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虽然说没有想过要欺骗顾宁逸,但是当她这么快就察觉出来的时候,容珏脑子还是停止运行了那么一秒钟。

    不知道应该怎么就这个问题做出解释,他只是清楚,这个问题一旦提出来的话,恐怕顾宁逸会直接跟他翻脸。

    到时候……

    “也没什么事情。”容珏清冷的神情特别有说服力,“你不用想太多。”

    顾宁逸抓着他的袖子,满脸都写着想问的好奇。

    可最终还是在他认真的表情中败下阵来了。

    他不想说的事情,谁都没有办法逼他开口。

    虽然纵容,但是原则性问题,谁也打破不了。

    顾宁逸这一瞬间,真的有些无力了。

    ……

    作为一个弹钢琴的美少女,顾宁逸觉得这恐怕是自己毕生的巅峰了吧。

    穿着宁静以前送她去上课时会准备的那种公主裙,头上还有一个闪闪发亮的小皇冠。

    白嫩嫩的皮肤像是能够掐出水来一样,长假发挡住了一小边脸蛋儿,又白又仙,美得不可思议。

    礼堂中央是一台三角钢琴,这个时候,正是顾宁逸的表演时间。

    目光透过人群,她看见了捧场的同学舍友,看到了沉稳的容珏,还看见了一直在帮她录像的席锦墨。

    原本一直不太安稳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

    她轻轻扯了下裙角,手指按在了琴键上。

    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飞快闪过了无数的画面。

    有跟席锦墨斗舞斗嘴的,有容珏意外出事的,也有她在植物人期间朦朦胧胧感知的,还又一次见到了宁静。

    她牵着自己的手,慢慢地带着她在钢琴上落下手指,慢慢露出笑容,慢慢听到乐声流出。

    宁静愿意给她最好的,也一直在给她最好的。

    如同无数次回想一般,顾宁逸明白自己是她的公主。

    所以,妈妈,我还是那个我。

    我还是小公主。

    有人愿意把我宠成小公主,就像是当初的你一样,所以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呢。

    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你的小公主站起来。

    看台下的观众,比我以前所羡慕的,还要更多,还要更捧场。

    我会好好的呀,妈妈,你放心呢。

    真的不用担心我。

    我已经找到了依靠,他会像你一样,一心一意对我好。

    我爱他,会为他生儿育女,会陪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他一直陪伴着我,包容着我一样。

    她的目光深情,纵然收回得很快,但容珏也还是注意到了她的方向,眸子暗了暗,只觉得胸口有些闷窒,最终也是抗不过心里作祟的吃味,顺着顾宁逸刚刚的视线看了过去。

    席锦墨手里持着一台单反,俊俏侧脸微微有些泛红,看起来倒是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纯真。

    隔得远了些,是以容珏也看不清楚他眸子里的向往,但却也还是觉得这一幕出奇地刺眼。

    如果当初那个人是自己的话,那么现在坐在那里,为顾宁逸摄影的会不会就变成了自己呢。

    这样疯狂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他还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嫉妒,让它跑出来。

    顾宁逸的钢琴造诣颇赞,有些学音乐的甚至跟着她的拍子摇头晃脑起来。

    只是就算是乐声再怎么动听也还是安抚不了容珏心里的躁动。

    生平第一次,他用痛觉去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手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手背上浮出青筋。

    他在忍耐,极力忍耐。

    一直摄影的席锦墨似乎有所察觉,但环顾四周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又转头安心拍摄起来。

    嗯!他的女朋友真好看!

    今天更是格外好看!

    就像是仙女儿一样!

    啊啊啊啊——好想把她抢过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才不要让她再被那么多双眼睛看去了!

    一曲终了,顾宁逸从座位上站起来微微一躬身,然后结束了这一次的表演。

    站直身子,她放任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台下。

    一一掠过,除了在乎的人之外,她还看见了顾清让,也看见了顾唯一。

    顾唯一冲着她微微一点头,礼貌又疏离。只是眼睛里的几分优越还是让顾宁逸轻嘲了起来。

    人家好像也没有把你放在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在耿耿于怀而已。

    顾清让这是第一次让顾宁逸给忽略了,一瞬间,他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应该是什么感觉了。

    幕布拉上,顾宁逸转身,往后台撤退。

    结果刚进入后台,就看见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盯住了自己。

    男人西装革履,头发推到后面,一张好看的脸蛋露出来,却给人一种致命的威胁感。

    顾宁逸呼吸一顿,下一秒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晏先生。”

    晏倾爵闻言,嘴角弧度越大,只是顾宁逸却觉得,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温度。

    手臂上仿佛爬上了鸡皮疙瘩,顾宁逸觉得气氛都不太对劲了起来。

    他像是在看顾宁逸,又不完全像看着顾宁逸,只是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时候给了人无限的压力。

    顾宁逸的呼吸不由自主收敛了几分。

    背脊虽然依旧挺直着,却因为他突然的出现而多了不自觉的紧张。

    “你看起来很紧张。”晏倾爵陈述着自己看到的,语气毫不含糊。

    只是眼神还没有收敛,溢出邪气来,衬得他整个人更加的危险。

    顾宁逸已经不是一开始的顾宁逸了。

    她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样一个危险分子,不敢像之前一样毫无保留地挑衅,只是留给了他一个极浅的笑容:“你是锦墨的哥哥,我紧张一些不是正常的吗。”

    晏倾爵又笑了,这一次,眼睛里多了几分复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顾宁逸觉得自己真的是完全看不懂。

    怪不得沈醉也会告诫她,这人最好不要多加接触。

    只是……容珏对上他的话,会有胜算吗。

    想到容珏,顾宁逸的想法一下子就飘远了。

    虽然她承认容珏远比同龄人聪明,可面对一个危险分子,似乎仍然有太多的不足。

    这种人是饿虎猛兽,凶狠得紧,他一个文弱书生……

    顾宁逸垂下眸子,太难取胜了。

    心里更沉了几分,以至于她没有看见晏倾爵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戏谑。

    “我是他哥哥跟你紧张有什么关系?”他的话里仿佛带着其他意思,顾宁逸琢磨了一下,突然抬头。

    “他敬重你,所以我也敬重你,只不过,还希望你别让这种敬重变了质。”

    顾宁逸的话引得他哈哈大笑:“难道你以为他真的会跟你在一起吗。”

    心猛地往下一沉,还没有来得及思索,她就快速否定:“他怎么可能不跟我在一起。”

    看着晏倾爵的目光中透露了几分敌视。

    顾宁逸抿着唇,跟他对视。

    晏倾爵伸出手来在她脸上按了按,指腹有些薄茧,从脸上滑过的时候微微泛着凉意,就像毒蛇一样。

    顾宁逸如梦初醒猛地往后退去:“自重。”

    晏倾爵眼神迷离:“怎么应该是自重呢。”他说,“比起小席,我不是应该更好傍吗。”

    言下之意,你顾宁逸也不过是个费尽心思傍大款的女生罢了,换成他的话,又有什么关系,谈什么自重。

    顾宁逸倒吸了一口凉气,告诫他:“我知道你关心锦墨,会对我有意见很正常,但是,就凭你今天对我所作所为,你都不配当一个哥哥。

    我不想让锦墨为难,所以今天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走吧。”

    面对逐客令,晏倾爵淡定得很:“你觉得你说的话他会信吗。”

    “晏倾爵!”顾宁逸火了,咬牙切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人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想给她添堵。

    顾宁逸都不知道她跟他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让他不停为难吗?

    像以前一滚就滚远远的,不好吗!

    顾宁逸简直想要一脚踢过去算了。

    这是当初沈醉的告诫还在耳边回响,她不想逞一时之快而让这人惦记上自己。

    “什么意思……”他做出了琢磨的表情来,仿佛是认真思索一般,慢踱步,“之前我还觉得你像个聪明人。

    现在看来,好像有些贪心了吧。”

    顾宁逸不想再理会他,侧身离开,结果却被他极快反应过来给堵住了去路:“说中了恼羞成怒吗。”

    顾宁逸控制住自己的怒火,看着他,一字一顿:“恼羞成怒不恼羞成怒的似乎轮不到你来评判。”

    晏倾爵说:“是这样吗,那我换个更直接的说法。”

    顾宁逸:“……”?

    “说吧,要多少钱你才会离开小席。”尖利而嘲讽的话语让顾宁逸气得心神不宁。

    “滚啊!”她吼道,“带着你的龌龊想法给我滚啊!”她最烦这种高高在上的人,仿佛所有人的接近都是为了他们的钱似的!

    自作多情得紧!

    晏倾爵的声音突然带了几分阴冷:“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是吗。”

    顾宁逸呵呵两声:“不知道你以前是受过什么伤才会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图你的钱财。

    我只想告诉你,我顾宁逸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无耻。

    我跟锦墨是真心相爱的。跟你想的不一样。

    什么钱不钱的,我自己也能赚。

    所以拜托你再用这种想法来侮辱我,也侮辱了锦墨。

    是不是真心实意他自己能清楚。”

    晏倾爵突然说道:“别看小席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单纯得很。”

    “我知道。”

    “这就是你算计他的原因吗。”

    顾宁逸再次想要跳脚:“凭什么你说是算计就是算计。”

    晏倾爵说道:“这么快就怀孕了,不是算计是什么。”

    顾宁逸呵呵:“这你不应该问我。”她怒斥,“可能这种缘分是你这个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得到的。

    心里怀着龌龊的想法,看什么人都是龌龊的。

    还希望你一直保持着这样龌龊的想法,免得去玷污了其他的女孩子。

    真恶心,呵呵。”就算是之前给自己做了再多功课,让自己千万不要生气,在面对这样的话语时,顾宁逸还是失望了。

    她承认在某些时候自己脆弱得不堪一击。

    只是她想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大多有钱有势的人看别人总是戴着一层有色眼镜。

    只不过她庆幸,往后会跟她共度余生的那一个并没有这种陋习。

    所以……就再忍忍吧。

    反正又不是他,为了别人生气干什么。

    “伶牙俐齿。”晏倾爵评判,“你这样的女孩我见的多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果是平时我也就当没看见,只是小席太单纯了,他没有想到的地方,我会替他想到。

    他好不容易单独出去一次,只有这一次就中招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顾宁逸知道他对自己的怀疑,说实话,这种事情巧合到她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

    但是意外发生就是发生了,她同样没有什么抗拒的立场。

    “不管你想从他身上得到了什么都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席家不会接受你这种女孩子的。”晏倾爵的语气很是鄙夷,这样的鄙夷让顾宁逸心不停下沉。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会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你想象中的一样的——如果说我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那大概就是爱吧。

    我想从他身上得到一个家。三口之家或者是四口之家。

    我想在他身上得到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

    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他仍然能够陪我一直走下去。

    我们会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并肩走在乡村的小路上,等到那些樱花都铺满地面,落在肩膀上头发上的时候再慢慢走回家。

    或者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带着面包和牛奶一起去郊外,找一块草地坐下来,看蝴蝶和蜻蜓在身边飞来飞去,看蚂蚁搬运粮食,看远的近的花花草草高低摇曳。

    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看海,水天一色是最好的画布,我们一起在镜头前留下生命的痕迹,那样的画面,大概就是我所想要的吧。”

    她捏住拳头看向晏倾爵,这一次带了无双的魄力:“时间会证明所有的一切,只是希望你不要横插一手。”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