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清帝很激动,激动得无法自持,只想大吼三声来宣泄心中的激昂。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大清会如此强大,不仅地大物博,还藏龙卧虎,凭此,足以傲世天下,威服四海。

    登基前,他就是一个寻常普通的皇子,和他一样的皇子还有好几个,只是他更心狠手辣,更阴沉诡谲,所以干掉了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走到今天这步。

    刚刚登基便开始收拾烂摊子,赈灾、平叛,一箩筐事搞得焦头烂额,知道今天他才突然记起,父皇下葬至今还没去拜祭过一次。

    也正是今天去皇陵拜祭,棺椁中突然传出一道冷哼:“不肖子孙,朕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来了。”

    这一声吓得他够呛,因为他清楚分辨出,这是父皇的声音,可问题是,父皇怎么又活了?

    然后就是一个又一个棺材板打开,一个又一个身穿龙袍、蟒袍的身影从棺材中踏了出来。

    那一刻,大清的皇帝吓尿了、吓屎了。

    然而,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皇帝又找回了“我大清”的迷之自信,而且比以前更澎湃、更汹涌。

    就像普通家庭的王撕葱突然知道自己有了个首富爸爸一样,那种感觉,人生如梦。

    早知道这样,我还签什么条约、借什么兵?

    清帝不仅有一个首富爸爸,还有一个首富爷爷,一群首富老祖宗,比王撕葱强一百倍,还会为了五毛钱折腰?

    “众位……”

    原本习惯性的想要喊一声众位爱卿,话到嘴边立刻改成“众位老祖宗”。

    “叛逆一路北上,势如破竹,我大清地方官员不思为国效死,反而从贼附反,如今叛军已经攻入京城,大清风雨飘摇。请各位老祖宗教朕……教我,该如何退敌?”

    下方,正在品味鲜血滋味的老祖宗发话了。

    “关内只是猎场,关外才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基业,能坐两百年江山已经不错了,是时候给猎物一个休养生息的时间了。”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不给这些鸟兽繁衍生息的余地,下次狩猎就没有什么鲜嫩肥美的猎物了。”

    其中一个身穿蟒袍的亲王附和道:“当年我就说了,在燕京留一两个亲王坐镇,等待来年打草谷就是,偏生多尔衮那个杀才说什么善待百姓,以德教化天下,哼!”

    其他人纷纷点头,对多尔衮口头抨击。

    “如果不是多尔衮那厮,我们尽可以饮马长江,狩猎九州,杀他一个血染苍穹,全都修成金甲尸,不出百年便能踏出最后一步,哪像现在,都两百年了。”

    “我修炼的紧要关头,需要五十万生灵血祭,可是多尔衮那个狗才只给了我十万,害我突破不成,平白浪费几十年苦修。”

    听到这话,清帝心中震动。

    他虽然不怎么圣明,但至少不太昏聩,对待百姓上虽然不怎么仁慈,但也知道体恤民力,不能滥杀无辜的道理。

    听说这群老祖和叔祖们张嘴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百姓血祭,他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原来大清是因为这些人才年年杀人。

    不过,在得知金甲尸的修炼方式后,他立刻将些许的不忿抛诸脑后。

    天下万民的福祉和自己的长生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而且,老祖宗们说得对,关内只是收割血肉的猎场,关外才是满人的龙兴之地。

    大不了撤出山海关,来年再入关就是。

    有这么多老祖宗和叔祖,汉人根本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至于眼下,献祭整座京城便是。”

    “我们爱新觉罗家这两百年可不是碌碌无为。”

    说到这里,老祖宗双眼散发出浓郁的血光,血光如若潮水,将正大光明殿映得一片血海。

    血光渗入墙壁、地砖,顺着大地一路向下。

    地下皇陵再一路向下,一座规模宏大,占地宽广的地下宫殿,或者说地下城市。

    一位亲王捻了捻手上鲜红欲滴的血玉扳指,傲然说道:“蒙古人占据九州为猎场的时候,在此地兴建地下祭坛,地上的建筑只是一个障眼法。毕竟杀生戮魂血祭有伤天和,借助生人气息掩盖才能避过天道。”

    “只可惜,蒙古人气运不长,国祚不足百年,这地下祭坛半途而废,便宜了后来的燕王朱棣,在此地宫操练甲士,否则,以他一府之兵,怎么可能转战天下。”

    “后来,前明发现了这个地下祭坛,想要将其摧毁,却不料道行不足,引起了天启年大爆炸,之后便再也不敢尝试,对外也严密封所消息,讹传火药局走水。”

    “这座地下祭坛被我们爱新觉罗家改造、利用,两百年来不断积攒,如今,已经藏兵千万!”

    听到藏兵千万,清帝顿时呼吸急促,脸色潮红。

    如果有千万甲士,别说中原九州,便是超越蒙古人鼎盛时期也不在话下,到那时,满人就是这世间的主宰,自己也会成为亿万人膜拜的对象。

    轰!

    巨响之后,狂风骤起,天昏地暗。

    人畜、树木、砖石等皆被卷入空中,随即便像摆脱地心引力似的,在空中随风飘摇,数万房屋尽为齑粉,京城各处一片地覆天翻的景象。

    嘎支支、咔嚓嚓……

    山崩地裂,一道道巨大的沟壑在地表骤然迸现、蔓延开来,仿佛恶魔的口器,吞噬着周遭一切血肉生灵。

    一整条街从地面剥落,飞入空中,仿佛风筝似的飘摇摆荡,随即更多的街道被撕裂着飘上空中。

    房屋中的居民惊声尖叫,却尽皆被地动山摇之声淹没、覆盖。

    一道道浓郁的黑气从地缝中飘散出来,所过之处,正在慌忙跑路避难的人群、牲畜瞬间倒闭,前一秒还在狂奔的大黄牛下一瞬就趴倒在地上,原本壮硕的身子也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干瘪下去。

    整个京城都在摇摆、飘荡,就像有人在地下引爆了一颗大当量的炸弹,将京城炸的底朝天。

    唯一没有遭到波及的便是紫禁城,皇城的城墙就像一道明晰的分界线。

    线内,人间仙境。

    线外,人间地狱。

    上帝视角的习通居高临下俯视,原本的京城已经炸成一座巨大的地坑,地坑中黑烟缭绕,阴气弥漫,一个个浑身清灰的人影隐约可见。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影,习通瞬间想到了一个东西——秦兵马俑!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