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元经学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很奇怪,好像是刚才放蛇人故意没让蛇进入他们的帐篷,否则父女俩肯定凶多吉少了。

    那是不是刚才的袭击和父女俩有关呢?

    沈翊想到之前元经学说的话,心中有些怀疑。

    另一边,独狼经过调查发现,自己的一个手下已经失去了踪迹,他正是负责放哨的两人之一。

    至于另外一个,刚才已经被毒蛇咬伤,毒发身亡了。因此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也无从得知了。

    搞了半天,居然是自己的人出了问题,这让独狼的脸色很不好看,他阴沉着脸让大家收拾行李准备出发,有向导对此不太同意,都被他拒绝了。

    再次出发,独狼又做了安排,把元婷婷和小鸣都控制起来,当作人质,确保安全。

    然而,这么做并没有让接下来的路程平静下来,反而更加诡异和恐怖。

    第二天晚上,一名向导外出方便,却没有回来,等找到他时,却发现那位向导的躯体已经破烂不堪,好像被什么野兽吃掉了一样。

    第三天晚上,独狼的手下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却没有抓到,之后就发现两名向导的脖子都被割开了,帐篷里面全是他们的血。

    接二连三出事,让剩下的向导再也无法平静,认为他们一行被死神盯上了,向独狼请求,想要结束这次的沙漠之行,尽快回家。

    独狼怎么可能同意,对这些人使用武力恐吓,向导们没办法,也只能默不作声。

    连续不明不白地死了三个向导,让独狼更加冒火,眼睛里都充满了血丝,看人的样子就跟恶狼一样,看着就觉得害怕。

    由于这些事情,队伍里也充满了不安的情绪,许多人都疑神疑鬼,生怕下一个遇害的就是自己。

    沈翊也没想到,短短几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而且他的能力有限,只能在半个小时之前,才能看到一个人是否会发生血光之灾,还必须要面对面才行。

    接下来几天到是很平静,没有再次发生诡异的事情,但队内的气氛却有些糟糕,因为卫星定位设备,一会有用,一会被干扰,只有靠老鸣他们这些向导,才一次次地矫正方位,没有走多少冤枉路。

    终于有一天,独狼等人激动地叫喊起来,他们总算到达了目的地,麴文泰的墓地。

    独狼收起笑容,回过头对着老鸣说:“老鸣,地方到了,你应该要把东西拿出来了吧!”

    老鸣淡淡地说:“等门开了,进去之前,我自然会把东西给你。”

    “你什么意思?”独狼脸上阴沉起来。

    老鸣说:“很简单,我信不过你,过河拆桥这种事情,你做的少吗?”

    独狼太清楚老鸣的性格,虽然气恼,还是冷笑着说:“行,我再让你一回。”

    接下来,独狼让向导负责挖掘。

    向导们明白自己是上了贼船,心里的后悔自不必多提,在武力的威胁下,他们也只能拿起铲子动手。

    却说一直挖到第二天,挖到了台阶和神像,以及一扇呈30度斜角的石门。

    石门被分为两边,上面有三十枚石子,看起来像是一种棋。

    “石子的位置怎么变化了?”老鸣的表情变了。

    “你是真不清楚,还是妆模作样?”独狼对着老鸣冷笑一声,转过头说:“元掌柜,请吧。”

    沈翊恍然,原来这才是独狼绑架元经学过来的原因。

    元经学走到石门前,说道:“这是双陆棋吧。”

    元婷婷好奇地看着,问道:“什么是双陆棋啊?”

    元经学一边研究,一边回答道:“双陆棋是由西域约在魏晋时传入我国,隋唐至金元时期盛行的一种棋。双陆棋是由棋盘,棋子和骰子组成。棋盘上的有24个棋格放置。棋格上有着连续的编号。棋盘由位于其中心的横木分成两半,左右各六,因名双陆。”

    “不愧为专家。”独狼笑着鼓掌道。

    元经学不理他,继续说道:“这种棋子的移动以掷骰子的点数决定,首位把所有棋子移离棋盘的玩者可获得胜利。这石门上的双陆棋没有骰子可投掷,应该是变异的机关?”

    独狼点头道:“之前我们是通过得到的数字移动的数字,只是现在棋子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再用之前的数字就不行了。”

    元经学回头看了看他:“之前的数字你还记得吗?”

    “记得。”独狼把数字报了出来。

    元经学思考了片刻,又把棋子都摸了一遍:“这棋子有问题,原本这个位置应该是有标记的,现在不知被哪个人磨平了。”

    独狼上前察看,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之前他们都没有留意这一点。

    老鸣见独狼看向自己,说:“你别这么看我,这里的事情,我不比你知道的更多。”

    独狼不相信老鸣的话,暗骂了几句:“老不死的,要不是还用的到你,早就送你见阎王去了!”

    连续两天,石门上机关的破解一直没有进展,独狼等的不耐烦了,发起狠来,让向导们继续挖掘,可能是有些忍受不了老鸣,他让沈翊他们连同小鸣一起,加入了挖掘的队伍。

    老鸣和独狼争了几句,见独狼动了真火,生怕独狼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动手,只得沉默下来。

    沈翊也有些等的不耐烦了,他身上带着定位装置,并且还在共享着他的位置,照理说协会的人,应该跟上来了,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影,令他觉得很奇怪,难道协会的人出了意外?

    考虑到这里还处于僵局,他也忍了下来。

    晚上两点多,沈翊又闻到了之前毒蛇袭击那次闻到的味道,金顺喜也因此睡得更死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帐篷。

    沈翊本来想动手,发现进来的人是小鸣,他手里拿着一只小瓶子,看起来没有恶意。

    见小鸣把瓶子放到自己的鼻子前,一股清凉的味道直冲脑门,整个人更加清醒。

    “沈师,是我,不要声张。”小鸣提醒了一句,见沈翊没有多言,这才放下心来,来到金顺喜跟前,用同样的办法,把金顺喜唤醒。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