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邱大人不禁又是一叹:白棠好算计啊。联合了香山书院勾引这些商户之子迁居北京。套路真是一套又一套。总有一套套住您!

    “明日晚间。御膳房的御厨为大伙办顿送别宴!”全宏大声道,“不醉不归!”

    御膳房御厨?

    难怪桑园的伙食这般美味,原来是御厨掌勺。值了值了,这趟真是值了。

    商人除了最好银子,还有面子。白棠给尽他们面子,他们自然觉得练公子年纪轻轻,上道!回去也好显摆一番:老子也是吃过御膳的人了!

    百官身着官袍,为不引起轰动,默默的趁早撤离。回宫里向皇帝复命。

    恰巧皇帝午睡了。

    等了半个时辰,皇帝才冷着脸出来见他们。

    “怎么样?看明白了没?”

    潘佑明道:“陛下慧眼如炬。练白棠所为,让臣下汗颜。”

    皇帝听了他的话,怒意略消。道:“知道汗颜就好。“他轻轻咳嗽了声,喝了口温茶,道,“迁都之议,并非朕一人独断。即便是先皇,也早有迁都打算。何况朕与太子、与百官商议多时方做的决定。如今出了火灾就指责迁都触怒天意——你们也是触怒天意之人!”

    群臣登时没法反驳。谁让他们当时都同意迁都了呢!

    “还说什么北京不是龙祚之地,笑话!武王灭商以后,封宗室召公于燕。难道武王也疯了错了不成?”

    怎么忘了还有这出……

    “你们身为朝中大臣,一个个不是恋着江南水乡,舍不得那边的财产土地,就是对迁都心怀怨愤,认定其举触怒天意自断龙气,一派派的义正言辞,激怀壮烈,别忘记了,什么是天意,什么是龙气。朕的意思就是天意。朕所居之处,就是龙祚之处!”

    皇帝霸气侧漏,群臣缩着脑袋大气不敢出。

    他们的私心,在白棠的花本大会前一败涂地。

    听着皇帝的训斥,总算清醒的意识到:想逼皇帝改变心意迁回南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平时不离口的顺应天意,顺天而行。结果却忘了,皇帝才摸得到看得到的天意!

    练白棠就是一心顺着皇帝,才能这般费心为京城前景筹划——白棠表示,大人们想太多了。爷顺应天意就是为了赚钱而已!

    群臣心中哀叹无比。也罢,以后就死了心好好的在北京呆着吧。

    于是满口的应承与自责。直到皇帝脸色好了许多,方才胆战心惊的告退。

    群臣散去,皇帝的精神陡然松了下来。

    这场大火,惊、怒、忧、嗔轮番折腾得他应接不暇。好不容易平定了百官的非议,他喘了口气,竟觉无力。问向身边的王总管:“朕该赏些白棠什么?”

    王总管瞧着皇帝虚弱的样子,心中一酸,笑道:“练公子非官身。不太好赏。您若愿意,题副墨宝,赏些金银皆可。”

    皇帝摇头惋叹:可惜,可惜她是个女子。她若是个真男人,这朝中总有他一席之地。忽的抬眸道:“要不,朕给她赐婚?”

    王总管心肝乱跳,紧张得要哭出来:“陛下,这可使不得,哪有给两男人赐婚的事?!”皇帝还不被才偃旗息鼓的御史们骂得死去活来?

    朱棣瞧着王总管惊恐万分的脸,噗的声哈哈大笑。

    乐子,这就是乐子!

    朱棣还没打消赐婚的主意,北京城里办起一场盛大隆重的婚礼。

    英国公世子张伯忠,迎娶程祭酒家的大小姐程雪涵。

    十里红妆,锦绣招招。

    张伯忠骑在骏马之上,俊颜含笑,心情明显不错。他在程府历经辛苦接到雪涵的那一瞬,心中真真切切涌上股热流。握着雪涵娇嫩的手,露出了傻瓜般的笑容。

    岳母含泪送女儿出门,程雪枫一字一句的敲打他:“你可别忘记当初在大伙面前发过的誓!”

    张伯忠送新娘入轿,笑道:“不敢忘!”

    雪涵听着好奇又不安:张伯忠发过什么誓?

    阿寿是今日的伴郎,笑道:“放心。本国公替你们盯着伯忠。让他和雪涵早生贵子!”

    笑声中,张伯忠四顾周围,不见裘安的身影,颇觉遗憾。他们兄弟,终究还是生分了。

    徐三毕竟送了份礼给他,比较特别的是,这份礼是他与白棠联名赠送的。伯忠事后见到,唯有苦笑。

    路上的百姓难得见到这般的热闹,将主干道两边挤得水泄不通。伯忠在漫天的锦斓红纱中,突然身形一僵,笑容凝结在嘴边:前方一间酒家两楼的窗台前,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半旧不新的浅绿色绸衫,消瘦的身形。雪芜双眸含泪欲落未落。嘴边却含着笑,深深的注目着自己。

    伯忠满脑子的嫙妮和晕乎在雪芜的泪眼朦胧前登时消散无踪。

    他强行逼自己垂首,不去看她,

    你嫁我娶,从今两不相干。

    他会好好的对雪涵,至于雪芜——只能是永驻心头的一抹绝痛。

    雪芜眼睁睁的看着伯忠远去。恨得掐出了掌心的血!原本这一切,十里的红妆,众人的艳羡,英俊多情的夫君还有尊贵的国公夫人的身份,都该是自己的呀!

    她痛不欲生,扑进朱嬷嬷怀里大哭。

    轻轻拍着小姐的背,朱嬷嬷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原本冲着世子妃的位置去的。可那糟心的世子妃不但养好了身体,连孩子都快生了!小姐虽然还有世子的宠爱,可是,那宠爱有什么用?再宠爱小姐,小姐也越不过世子妃啊!等世子妃生下孩子,若是女儿也就罢了。若是男孩,唉!小姐就更难咯。

    “我不甘心,不甘心。”雪芜哭得凄惨不已,“凭什么程雪涵样样不如我,却能讨所有人欢心,还能嫁给伯忠?英国公世子夫人,未来的英国公夫人,是我,应该是我才对!”她咬牙切齿。程雪涵,我不会放过你!属于我的东西,我迟早都要抢回来!

    伯忠强抑下翻滚的心潮,与雪涵拜了天地,陪了会酒,就让阿寿护着赶进了洞房。

    “你小子,别再糊涂了啊。”阿寿警告他。“敢对雪涵不好,我姐和我都不会放过你!”

    伯忠沉着脸:“我那般靠不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