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新的试错

        在民生这个方面,青州的上门可以说是在天下各州都名列前茅的。同样的,青州上门在民间的声望也非常大,民间寒门子弟的庞大数量为青州上门提供了无数优秀的弟子,这也让这两家上门传承不绝,不断强大起来。同时在青州落脚的其他中门下门都获益菲浅。

        “难怪了。”杨盘轻声嘀咕道,在进入青州之后,穿府过市的,杨盘都能够感受到一股难得的祥和之气。

        诸子百家的理念,其实都可以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来形容,这不单单指儒家。

        但是能够达到知行合一的却很少。

        青州上门是真的在知行合一,将自身理念扬光大。

        能够在王朝末世之际,还能够看到这样祥和之地,确实难得。

        相比之下,菀州的门派冲突严重,戾气要重得多。

        当然,有的时候,理念之争甚至比利益之争还要严重。

        杨盘会在乎什么世家阻力吗?

        当然不会了,杨盘连沐家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这青州境内的二流世家了。

        于是,杨盘走到了那人身边,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孟丹青。”少年平静地回答道。

        “这是五十两银子,相信足够你将你爷爷风光大葬了。”杨盘拿出了一锭银元宝递给了孟丹青。

        这个时候,之前阻止杨盘的那个彪形大汉反应了过来,大声喝道:“这位兄台,你这是不给我家少爷面子吗?”

        “二流世家的面子,需要给吗?”杨盘撇了一眼此人,淡淡地说道。

        这话就有点打脸了,在场围观的吃瓜群众可是不少的。

        闻言皆哗然,小声议论了起来。

        “呃……”这大汉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毕竟他只是中低层的下人,哪里敢贸然得罪别的世家少爷?

        “好了,回去转告你家少爷他爹,要是不服气,欢迎带人来找我麻烦。”杨盘平静又嚣张地述说道。

        ―――――――――――――-

        “多谢少爷,请少爷给我几天时间处理爷爷的身后事。我去哪里找您?”孟丹青问道。

        “不用了,少爷我看你可怜,就当是做善事了。”杨盘摇了摇头道,五十两银子,真的是举手之劳,况且杨盘什么都不缺,还指望一个普通的后天小家伙的回报吗?

        “不行,言而无信,非君子所为。我既已经卖为奴,便不会反悔。”孟丹青顽固地应道。

        “好吧,随便你,你先处理了自己的家事再说。反正本少爷又不急。少爷我刚到灵医城不久,连个落脚地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给你地址?你先处理自己的麻烦吧,处理完再找我也不迟。”杨盘说完,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在场的东方家的家奴也不敢阻拦杨盘的离开。

        东方家不过是灵医城里的本地家族之一,再强也强得有限,哪里敢随便得罪外来的强龙?

        杨盘找了一处豪华酒楼,叫了一桌好酒好菜,开始慢慢地享受起来。

        两个时辰后,上官晨曦回来了,开口向杨盘汇报道:“少爷,房子我已经委托牙行办妥了,五十八万两银子,四进的宅子,宅子里还有三块维护良好的药田。听说这宅子以前是一位老名医的祖宅……”

        “好了,这些八卦,我没有兴趣听,你找人把宅子打理干净,置办一套新的家具什么的,过两天我们就搬进去。”杨盘打断道。

        “是,少爷。早就安排下去了。”上官晨曦侍候杨盘的时间也不短了,早就摸清楚杨盘的喜好和习惯了。

        这些小事,根本用不着杨盘操心,她轻松就能搞定。

        “小二,加副碗筷。”杨盘大声喝道。

        不一会儿,小二哥恭敬地送上了碗筷,正要离开。

        “慢着,小二哥。”杨盘拿出了一块二两的碎银子递了过去,开口问道:“本少爷初来乍到,不知道这城里有哪些势力非常难缠的?”

        店小二笑眯眯地收了银子,态度更加恭喜,笑容更加真诚了。

        ―――――――――――――-

        “客官你算是问对人了,这灵医城除了两大上门、灵医门、书院之外,最需要注意的便是本地的几大家族,他们……”店小二用了五分钟就把本地一些地头蛇势力给介绍清楚了,显然这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

        杨盘识趣地又拿出了一块碎银,递给了小二道:“真是多谢小二哥提醒了。”

        “哪里哪里,这是小的应该的,二位贵客慢用。”店小二恭敬地应道。

        其实,在格局上面,菀州的城池和青州的城池没有多少区别。

        宗门统治高高在上,紧接着便是地头蛇家族盘踞,协助宗门管理地方。

        这样的权力金字塔架构是固定的,只是里面填充的宗门和家族各不相同而已。

        东方家便是类似于陈家这样的地方豪族,传承得久了,便成为了世家。

        想一想,一个中门麾下的二流世家,能够对杨盘造成多大的困扰吗?

        不可能,哪怕是灵医门在杨盘眼中也是蝼蚁而已。

        “少爷,怎么了?”上官晨曦不明所以地问道。

        之前在帝都的时候,杨盘都没有特意地询问帝都的地头蛇构成。

        反而来到这里要问这些,因为在上官晨曦看来,灵医城的地头蛇相比帝都的世家简直就没得比,何必关注这些二三流的货色?

        “没什么。”杨盘把之前在大街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咦,少爷,那个少年有什么特殊的吗?”上官晨曦好奇地问道,她知道杨盘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杨盘行事,必有所图。

        “有一个想法,只是需要观察观察。”杨盘点头承认道,对于上官晨曦,很多事情,杨盘都用不着隐瞒,毕竟上官晨曦与他签订了灵魂契约,乃是绝对信得过的身边人。

        上官晨曦并没有再追问,因为她明白,该她知道的杨盘不会隐瞒,不该她知道的,她从来也不会去好奇。

        ―――――――――――――-

        岳鹜书院,东方景得到消息之后,非常不高兴,他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会被一个外乡人给搅和了。

        “少爷,我们要不要给那个外乡人一点教训尝尝?”东方景身边的书僮提意道。

        “愚蠢。罢了,他卖了也好,既然已经卖身为奴,他还有何资格和我抢下一期的榜?”东方景并没有生气,虽然计划受到了阻碍,没有达到最好的理想效果,但目的已经达成了。

        “那少爷,我们为什么还要阻止他卖身呢,找人把他买了,不是更好吗?”书僮问道。

        “弱智,你以为学院的教习是傻子吗?你真当正气门的考核者是傻子吗?”东方景不禁气得一脚踹了过去。

        严格来说,东方景和孟丹青之间,本来是没有冲突的,也不是大众想像的关于美女之间的纠葛。其本质上,是前途的争夺。

        岳鹜书院下一期考试,要是达到榜位置,便有机会拜入正气门的山门。

        这一点,对于东方景来说,实在太重要。

        可问题是,他的学问水平,仍然差了孟丹青一筹,也就是说,按照正常情况,他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而孟丹青则可以凭借下一次考核的机会,成功地拜入正气门,一步登天。

        东方景的年龄要到了,他可不想错失这个机缘。

        所以,只有搞掉孟丹青,他自然便可以上位了。

        做为灵医城的地头蛇世家,东方景想要搞盘外招,实在太轻松,不着痕迹地便策划了一场意外,孟丹青年迈的爷爷成为了牺牲品。

        以孟丹青的家境,再加上他爷爷这些年为了供他读书所欠的债务,哪怕有学院撑着,必要的花费还是有的。

        孟丹青天性纯良,深受儒家学术的教化,事到临头了,现想给自家爷爷办个葬礼都没钱。他原本是想向同学借的,结果自然被东方景给拦了下来。

        ―――――――――――――-

        最后展到卖身葬爷的份上,也不知道,这家伙真的是读书读傻了呢,还是天性太过纯良。

        所谓,百善孝为先。

        儒家提倡孝廉,对于这种行为根本没有办法明确地去阻止。

        于是乎,东方景出面,用东方家的财势去阻止,这是暗合书院上层意愿的一种行为。

        其实东方景巴不得有人出面把孟丹青给买下来。

        现在好了,有个外乡人出面了,这个结果多美妙啊,他吃饱了撑的,还去报复人家?不仅仅平白招惹一个陌生的敌人,还他妈给自己找不自在?

        其实最上佳的结果便是彻底打击孟丹青的心理,让孟丹青在考试时挥失常,然后再打击他的个人形象,让他在学院上层的心目中的印象分大减。

        最后等到脱离了学院的保护之后,再让他人间蒸。

        这才是东方景想要达到的最佳效果,所谓踩人,就一定要一脚踩死,否则万一哪天人家翻身了呢?

        相比于世家纨绔子弟,东方景这样的世家子弟才是真正合格的精英。

        表面正直,内里腹黑,城府心性手段算计样样不弱。

        过了几天,杨盘搬出了客栈,正式入住了自家的宅子,杨府!

        上官晨曦从牙行手里,买了一些下人回来,都是签了卖身契的那种,对于非世家的外来客商来说,无法用自家培养的家生子,只能凑活地用这种卖身为奴的奴婢才放心。

        因为雇佣的下人总是外人,难免不会出现背叛的行为。

        而有了卖身契在手的奴婢,背叛的代价太大,一般来说,不是主人虐待得太狠没有活路,都不敢背叛自家主子的。

        背叛的代价太大了,外人的收买也没用,因为他们的生死都掌控在自家主子手中,外人的诱惑全都是空话,能不能兑现都是一个问题。

        严格来说,孟丹青还不是杨盘的奴仆,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契约。

        ―――――――――――――-

        安定下来的杨盘并没有立即盯上灵医门里的海量医术知识,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孟丹青。

        他让上官晨曦通过中间人的方式,从金风细雨阁那里花了两万两黄金,买到了孟丹青的所有资料。

        杨盘看人的眼光很准,但人心隔肚皮,所以杨盘还是花钱买了这些资料。

        仔细一瞧,孟丹青确实是那种天性纯良,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只是从小生活在书院里,不明白这世间的黑暗。

        以杨盘的道行,拿着这些资料,一眼就看穿了东方景的手段和目的。世家子弟的手段,他简直就熟得不能再熟了。

        这些手段,对杨盘来说,早就过时了。先天期之前还会用一用,先天期之后,有了绝对的实力,杨盘行事向来不再拘泥于特定的手段。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来我的眼光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精准!哈哈哈……”杨盘高兴地大笑道。

        “少爷,这份资料,我也看过,不得不说,手段太过拙劣,连扫尾都没有扫干净。”上官晨曦不屑地说道。

        “好了从年龄和经历上来看,东方景的手段在世家精英子弟之中,算得上合格了,不要太奢求嘛,况且没有他配合,我又如何能够收获一枚更好的苗子呢?”杨盘开怀大笑道。

        “少爷,你真的看中了孟丹青?可是他有什么特别的吗?值得你如此重视?”上官晨曦承认孟丹青是一个好人,但也仅仅如此,这世间好人真的不多,但也不少。她是看不出孟丹青除了年轻迂腐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特殊的地方。

        “年轻,正直,有理想,有抱负,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并且还自学了法家思想,这很好啊。他非常适合成为我的道路试错实验人之一啊。”杨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当然,杨盘不会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来逼迫孟丹青,那不符全杨盘的行事作风。他可以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前提是不会碰触到自身的底限。

        儒家思想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每一个货真从实的大儒无不是胸怀天下苍生的仁者。

        杀戮大道,道路不只一条,杨盘试验过绝情之路,这一次想要尝试一下另一条道路——至情之路!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