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毕竟,在鸣人想来,与其依靠那虚无缥缈,且效果不稳定,极其容易出现意外的嘴遁说教。倒不如让只有这样,才能让性格内向的雏田,彻底摆脱雏田从幼年时期起,便笼罩在宁次拥有的天才光环下,所留存的莫大压力与心理阴影。进而在解决掉这块心病之后,才能让雏田在未来的修行道路上,走得更远!

    而现在看来,鸣人的这番念想,已经是初见成效。以至于在眼下这一状况中,可以说是独挑大梁的雏田,便展现出了与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内向模样,所完全不相吻合的强大实力!更是将勘九郎引以为豪的乌鸦傀儡,给彻底击溃打散,就此七零八落地崩坏开来!

    “哦呀,那女孩儿的实力,倒是比我想象当中的程度,还要强上好几分呢……是与他之间,有所关联的原因吗?”

    与此同时,不远处双手抱臂间,默默在旁观望着的我爱罗,便因亲眼目睹的这意外发展,而略显诧异地挑眉些许。随即一边若有所察般,扭头向着自己身后的茂密森林,粗略扫视观望一圈。一边用那夹带几分无奈的语气,一字一顿地低声呢喃着。

    “不过,这样一来,就胜负已定了。”

    “唉?成……成功了?太好了!”

    另一边,相比较起从旁观望着,便能够自信满满地推测出结局走向的我爱罗。作为当事人的雏田,显然是因为自身内向、缺乏自信的性格,而没有料想到,自己匆忙施展出来,原本只是想着,能够将勘九郎的攻击,就此尽数抵挡下来,就算得上成果不错的守护八卦六十四掌,竟是效果出色到,直接将眼前的傀儡彻底打垮散架!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就这么办好了!”

    好在,惊讶归惊讶,但雏田在这些年里,所锻炼出来的临场反应能力,倒也不是摆在那看的。以至于电光火石间,将脑海中事先构想出来的计划,就此尽数推翻之余。雏田不仅没有打算白白浪费这一绝佳的反击机会,更是选择了转守为攻,主动向勘九郎发起了冲锋!

    “唔哦——!我的宝贝乌鸦,居然被打坏了,这下糟糕了,输定了啊!”

    而相比较起转守为攻的雏田,作为傀儡师的勘九郎,在失去了引以为豪的乌鸦傀儡之后,自然是让修习傀儡术为主的勘九郎的实力,就此大打折扣。加上在亲身交战,确认了雏田本身,具备着极强的体术近战能力的情况下,更是让猝不及防的勘九郎,仿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般,就此双手抱头地无助哀嚎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再这么冲过来的话……可就彻底踏入我的陷阱了啊!哈哈哈!”

    然而,就在快步向前冲锋的雏田身形,从那彻底散架的乌鸦傀儡的残骸上,径直越过之后。上一秒还焦急得直抓脑袋的勘九郎,却是嘴角微微上扬间,流露出一抹计划通的笑容来。随即语气突转之余,不等雏田有所反应,便再度灵巧勾动起自己的五指来!

    而就在勘九郎的这番动作,刚刚完成的瞬间。令人难以提防的诡异一幕,便是当众上演了出来——那零零碎碎地散落在地,本该是已经被彻底毁坏掉的乌鸦傀儡,竟是在一阵抖动震颤后,将那头颅与四手双脚部分,就此各自独立地凭空漂浮在了半空中!更是伴随那一声声古怪又渗人的机关运转声响,让漂浮在空中的部分身体,纷纷显露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来!

    “我的乌鸦,会被你们区区木叶忍者给打坏?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这不过是我为了引诱你上当,特意给你准备的最后一份大礼啊!”

    眼见得自己的耐心隐忍,终于让雏田主动迈入进乌鸦的绝杀范围后,让勘九郎脸上流露出的笑意,顿时是越发旺盛起来。进而在短短几次呼吸间,便将这最后一击的准备工作,给彻底完成之后,便一边行云流水地再度舞动起双手,让那漂浮在空中的利刃,能以不同的角度,将雏田的闪躲空间尽数封死,并同时突刺向那全力冲刺下,俨然一副毫无防备模样的雏田背影。一边咧嘴大笑间,颇为得意地宣判着雏田的结局。

    “放心,看在我爱罗如此重视你的份上,我会避开要害,让你能够及时得救的!给我,心存感激地倒下吧!”

    然而,勘九郎发出的得意大笑声,很快便像是被人生生扼住了喉咙般,就此骤然停顿下来……

    因为,在他的眼前,仓促遇袭的雏田脸上,不仅没有像勘九郎预想的那般,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模样。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浮现出一抹颇为安心、放松的温和笑容!

    “果然,刚才那一下,的确有蹊跷,不是我想得太多了啊……”

    显而易见的是,从未与雏田有所接触的勘九郎,自然是想象不到,眼前这位,在多年修行中,明明已经拥有了不俗实力的女孩儿,到底对自己有多么地不自信。以至于勘九郎故意示弱的这番举动,不仅没有像勘九郎事先推测的那般,促使雏田彻底放下心中戒备。反倒因为这一状况的出现,在雏田自身想来,实在是太过诡异的缘故,弄巧成拙地进一步引起了雏田的警觉!进而在雏田毫不松懈地提防下,几乎是在勘九郎的乌鸦傀儡,开始纷纷漂浮在空中的瞬间。借由白眼的无死角观察,留意到这一幕的雏田,就已经迅速停顿下了自己的脚步,并重新摆出了柔拳法的起手式阵仗来!

    “那么,就再来一次吧……柔拳法奥义·守护八卦六十四掌!”

    伴随着雏田口中的一声娇喝,半圆形的绝对防御领域,便再次出现在了雏田身周。加上对比起先前遇袭时,有了更多准备时间,得以完整施展出来的缘故,让这一次的守护八卦六十四掌的防御效果,显然是再度强盛上了几分!以至于勘九郎处心积虑间,作为最终杀手锏,所留存下来的这一秘技,便被雏田轻松弹开,就此功亏一篑!

    “啧……明明只差一点点了!乖乖倒下不好吗!”

    势在必得的一击,就此再度落了空……接连的作战失礼,让越发感到脸上挂不住的勘九郎,顿时是被不甘与恼怒的负面情绪,给冲昏了头脑。随即顾不得动手之前,我爱罗再三给予的警告,开始加大起查克拉的输出量来。进而利用查克拉丝线的牵引效果,将那被远远弹飞出去的利刃,重新稳定至半空漂浮的状态当中后。便一字一顿间,冷声继续说道。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若是在这一击里,被我给杀掉了的话,就怪你自己为什么要逞强吧!”

    言语间,恼羞成怒的勘九郎,显然是不再打算手下留情,准备全力以赴地动起真正杀招来。以至于瞅准了雏田结束守护八卦六十四掌的释放时,所无可避免出现的短暂僵直状态的勘九郎,便用那比起先前几次攻击,明显迅猛上不少的速度,操控着漂浮在空中的数把利刃,直直突刺向了雏田的身形。进而在那一改原先的直来直往,变得飘忽不定的飞行轨迹下,导致雏田难以再轻易预判出,自身攻势的真正目标之余。勘九郎更是铁了心,要在这一击之下,让那令自己脸上无光的雏田,就此陷入非死即残的危险境地!

    只不过,令处于暴怒状态中的勘九郎,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凭借白眼的效果,提早察觉到这一变故的雏田。脸上的笑意,不仅没有因自身即将深陷险境,而发生一丝一毫的动摇与衰减。反倒像是得到了某种好消息般,变得越发灿烂旺盛几分。更是当着勘九郎的面,似乎想要与勘九郎同归于尽似的,不顾利刃突刺带来的威胁,笔直冲向了勘九郎的本体所在!

    “你这个家伙……疯了吗!还是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吧?!”

    而雏田不闪不避间,采取的这种以伤换伤的进攻方法,对于此刻已然暴怒的勘九郎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一般的存在!以至于本就在头脑发热下,将我爱罗再三叮嘱、警告的话语,彻底抛在了脑后的勘九郎,便在借由查克拉丝线的牵引,再度加快几分利刃飞行速度的同时,毫不客气地将那一把把利刃的命中目标,锁定在了足以致雏田于死地的要害部位!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接招吧!看我的黑秘技……怎……怎么会这样?!”

    只可惜,勘九郎试图通过手刃雏田,为自己洗刷耻辱的念想,在下一秒里,便以那突兀发生的变故,让勘九郎的癫狂计划,就此彻底泡了汤!

    因为,原先还在查克拉丝线的牵引下,如臂指使的乌鸦傀儡,竟是在微微停顿片刻后,在惯性的吸引下,径直坠落到了地面上。进而无论勘九郎如何驱动,都难以产生出有所联系的感觉,更别提让其移动上分毫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就不能操控乌鸦了!没道理啊!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啊!而且,以那家伙的手段,应该也做不到这点才对吧?!”

    并非请君入瓮的伪装,而是货真价实地与乌鸦之间,彻底失去联系的现状。让那措手不及的勘九郎,顿时是暴怒情绪尽褪,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惊慌之中。随即一边仍不死心般,努力

    “等会,在乌鸦外壳上的那些是……虫……虫子?!”

    只不过,令处于暴怒状态中的勘九郎,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凭借白眼的效果,提早察觉到这一变故的雏田。脸上的笑意,不仅没有因自身即将深陷险境,而发生一丝一毫的动摇与衰减。反倒像是得到了某种好消息般,变得越发灿烂旺盛几分。更是当着勘九郎的面,似乎想要与勘九郎同归于尽似的,不顾利刃突刺带来的威胁,笔直冲向了勘九郎的本体所在!

    “你这个家伙……疯了吗!还是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吧?!”

    而雏田不闪不避间,采取的这种以伤换伤的进攻方法,对于此刻已然暴怒的勘九郎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一般的存在!以至于本就在头脑发热下,将我爱罗再三叮嘱、警告的话语,彻底抛在了脑后的勘九郎,便在借由查克拉丝线的牵引,再度加快几分利刃飞行速度的同时,毫不客气地将那一把把利刃的命中目标,锁定在了足以致雏田于死地的要害部位!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接招吧!看我的黑秘技……怎……怎么会这样?!”

    只可惜,勘九郎试图通过手刃雏田,为自己洗刷耻辱的念想,在下一秒里,便以那突兀发生的变故,让勘九郎的癫狂计划,就此彻底泡了汤!

    因为,原先还在查克拉丝线的牵引下,如臂指使的乌鸦傀儡,竟是在微微停顿片刻后,在惯性的吸引下,径直坠落到了地面上。进而无论勘九郎如何驱动,都难以产生出有所联系的感觉,更别提让其移动上分毫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就不能操控乌鸦了!没道理啊!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啊!而且,以那家伙的手段,应该也做不到这点才对吧?!”

    并非请君入瓮的伪装,而是货真价实地与乌鸦之间,彻底失去联系的现状。让那措手不及的勘九郎,顿时是暴怒情绪尽褪,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惊慌之中。随即一边仍不死心般,努力

    “等会,在乌鸦外壳上的那些是……虫……虫子?!”

    并非请君入瓮的伪装,而是货真价实地与乌鸦之间,彻底失去联系的现状。让那措手不及的勘九郎,顿时是暴怒情绪尽褪,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惊慌之中。随即一边仍不死心般,努力

    “等会,在乌鸦外壳上的那些是……虫……虫子?!”

    _(:3」∠)_我先修改一下,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本章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