一个放着本衙事务不管,反而抢了司农寺的事务的左侍郎呢?

    太不靠谱了……

    群臣愕然,实在是房俊对于此事虽未封锁消息,却并未大肆张扬,毕竟这等攸关国计民生、甚至极有可能改变眼下大唐整个农业体系的重大发现,若是处置不当,极易引起整个社会的动荡。

    在未能培育成功那些高产作物之前,不宜宣扬。

    这就导致这件事居然满朝文武没几人知道……

    长孙无忌蹙眉,不满道:“堂堂兵部左侍郎,放着本衙的事务不管,却跑去培植什么作物,连朝会都不来参加,简直玩忽职守!还请陛下降旨责罚,以儆效尤!”

    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刚刚从后殿出来,气儿还没喘匀呢,沉着脸,缄默不语。

    心里琢磨着,难不成是昨天被自己喝叱一顿,所以想心存怨怼,干脆自己跑去培育什么高产作物,以示抗议?

    不过现在想想,昨日自己的心思全都在海外仙山之上,闻听横渡大洋之后亦未能发现仙山,满心失落沮丧,居然没有关注房俊所说的高产作物……最近不知怎么了,自己总是心情低落神思不属,难以专注精神,居然犯下这等不该犯的错误,这在以往是绝不应该的。

    无论高产粮食能否如房俊所言那般活人无数,最起码那小子是真的在为大唐绸缪,那些水师兵卒亦是历经艰险出生入死的横渡大洋,自己总该有所表示的,岂能那般寒了臣子的心?

    李二陛下觉得奖罚分明才是为君之道,有功而不赏,非是明君所为。

    所以这会儿又怎会去责怪房俊“不务正业”?

    萧瑀偷偷瞥了皇帝一眼,见到皇帝面上并无表情,便开口说道:“赵国公莫非忘了,那本眼下遍及大唐、惠民无数的《农书》,便是房俊起头,召集了司农寺官员与天下各地有经验的老农编撰而成,论起农业耕作之术,普天之下,还真就没有几人比得上房俊。赵国公难不成是希望房俊只守着兵部,却将这等新作物置若罔闻?”

    长孙无忌闭上嘴巴,不与其争论。

    这个萧瑀当真是全无气节,看来是要抱着房俊的大腿不松了,不仅将自家闺女送去房俊床榻之上,更是对其阿谀奉承极尽吹捧之能事,怕是市井之间贩夫走卒,亦作不得这等下贱之举。

    你好歹也是历经三朝的元老啊!

    要点脸行不行?

    他实在是料不到萧瑀一旦彻底顺应皇帝,会顺应得这般彻底,连皇帝一个小马仔的大腿都抱的如此之紧。

    然而,关陇贵族又与江南士族有所不同,后者地处江南,更多是在经济上渐渐承担起更重的分量,相比于在军政两方面都占据帝国庞大资源的前者,“船小好调头”,策略、立场的扭转,显然更灵活。

    而关陇贵族这般庞然大物,眼下固然烈火烹油、繁花似锦,但想要转换立场、让出利益,谈何容易?

    娘咧,心里堵得慌……

    长孙无忌不言语,自然更无旁人跳出来与萧瑀争辩。

    事实上,无论任何立场,对于房俊“旁门左道,奇技淫巧”方面的造诣,大多是甚为佩服的,虽然尚未得知那高产粮食的具体情况,但是“培育作物”这种听上去便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业务,或许房俊的确比司农寺那些混日子的家伙更合适。

    唐俭老脸上满是为难的神色,叹息道:“非是老朽不愿支持这等高产作物之培育,实在是民部眼下绝大多数的预算都倾斜在开春的东征之上,不仅挪不出余钱来,尚有很大的一部分缺口,爱莫能助啊。”

    殷岳甚为不满:“难不成这等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事情,要人家房驸马自掏腰包不成?”

    唐俭懒得跟他废话,老脸一拉,道:“民部没钱。”

    殷岳:“……”

    便对唐俭这等年纪、这等资历的老前辈耍无赖,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恨只恨司农寺这个清水衙门穷的要死,整个库房的钱粮,连骊山农庄那些温棚几天的取暖钱都拿不出……

    御座之上,李二陛下道:“这笔钱,就有内帑支出吧,民部已然不堪重负,殷寺卿莫要为难莒国公。”

    殷岳精神一振,施礼道:“多谢陛下。”

    然后反身回到自己的座位跪坐,钱要到手,他便立即恢复打酱油角色,天大的事情也再与司农寺无关,爱如何争执便如何争执,就算是分赃不均大打出手,他也只看热闹,不置一词。

    李二陛下沉声道:“诸位爱卿,尚有何事启奏?”

    吏部尚书李道宗将将站起身,意欲启禀吏部之事,便见到御史中丞刘洎消瘦的身板儿轻飘飘的起身,出班启奏:“启禀陛下,微臣弹劾霍王李元轨,纵马行凶撞死行路农夫,事后非但不予赔偿,不思己过,反而指使家奴毁尸灭迹,其行狂悖暴虐,其德寡廉鲜耻,当由三法司协同审理,从重从严处置,方能肃清朝纲,维护皇家之威严!”

    诸位大臣尽皆大吃一惊,这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纵马撞死人,还要毁尸灭迹……啧啧,这位霍王殿下近些年在徐州安分守己,还以为是修身养性呢,却不曾想以往在长安之时的暴戾纨绔习性,却并未消失,反而愈发过分。

    李二陛下也吃了一惊,霍王昨日入宫被自己训斥一番,而后递上辞呈,“百骑司”亦奏报已于傍晚时分出城返回徐州,却不想居然还闹出这么一桩子事故来……

    “确有此事?”

    “微臣岂敢信口雌黄?眼下霍王已然被押解至京兆府衙门,正在由京兆尹审讯,此案确凿无疑。”

    “既然尚在审讯,汝何言确凿无疑?”李二陛下有些不满。

    案子尚未审理完毕呢,你这急吼吼的蹦出来干啥?

    然而他话音刚落,便见到刘洎身后又有一位官员站出来,肃容道:“微臣监察御史张中岭,弹劾霍王于贞观三年在鄠县与人殴斗,致死三人,草菅人民,事后以重金贿赂当地主官,将死者家属尽皆流放至黔州,此等恶行,令人发指!还请陛下诏令有司,重审此案,为含冤而死者沉冤昭雪!”

    满朝文武大吃一惊,还有这等事?

    大唐等级分明、贵贱有序,即便是皇帝嘴里说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等圣明至极的话语,但高低贵贱之分却不容逾越,权贵高人一等,何曾将底层之民众当人看?即便是国之律法,亦有权贵杀人以金赎罪之律例,弄死几个蚁民,完全不算事儿。

    手上沾染几条贱民的想性命,这是阶级问题,然而置人于死地之后尚要毁尸灭迹,甚至将家属流放几千里,这就是品德问题了……

    。m.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