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沈子安面色涨紫,唇角带血,却还是在笑着,只好半晌,他才艰难地对魏明煦说着:“舅舅,我会照顾好九如的,请你相信我。”

    在这个一向布满了层层伪装、圆滑世故的孩子脸上,魏明煦第一次看到了真诚,那样坦然、认真、坚定、诚恳,跟他许诺,对他请求。

    魏明煦松开了手,站起身来,看着再无反手之力的沈子安道:“你想好了。如果不是九姐儿,无论你娶谁,这辈子你都可妻妾成群,浪荡荒唐。可是如果是九姐儿,你但凡敢对她有半点不好,她的父亲不会饶你。何苦自找麻烦?”

    沈子安仰头,不卑不亢得看着魏明煦道:“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沈子安并非下流好色之人,王爷的担心多余了。”

    魏明煦闻言却冷笑道:“好一个贫贱之知不可忘,你当初设计顾谋铿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他是你贫贱之时给你启蒙的恩师呢?”

    沈子安看着魏明煦道:“非常之时,总要有这样一个人,来做这样一件事。师父的性子,不适合官场,更不适合京城。”

    魏明煦看着沈子安道:“那么如果真的到了那样的非常之时,你想让九姐儿替你做什么?”

    沈子安看着魏明煦道:“我会保护她,让她没有机会经历那样的非常之时。”

    这句话,还是太过天真了,这天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事是完全掌控在他们手里的。他不是神,魏明煦也不是。谁都没有办法保证再没有那样一天,沈子安只是很巧妙得避过了魏明煦的问题,并没有给他答案。

    可是,眼前这个孩子的确有抱负,有才干,有智谋,也有手段。是个不可多得的能臣干将。可是魏明煦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什么济世救国的英雄,夫婿贤良即可。

    有多少人为了功名利禄,抛妻弃子。沈子安如今辛苦钻营的东西,等到了魏明煦这个年纪,这个地位,都变得一文不值。

    “还是那句话,你配不上本王的女儿,不是因为你的出身,也不是因为你的才学。而是本王瞧不上你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心思。你好自为之。”

    魏明煦拂袖而去,只留下愣在原地的沈子安,一动不动得在冰冷的慈宁宫里发呆了一夜,直到次日天明,他才收拾好自己的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离开了慈宁宫。

    魏明煦并没有答应九姐儿的请求,执意带着九姐儿去了蒙古。

    蒙古草原广袤无垠,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并没有安抚九姐儿的心。

    她给沈子安写过信,可是无论托谁,那信最终都落到了魏明煦的手中,根本送不出去。

    九姐儿拐弯抹角得打听着沈子安的近况,只从阿如的口中得知,他凭着在丙子之变中身先士卒,拼死搏杀立下的功绩,已经飞黄腾达,不仅接了王景生的班,成了领侍卫内大臣,而且还兼任了兵部尚书。可见皇上对他的信任。

    然而他对朝廷兵权却坚辞不受,上书陈情,古来兵变,均是在于执掌兵权之人,恃宠而骄,倨傲不恭,心生异望,他坚持大周朝的一切兵权,不该由兵部统辖,而该直属皇上,只听魏延显一人调遣。

    朝廷的兵将任免,也不该由吏部决定,而该由吏部和兵部提名,由皇上一人决裁。

    魏延显一向多疑,经过了魏明煦和谢文良的事情之后,对兵权更加的忌讳,虽说将兵部交给沈子安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可是这样烫手的山芋,沈子安并不想接。他最擅揣摩圣意,提出的法子深得圣心,入朝不过两年,便升入内阁。魏延显对他的信任远远胜过了冷家。

    如今,谢文良已除,朝中再无人可以掣肘魏延显,他又一手掌握了兵权,可以说终于做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一言九鼎的皇帝。

    关于沈子安的连升三级,皇上对他的破格提拔,朝廷上自然没有人敢出言阻止。

    等魏明煦领着林芷萱和九姐儿、疏哥儿在蒙古游玩了大半年,南下杭州探亲,一年之后折返京城的时候。

    沈子安在朝廷上已经有了昔日魏明煦和谢文良一般的超然地位,就连冷家二老爷都不能望其项背。

    只是这一回的沈子安,却不再是小皇帝的敌人,而是小皇帝亲自下诏平反的亲人。

    太祖皇帝之事平西大将军沈同甫沈家的冤案已经于半年前平反,魏延显为了消除史书上关于自己残害外祖父和亲生舅舅,灭门谢家一族的污点,也给谢文佳摆正了身份,证实了自己并不是谢炳初的外孙,自己的外祖父,是平西大将军沈同甫。

    沈子安一下子便成了皇帝的表兄,皇亲国戚。

    在朝中炙手可热,一时无两。

    他这般的英雄年少,又长得貌比潘安,朝中达官显贵但凡有适龄女儿的,无不争相与沈子安说媒,那往来的媒婆几乎快要踩烂了沈府的大门。

    可是沈子安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有些老臣别出心裁,在魏延显的面前提了此事,并毛遂自荐自家的女儿,希望皇上能给自家的女儿和沈子安指婚。

    从来不管这些闲时的魏延显,如今是皇位做得舒服了,竟然也操心起沈子安的婚事来,在那些官家的女儿里,挑了几个好的,招了沈子安来,在养心殿与他品评,让他从中择一,若是摇摆不定了,都赐给他也未尝不可。

    沈子安从来都不会忤逆魏延显的意思,而且说话办事,总是能让魏延显开心,他看着那悬挂一室的美人图,听着魏延显与他一一介绍,他看得出魏延显更中意光禄大夫邱家的女儿,姿容柔美,性格端庄,据说还是一个才女。

    沈子安顺势说,天下的美女尽该归皇上所有,并提出要给魏延显选秀,想将这件事情推拖过去。

    魏延显一愣,继而果然开心,赞赏沈子安是他的知己,越是如此,魏延显越不想亏待了沈子安,反而下旨对他道:“哎,说好了是给你选夫人的,你今日必得从这里先选一个,再说选妃的事,这是圣旨,不得违抗。”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