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老人尖锐诡异的哀嚎在晦涩阴暗的雾气下,令人毛骨悚然。

    直到剧烈的痛疼消失,安幼儿泛红的眼眸闪过一抹浓烈的怨毒和恨意,紧紧攥住拳头。

    安幼儿阴冷恶毒的语气带着无法掩饰的恨意。

    “倾城,倾城,没有想到,你离开了这里,也要拉上我,我恨你,恨你,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吧,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凄厉的语气带着浓烈的恨意。

    响彻云霄。

    安幼儿没有想到,她只是将倾城的魂魄从那个身体抽离,她身体里累积的力量竟然会瞬间枯竭。

    不仅如此,还有控心蛊的反噬,夏淳因为倾城的再次离开痛不欲生,而控心蛊除了施蛊人死去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中蛊人爱上了别人,并且为了别的人痛不欲生。

    剧烈的痛疼让控心蛊无法承受,特别是这股痛疼的由来,并不是因为施蛊人。

    就这样阴差阳错之下。

    控心蛊被解开。

    控心蛊的解开对于夏淳来说或许是好事,可是,对于安幼儿来说,却是极大的折磨。

    控心蛊的反噬比之前更令她痛苦十倍。

    那样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安幼儿恨不得立马死去。

    但是,她还是在那样残酷的折磨下坚持下来了,而让坚持下来的,都是对倾城的恨意。

    倾城早已经成了安幼儿此生中唯一的执念。

    只是,控心蛊的反噬加上她力量的枯竭,令她再也恢复不了曾经的容貌,这一生,无论她的寿命多长,她都会是这幅鬼样子。

    苍老丑陋的与一个年迈的老妪无疑。

    褶皱的肌肤,如同枯树老皮。

    脸色诡异的纹路依旧存在,只是,纹路的颜色比之前更加暗沉。

    一双血红的眸子浑浊不堪,充满煞气。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安幼儿无法忍受,如今的她,就像一个藏在阴沟里的巫婆。

    肮脏猥琐。

    这一刻,安幼儿终于明白了,未来的她怎么会是那副鬼样子

    原来,她依旧走上了未来的她走过的老路。

    心里的不甘几乎将她沉溺,犹如落入水中的不会凫水的人一般。

    窒息而绝望。

    安幼儿带着自己心底最深刻的执念,她要活下去,活下去,等待,最后一场决战的到来

    繁华的街道上。

    行人人来人往。

    一个身影狼狈的男人骑着马迅速赶到京城。

    当他坐在马上面,目光落在皇宫的大门上,白色的绸缎布满整个世界。

    那一刻。

    面容俊美如玉的男人突然怔愣住了,心头剧烈的恐慌袭来,他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他睁大眼睛,心里的不安让他猜到了什么。

    握着缰绳的手死命的攥紧。

    行人路过的交谈声在耳边响起。

    “据说陛下竟然要立一个已经去世的女子为后,为此,不顾朝廷众臣的反对”

    “是啊,也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何人,竟有如此殊荣,得陛下倾心以对”

    锦弦听到那些行人的话,心里的不安彻底被应验了一般,刹那间,他脸色变得煞白。

    风尘仆仆的脸上,带着沧桑和绝望,一双猩红的眸子,充斥着无限的痛苦。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

    沙哑的语气艰涩的开口,他眼神恍惚无措,身体颤抖的他,心里的恐惧犹如潮水般涌来。

    令他整个如坠冰窖。

    心头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呼吸在此刻都极为困难。

    猛的,锦弦从马上跌落下去。

    这个曾经如玉般精致温柔的男人,如今跌落在冰冷的地上,泛红的眼角,无声的流着眼泪。

    一夕之间。

    他那头如瀑布般的黑发,瞬间变白。

    “卿卿”

    犹如杜鹃啼血般的哀鸣,令听着见泪。

    吾爱卿卿。

    你终是食言了

    闭了闭眼睛,眼泪从白皙的脸颊上缓缓话落,冰凉刺骨。

    夏淳知道,他终究是弄丢了她。

    他那般深爱的女子,他没有一日不曾思念的女子。

    他也知道,倾城或许没有真正死去,她就像上一次一般,她只是离开了他所在的世界,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地方。

    她身份神秘,来自于遥远的距离他的世界相隔数千年。

    那是夏淳仰望不到的距离。

    夏淳不顾众臣的反对,本想封她为后,在她成为他皇后的那天,他想要随他一同而去。

    只是,他准备好了一切,一个路过的僧人进入皇宫面见了他。

    那一日,对于夏淳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与赌博。

    除了夏淳和他信任的人,没有人知道僧人告诉了夏淳什么,只是,从那天之后,夏淳没有再提立少女为后的话,并且将少女葬入了皇陵。

    同时,夏淳从那日之后,就好像失去了所有感情与记忆,成为了真正以百姓忧为忧,以天下苦而苦的千古一帝的夏商帝。

    夏商帝在位十八年,在他三十三岁那年,他突然将皇位传给了他费尽心思培养的继承人,之后,彻底销声匿迹,消失在这世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

    但是,在星际历史上,夏商帝的寿命享年为三十三岁。

    他是星际历史上寿命最短,却也是贡献最大的皇帝,据说在他为帝时,他后宫空无一人,史称千古一帝夏商帝。

    遥远的雪山之上。

    身形修长如玉的男子站在漫天飞雪之下,他的周身,雪莲花绽放盛开。

    男子容颜俊美如玉,一双如深潭般的眼眸空寂清冷,雪花落在他的肩头,一头银白的发起随着凛冽的寒风飘曳。

    男子清冷漠然,整个人犹如从天上落下的神祗一般,干净疏离。

    修长如玉的手心接下一片从天空翩然落下的雪花,雪花触及手心的温度渐渐融化。

    男子仰望着湛蓝的天空,依稀能够看到那个他深爱着的少女。

    “卿卿,这一次,是不是,我再也等不到你的归来了”

    我想和你见面。

    地点你选。

    森林、沙漠、世界尽头的星空。

    草原、海边、清晨大雾的巷口,只要别在梦中。

    可是,后来,除了梦以外的地方,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