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毕玄之死(上)

        “少爷,帐目没有问题,另外我招来了一位大才,名为虚行之,此人才学惊天,治政能力一流,乃是管理钱庄的最好人选。”上官晨曦汇报道。

        “好,这种事情,你决定就行了。可找到毕玄的下落?”杨盘点头反问道。

        “毕玄一直都在突厥金狼军的军营里,跟着金狼军行动。目前金狼军移动了这个位置。”上官晨曦拿出了一张地图,摊开来指着西北方向的一个点说道。

        “可确定了?”杨盘问道。

        “我们在草原上的探子曾经远远地在这里见过金狼军的军旗经过。”上官晨曦有几分不确定地说道,毕竟草原这么大,金狼军的机动能力又很强,想要找到他们实在不容易。

        杨盘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说,如果毕玄突然死了,这个结果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上官晨曦平静地问道:“如果少爷你想杀他,他自然是死定了。毕玄作为天下间明面上的天下三大宗师之一,他的死肯定会引起整个江湖的震动,毕竟能够杀死毕玄,自然就能够对其他大宗师造成同样的威胁,宁道奇和傅采林肯定会格外关注,甚至会亲自调查。但毕玄的死应该不会影响到天下朝局的变化。突厥还是突厥,只是失去了毕玄这样的润滑剂,东西突厥之间的冲突只会越来越大,短期内,东突厥几乎没有南下的精力。”

        杨盘摇头说道:“我管整个江湖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少爷,这怎么可能?你才是始作俑者,幕后最大的黑手,天下风云激荡,外面的风雨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影响到您啊。”上官晨曦摇头笑道。

        这便是伟力归于自身的好处了,杨盘坐在此地,静观天下风云,任那天下局势如何变化,也不可能影响到他分毫,哪怕影响到了,杨盘也有能力镇压一切。

        现在整个天下都在查杨盘的来历,如今只能够确定杨盘学自诸子百家之一的轻重家,陶朱公所开创,理念纯正,不像魔门天莲宗那么偏激。

        但他的出身来历却仍然成迷。

        动了整个江湖的力量都查不到,这无形之中,便让杨盘在外界有了一种神秘的威慑力。

        “既然如此,那就给整个江湖正式宣告我的到来吧。”杨盘轻声一笑,整个人纵身而起,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官晨曦只能够羡慕地看着杨盘飞天遁地而去,她只能够干瞪眼。

        杨盘御剑飞行,度是他平时靠自身飞行的十倍有余。

        用了半个多时辰的样子,杨盘便来到了草原上。

        杨盘踩在飞剑上,悬于四千米的高空上,手轻轻一指,一道光镜出现在眼前。

        光镜画面不断地变化,忽然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军队,这支军队在草原上分成了三个竖行,无声地先进在草原上,整齐划一,令行禁止。

        不愧为草原上最强大的军队——金狼军。

        这支金狼军数量不过一万,显然不是金狼军的全部。应该只是它的一个支部罢了。

        “看这方向,似乎是朝着更北方去的,难道他们是要到高丽去?”杨盘有几分迟疑地猜测道。

        这个猜测倒是极有可能的,突厥被石之轩用计一分为二之后,势力和实力下滑,内斗严重,自然不敢把现在的大隋惹毛了,按照杨广那个暴脾气,说不定真会来个亲征草原。

        不过,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所以派出一些精锐到高丽,打扮成高丽人的军队,狙击一下大隋征伐高丽的进程,拖一拖大隋的后腿,那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事实上,高丽若不是求得突厥、土谷浑等草原部落豪强的帮助,恐怕他们连第二次杨广亲征都撑不下来。

        毕玄都亲自过去了,两位大宗师联手,也难怪杨广接下来的两次亲征皆无功而返了。

        ―――――――――――――

        “毕玄!”杨盘在中军所在的位置,找到了坐在马上的毕玄,是一个精瘦壮硕豪放的中年人,双眼炯炯有神。

        杨盘不认识毕玄,但却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无他,因为其大宗师的修为实在太显眼了。

        这方世界的武道修行之法,有别于大周。他们在先天阶段并不依赖于洗筋伐髓,而是在修炼精神!

        他们靠着非同于常人的心境,从天地之中获得大自然的感动,识神与这股感动相合,成就大宗师之境。

        这样的法门,确实妙不可言。

        而这也是由这方世界的大环境来决定的。

        这方世界的界限,比起大周还要低两个小层次,只允许天人初期的强者出现,天人强者在晋升之后,也呆不长久,便会被世界挤压出去。

        这便是破碎虚空!

        那么他们破碎虚空到了哪去呢?

        有上级世界的,自然飞升去了上界。

        但像是这方独立存在的小千世界呢?那就很不幸了,他们将会转世重生到更高纬度的世界去重新开始。

        今生的记忆,或许能够保留也或许无法保留。

        虽然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他们已经算得上幸运了,至少摆脱了世界的束缚去往更高的世界,日后有机缘踏上道途,总有恢复前世记忆的时候。

        而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百年一到,便化为一堆黄土。

        相比于能够破碎虚空的世界,那些层级更低的武道世界甚至是灵气全无的科技世界,那里面的凡人,一生都不可能踏上长生的道途。

        当然,命运无常,总是会有一线生机存在。

        所以不少科技宇宙的人类会因为各种机缘穿越到其他世界踏上修行之途。

        但是凭借这种法门成就大宗师之后,想要再进一步,其难度可就比大周世界寻常大宗师突破天人的难度更大。

        古往今来,几千年的历史之中,真正能够破碎虚空的人极少极少。两只手都数得过来。而杨盘所在的大周世界,天人级别,几乎是代代都有。

        而且大周世界的法门,打下的根基更牢固,可以修炼一路修炼到人仙级别。而这方世界的所有武学,都只追求破碎虚空。

        这便是两方世界武道修行方向的根本不同之处。

        也正因为如此,大周世界的武道修行更加贴近于长生,也就是说可以活得更长一些。

        这方世界则要活得更短一些。

        大周世界的天人可以活六个甲子,而这个世界的天人,只能够活两三个月,就要被迫飞升,到时候是死是活还很难说呢?

        可怜、可卑、可叹、可惜。

        这方世界古往今来,多少豪杰,他们全都被世界所束缚。

        ――――――――――――――

        杨盘以传音入秘的方式,通告毕玄。

        毕玄得到了杨盘的传音,果然没有无动于衰,他交待了一声,拿起炎阳矛,便纵身飞起,独自离开了大部队而去。

        毕玄也是艺高人胆大,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这方世界,他确实已经站在了武者的巅峰,他根本不需要怕什么。

        在草原之上打斗,恐怕连宁道奇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杨盘看到毕玄来了,远远地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杨盘传音道:“够胆的就跟我来吧。”

        随即便转身以轻功狂奔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奔出了百里之后,杨盘才停了下来。

        “你是何人?中原果然是地大物博,人杰地灵,卧虎藏龙。阁下如此年轻,竟然便有如此深厚的修为。”毕玄老气横秋地问道,他一眼就看出了杨盘不是草原人。

        “武尊毕玄,听闻你年轻时有奇遇,得见惊燕宫出世,虽未能入内,却也凭此自创炎阳奇功,晋阶大宗师。在下对此佩服万分,今日特来请教。”杨盘说罢,手掌一翻,一柄精致的弯刀出现在手中。

        当世三大宗师,虽然在杨盘面前,他们显得弱了不止一筹,可是不要忘了,那是因为世界的束缚,才有这样的差异。

        他们三人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这一点儿极为难得。

        宁道奇的散手八扑、傅采林的奕剑术、毕玄的炎阳奇功皆是当世绝学,是他们根据自身道路所独创的武学。

        这三门武学,普适性极差,三人之后,尽皆成为了绝响。

        但是这三门武学却将他们三人的实力挥得淋漓尽致。

        而这也是为什么,杨盘认为他们三个之中,必然会有一人身具道机,甚至三人皆有也不一定。

        “年轻人,挑战老夫,会死的!”毕玄虽然有些爱才,但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在这一刻他的心中也未尝没有截断中原未来强者的心思。

        杨盘的敛息术太强,毕玄也没有看出他的底细。

        不过,也确实如此,哪怕是祝玉研、智慧大师这等半步大宗师近距离的接触之下,也看不穿杨盘的敛息之术,仍然把他看作一个普通人,这是何等的可笑?

        因为世界的限制,杨盘也不能用出出大宗师极限的力量,否则天地排斥立即便会涌来。

        杨盘再强,也无法和一个世界相抗衡,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成长中的小千世界。

        ---------------

        第一百九十八章毕玄之死(下)

        “小楼一夜听春雨。”毕玄看着刀身上的诗句念道,“年轻人,你竟然用的是弯刀?难道不是中原人?”中原几乎没有人使用弯刀,因为弯刀是从西域传来的奇门兵器。

        草原人骑在马上冲锋时,弯刀有利于增加骑士的冲锋度,所以弯刀才会在草原上流行起来,数百年下来,弯刀便在草原深深地扎下了根基,成为了草原兵器的一种象征。

        当世有名的弯刀刀法,几乎全都草原武学,讲究快、准、诡、奇、狠。

        而在中原,中原人士更喜欢用剑,哪怕是用刀,也多为直刀!

        因为剑是直的,比喻君子之道。

        弯刀在中原不受待见,甚至被列入奇门兵器,在当今湖上几乎无人使用。

        而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会用弯刀,那便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了。

        中原大派之中,没有一家有弯刀刀法传承。

        所以,毕玄才以为杨盘似乎不是中原人士而是草原人。他这些年也经受过不少年轻一辈的挑战,草原人士从来都是如此直来直往,不少草原年轻人视毕玄为敌人,终生以打败他而努力。

        “小楼一夜听春雨,此刀自铸成之后,饮血无数,刀下从无活口。死在我刀下的高手不计其数,而你武尊毕玄便是下一个。”杨盘转头看向了手中的刀,刀身上映照着杨盘的帅气的脸。

        毕玄不禁气笑了,这样的口气,大得简直没边了。他武功大成以来,从来未尝败绩,口气也不见得有这么大。

        “年轻人,你太天真了,口气不要这么大,需知天外有天,人有外人。老夫惜才,你走吧,十年之后,你再找老夫比试也不迟。”毕玄摇了摇头劝道。

        杨盘摇了摇头道:“毕玄,真正天真的不是我,而是你,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才是力量,今天就由本座来教教你,朝闻道,夕死可矣。你会含笑而去的。”

        杨盘说到这里,将小楼一夜听春雨,竖着架在胸前,继续说道:“今天,本座便让你见识一下,何为力量。睁大眼睛看好了,你此生只有这一次机会。这一刀,名为神刀斩!”

        毕玄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因为他本能地感觉到一种威胁,这是弱小生物见到比他强大的猎食生物时候的本能反应。

        威胁的来源正是来自于那柄闪烁着诗句“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弯刀。

        ――――――――――――――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这把刀是……”毕玄忍不住开口问道,能够让他感受到威胁的人和刀,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可问题是,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当世高手之中,能够与毕玄相媲美的只有聊聊几人而已。

        这几人之中,没有人会用弯刀,哪怕是那位一直呆在岭南,二十年不曾外出的天刀宋缺,他用的刀也不是弯刀。

        江湖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把名为“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弯刀,从来都没有!

        “毕玄,睁大眼睛看好了,这是你此生最后的一刀,接刀吧,神刀斩!”杨盘用出的力量不过是大宗师初期的样子,完全没有出这方世界的界限。

        要是在大周世界,任何一个武林中人,稍有见识,也明白,绝对不能让杨盘先出刀,因为他的刀,不可力敌,出刀必中,一刀中分。

        这是绝杀的刀,这是死亡之刀,这是杀戮之刀。

        璀璨如星空般永恒!

        灿烂如烟火般刹那!

        美丽如天地般迷醉!

        刀光仿佛划开了天地,划开了阴阳两界。

        毕玄的双眼睁得老大,在如此璀璨明亮的刀光之下,他竟然舍不得闭眼。

        仿佛想要永远地记下这美丽灿烂的一刀。

        死亡的味道逼近,在这一刻,天地的时差被无限的拉长。

        这一刹那,毕玄的脑海中想起了无数的念头,但最后只余下了一个念头:“没有想到,我会死在这里,死在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手里。能够死在这样的刀法之下,我死而无憾!”

        毕玄一生杀敌无数,纵横草原,英雄盖世。无可否认,他虽然以家国信念为依,突破大宗师之境,但是他却是一个纯粹的武者。有着武者的坚持和信念,有着对武道最崇高的信仰和追求。

        武尊毕玄比起散人宁道奇,比起奕剑大师傅采林,在武道上要更加纯粹和执着。因为他从不蝇营狗苟,他比起另外两人更有武者风骨!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杨盘杀他,目的很明确,杀人夺道,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立场的不同。

        杨盘的屁股是坐在汉家王朝大隋这一边的,而武尊毕玄则是突厥的定海神针。

        拔了这根定海神针,东西突厥必然内斗更甚,无暇顾及南边王朝更替。同时也无力再支援高丽。

        于此同时,杨盘来到这方世界两年多了,修身养性虽然还没有结束,但也是时候向世界宣告他的到来。

        没有什么比一个大宗师的陨落,更加掷地有声地向世界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原本这方世界,是大唐双龙与李世民争锋的时代,是属于道家和佛门暗中控制江湖影响朝堂的时代。

        也是佛、道、魔三家争锋的时代。

        可杨盘来到了这方世界,眼看着再过两年,便是大戏开幕的时候了,杨盘岂能默默无声?

        事实上,杨盘早就向全天下声了,只是整个天下都无人看透而已。

        悦来,悦来。这两个字还不够表达杨盘的到来吗?

        杨盘收刀而立,刀下躺着的是武尊毕玄的两半尸体。

        一道晦涩的光芒从武尊毕玄的身上一闪而逝,射入了杨盘体内。

        “果然不出所料!”杨盘感叹一声道。

        这方世界的人杰真的是多得出奇啊,原本一个先天境界便是中坚力量的世界。偏偏有这么多宗师和大宗师出世。当世三大宗师无论他们作为如何,但都不可否认他们是受到气运所钟,走出自己的道路的大宗师。这样的大宗师更加难能可贵,个个都是天人种子,所以他们身上有很大几率会有特殊的道机存在。

        《血神经》的修炼,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杀人汲血那么简单了,它的眼光更高,它瞄准的是身怀道机的生灵。

        说白了,就是强者!

        用强者的尸骨铺就自身的长生之路!

        弱者,乃至于凡人,对于《血神经》的修炼者来说是没有丝毫价值可言的。

        冥河老祖的传承毕竟真正的邪魔外道。而是玄门正宗!

        修炼玄门正宗道家真传的修士,在他的修行之路上,同样难免杀人。

        或者说,每一个强者都是踏着无数竞争者的尸骨走出来的。

        只不过,冥河老祖的《血神经》,其资源的利用率更高一些罢了。

        道门正宗,修行之路上,无数阻道者都被干掉了,他们以此来磨砺道心。

        杨盘不仅仅是以此来磨砺道心,同样也以此来成全自身的修为增长。

        ――――――――――――――

        杨盘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随即便飞天而起,御剑而去。

        半个多时辰后,杨盘便回到了扬州,隐去身形,落入杨府后宅之内。

        上官晨曦还在亭子里弹琴,似乎是在给杨盘助兴,表现出杨盘从来没有离开过的样子。

        杨盘落下身形之后,上官晨曦的琴声也没有停顿,而是将曲子完整地弹完之后才停了下来。

        “少爷,你回来了。可需要沐浴更衣,热水和浴池已经准备妥当。”上官晨曦开口道。

        “好,我去沐浴更衣,你继续弹吧。”杨盘点头,去了浴室。

        浴室很大,仿佛一个小号的室内游泳池一样。

        杨盘沐浴更衣出来,看了看天色,此刻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晚餐的时间到了,弹完了这曲子,上官晨曦便去外宅传膳了。

        不一会儿,几个侍女便端着饭菜进来了。上官晨曦进来汇报道:“少爷,智慧禅师求见。”

        杨盘点头道:“让大师进来吧。”

        不一会儿,智慧大师便走了进来,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双手合什一礼道:“阿弥陀佛,老纳馋虫作,又不请自来了,还请杨施主莫要见怪。”

        “哈哈哈,早就见怪不怪了。”杨盘大笑说道,“大师请坐。”

        智慧大师刚坐下,上官晨曦便同时备上了一套碗筷。

        “上官,吩咐厨房,给大师加三碟素菜。”杨盘吩咐了一声道。

        “是,少爷。”上官晨曦恭敬地应道,随后便带着下人们退了出去。

        “大师来我这里,恐怕不只是想要讨一口饭菜吧?”杨盘直截了当地问道。

        “阿弥陀佛,施主果然是七窍玲珑心,贫僧近日去观察了一番扬州周边的几个乡镇,施主建立孤儿院,收留孤儿,并且教导他们谋生技能的善举,真是让贫僧极为感动。所以,贫僧想要动佛门僧人和施主一起把这样的善举扬光大。”智慧大师双手合什,回答道。

        杨盘不禁愣了一下,他现,他竟然把佛门的脸皮给看薄了,原本以为他们已经够脸皮了,可是现在才现,那根本就是小意思。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