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顾宁逸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他见过许多。

    大多都是任性的,骄纵的;明媚如阳光的;骄傲如星辰的;勇敢如苍鹰的;倔强如刺猬的,要么就是无所畏惧,甜得直接爆炸的。

    顾宁逸这般忍让,这般懂事完全超过了他所理解的范围。

    哪怕认识了这么多年对彼此性格早已了然也难免觉得恍惚。

    她不应该是这样卑微讨好的模样。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生长,他悄悄地给按了下去。

    然而,生长是最无法抑制的存在,要么斩草除根至春风吹不生,要么就只能听凭生长,压都压不住。

    他也同样,不舍得完全掐灭这个念头,只能任由这个念头一寸又一寸疯狂生长,凌空摇曳,张牙舞爪,疯狂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最后重重念想尽数化为了一声叹息,他想伸出手去摸摸顾宁逸的脑袋,却因为这个时候,她这幅模样,这般受限而不得不默默收回了自己这番举动。

    医生倒是不介意多了个人观摩,只是可能是职业病犯了,忍不住还是叨叨了两句:“这天气也算挺冷的了,你还能扎成这个样子。”言下之意,顾宁逸穿得太少了。

    顾宁逸也很憋屈。

    非夜里面她喝过酒,抽过烟,唱过歌,打过架,甚至乎还保过场子,可偏偏,第一次栽在一个醉鬼身上。

    想想都觉得是满满耻辱的黑历史。

    要不是他刚出院不久能让他得手?

    不存在的。

    然而再怎么说,栽了就是栽了,除了皮肉受苦之外她还得应付一下旁边这个冷气直冒的祖宗:“其实就是看着严重而已。”

    医生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满她这回答,她这话才说完,下一秒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她嗷地一声,憋不住就这样惨叫了出来,同一时间碎瓷片当啷一声被扔进了盘子里。

    这力道,可比之前的要重上太多了。

    虽然她是个非常怕痛的人,但是,相比较与麻醉剂可能带来的影响,她还是拒绝了麻醉状态。

    这会儿没有一点点缓冲的手段直接让她额头飚出了冷汗。

    医生觉得,室内的空气好像又低了一点,好像还有什么压迫性极强的东西盯上了他一样,让他有些不太自在。

    顾宁逸简直想要翻脸,容珏这才来了多久,医生就已经拆了她两次台了。

    换成其他人铁定得打架。

    但是现在,容珏看着,身体伤着,她只能弱弱缩小着自己的存在。

    但容珏到底还是容珏,做不到心硬,见她一幅憋屈模样,有话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还是朝着医生开口道:“麻烦您动作轻一点,她怕疼。”

    心里却也是气得狠了。

    明明是个怕疼怕到了极致的人,偏偏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医生应了声之后,顾宁逸紧紧捏着被子的手总算是松开了些。

    她并不是能忍,并不是不痛,只是更擅长伪装自己,把所有的疼痛都给藏起来而已。

    但她觉得,在容珏的面前,她似乎没有这个伪装的、隐藏的必要。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