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昆明高学全部竣工之日,昆明城内举行了盛大的欢庆仪式,这是华夏第一所采用砖混结构的学堂,所有的窗户上都安装了明亮的玻璃。

    普通百姓或许不知道“高学”两个字的含义,但昆明高学的房子,本身就是城内一道亮丽发风景线,看热闹的百姓人山人海。

    经过严格的筛选,二百名学子已经招募完毕,他们身着统一的校服,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穿来穿去,哪怕无所事事,也要吸引大量的眼球。

    李自成并没有出席昆明高学的落成仪式。

    华夏的第四营和第八营分别征服了阿拉干国与东吁国,查封了西洋人的商馆,为了自身的利益,西洋人组织了联合代表团前来昆明,求见华夏国的皇帝。

    同一日,暹罗国向华夏派出的使者,也是求见华夏的皇帝。

    李自成大喜,他正要向暹罗国派出使者,没想到暹罗国的使者先来了,他将西洋人代表团晾在一边,立即在皇极殿召见了暹罗使者扎伦。

    扎伦行了叩拜之礼,“下臣扎伦,叩见华夏的皇帝!”

    “免礼平身!”李自成心道,难道和朝#鲜的金自点一样,主动认藩属国来了?他含笑点头,“赐座!”

    “多谢上皇!”扎伦勉强坐了半个屁股,“下臣……下臣奉我主之命,此次出使华夏……”

    李自成淡淡地道:“所为何事?”

    “我主让下臣拜会上皇,”扎伦低下头,万般小心道:“华夏国数万大军进入暹罗境内……我主知道,华夏国是在追击东吁的溃兵,我主特地让下臣拜会上皇,询问是否需要暹罗派兵协助……”

    “暹罗境内?”李自成皱眉,“华夏的天命军,进入暹罗境内了?”

    “下臣知会上皇,华夏的军队,已经进入景迈……”

    “景迈是暹罗国土?”

    “回上皇,景迈的兰纳王国,为了对抗东吁的入侵,早就归顺暹罗了,有朝贡为证……”

    “向暹罗朝贡,就是暹罗的国土?”李自成打断了扎伦的话,道:“如此看来,整个暹罗,都是华夏的国土了!”

    “上皇……”

    “暹罗不是向大明朝贡吗?按照暹罗的观念,暹罗已经是大明的国土,”李自成冷冷一笑,“华夏代替了前朝大明,大明的国土,自然是华夏的国土!”

    “这……”

    “扎伦,你也说过,彼时景迈只是为了对抗东吁,不得已向暹罗求救,如何就成了暹罗的国土?”李自成道:“说到底,景迈就是大明的八百大甸宣慰司,现在自然属于华夏。”

    “上皇,可是兰纳王国归顺暹罗久矣……”

    李自成捧起茶水杯,饮了一小口,“扎伦可知道,朕为何灭了东吁?”

    “下臣不知!”

    “因为东吁对大明和华夏怀有领土野心,甚至出兵攻打华夏的宣慰司!”李自成道:“有恶邻为伴,朕睡觉都不得安心,思来想去,只有灭了东吁,朕才能安心睡个好觉!”

    “上皇,暹罗对华夏并没有领土野心……”

    “朕知道,”李自成放下茶水杯,道:“扎伦不会以为,朕的十数万大军,都是没牙的老虎吧?”

    “下臣不敢!”扎伦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密密的汗珠,他的黑脸逐渐膨胀起来。

    “扎伦,还有事吗?”

    “上皇……”扎伦用衣袖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迹并未去尽,额头和脸上都是猫花猫花的,像是卸了一半妆的戏子,“上皇,景迈的事,能否再商量商量……”

    “不能!”李自成断然拒绝,“景迈是华夏的国土,没得商量,便是商量,也是商量暹罗的事,暹罗以前不是大明的藩属国吗?”

    “上皇……”扎伦想要说些什么,被李自成瞪了一眼,“扎伦,如果暹罗对华夏怀有领土野心,朕不介意先发制人!”

    扎伦心中暗惊,勉强行了礼,“下臣县告退!”

    李自成默然不语,等到扎伦快到宫门的地方,忽地道:“扎伦,暹罗王还是暹罗王吗?”

    扎伦停住脚步,挥手看向李自成,“上皇的意思……”

    “朕的意思十分明白,”李自成淡然笑道:“暹罗的王宫,还属于暹罗王吗?”

    “上皇……”扎伦嘴角翕动着,一时说不出话来,犹豫了好一会,方才支吾着道:“上皇的意思……”

    “送客!”李自成一摆手,口中嘟囔道:“连实话都不说,还妄想得到华夏的帮助……”

    王廉伸手向殿门的方向一指,“贵使,请!”

    扎伦缓缓转身,双目呆滞,行尸走肉般朝殿门方向走了两步,猛地一转身,匍匐在李自成面前,“上皇,请救救我王吧!”

    李自成目光一动,缓缓抬起头,“救?”

    扎伦趴在地上,汪然出涕,“上皇,我主被西洋人挟持……”他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方才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自成的眉头皱得很深,沉思良久,道:“如此说来,暹罗王误信西洋人,如今朝中大权掌握在西洋人手中?”

    “是呀,我主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西洋人心底歹毒,又工于心计,他们的士兵,全部列装了火器……”

    “上皇说得是,我王担心,长期下去,不仅自身安危得不到保障,暹罗还会国将不国……求上皇发兵相救……”

    李自成起身离座,在大殿内踱了大半圈,“扎伦先起身吧!”

    “谢皇上!”扎伦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上皇愿意解救我主?”

    李自成摇头,“西洋人火器太过犀利,又是数国联手,华夏便是血拼,都未必能占得便宜……再说了,这是西洋人与暹罗的事,华夏惹火烧身,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你,还有暹罗王的一声感激?别忘了,暹罗对华夏的心思,朕可是看得明明白白!”

    “上皇息怒!”扎伦优势叩拜于地,“如果上皇能解救我王,解救暹罗,暹罗国宁远不要兰纳王国的土地……”

    “放肆!”李自成大喝道:“到了现在,你还认为,兰纳王国的土地属于暹罗,哼!”

    “下臣不敢!”

    “兰纳王国,也就是大明的八百大甸宣慰司,根本与暹罗无关!”

    “上皇说得是!”

    “暹罗的事,与朕无关,与华夏无关,”李自成冷哼一声,“送客!”

    扎伦知道,自己在兰纳王国的事情上惹怒了华夏的皇帝,以暹罗现在的状况,兰纳王国的土地,实在没有指望了,更重要的是,除了华夏,谁也无法解救暹罗,他一咬牙,道:“上皇明鉴,暹罗国再也不提兰纳王国的事……”

    李自成冷声道:“王廉!”

    “是!”王廉答应一声,上前揪住扎伦的衣领,“贵使,请!”

    “上皇……”

    “滚!”王廉用力一推,扎伦险些摔倒在地,他知道华夏皇帝盛怒之下,暂时不可能再召见自己了,只得离开乾清宫,悻悻回到驿馆。

    李自成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这个扎伦,与金自点一样的货色,既要华夏保护,又舍不得拿出诚意,看来,得好好开导他。

    思索片刻,立即召见了外交部长南居益、副部长张献忠。

    南居益、张献忠丢下手头的工作,快步来到乾清宫,“臣等见过皇上!”

    “不用多礼,坐吧!”李自成道:“两位爱卿,可知道暹罗使者扎伦的事?”

    张献忠双目一轮,道:“回皇上,扎伦先前求见过微臣……扎伦说,那个八百大甸是暹罗的国土,臣等知道他是胡说八道,并没有理他,他说要求见皇上……难道皇上见过那个扎伦了?”

    “朕刚刚见过这个扎伦,”李自成淡然笑道:“八百大甸宣慰司的事,算不得大事,原本就是大明的故土,两位爱卿可知道,暹罗国内发生了何事?”

    “暹罗国内?”

    “看来你们的不知道了,也难怪,汉清部的人,只是将讯息传给了朕,”李自成笑道:“西洋人来到东方,沿途在海岸建立商馆,最初是葡萄牙人,然后西班牙、荷兰人也来了,暹罗王起初或许是利欲熏心,不但同意让西洋人建立商馆,还与西洋人签订通商条约。”

    南居益道:“西洋人向暹罗渗透,逐渐掌控了暹罗的朝政……”

    “岂止是朝政,连暹罗王都成了西洋人的傀儡,据汉清部的人说,现在朝中大小事务,都由西洋人说了算,或许王宫的卫队,也被西洋人收买了……”

    张献忠喃喃地道:“国中之国?”

    “暹罗王糊涂,这是罪有应得,”李自成笑道:“西洋人掌握了暹罗的朝政,又有洋枪队做后盾,暹罗国朝臣敢怒不敢言,这次天命军进入八百大甸,朕估计,暹罗王派出使者,也就是责询一番,如果华夏置之不理,他也无能为力。”

    张献忠思索片刻,道:“皇上,难道任由西洋人掌控暹罗的国政?”

    “华夏已经立国,自然不允许西洋人在华夏的周围作威作福,”李自成淡淡地道:“华夏可以将西洋人驱逐出暹罗,不过,扎伦空口白话,难道让华夏的将士们白白流血牺牲?”

    张献忠还在思索,南居益的双目忽然发亮,“皇上,能否依据朝#鲜例……”

    “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李自成暗喜,南居益越来越像外交部长了,“如果暹罗国比照朝#鲜,加入《亚盟》,朕倒是可以考虑!”

    张献忠被南居益抢了风头,心中非常不服,忙道:“皇上,仅仅加入《亚盟》,华夏就要为暹罗开罪西洋人吗?”

    “秉忠真是外交人才呀,随时将华夏利益装在心中,”李自成哈哈大笑,“暹罗要借助华夏的势力赶走西洋人,就得拿出诚意,”他指了指御案上的地图,“两位爱卿看明白了,孟棉府以南的海岸线,是西洋人东进的必经之地,即便华夏这次将西洋人赶走,他们还会再来,暹罗要完全阻绝西洋人,就得将这片土地交给华夏,对付西洋人的事,也一并交给华夏!”

    “弃土保国?”

    “暹罗没得选择,”李自成道:“扎伦一定会求见你们,如何说服扎伦,如何把握火候,朕何时再召见扎伦,那是你们的事!”

    “臣等明白!”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