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防盗章节,凌晨更新,大家明天早上再看吧,夜深了,大家早点休息吧,祝所有书友睡个好觉。

        结果推断,地月门的两名天人失踪,肯定与陈晓有着不可辩驳的关系。

        圣甲天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盯着陈晓不放,而且陈晓也不是永远都呆在圣甲天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以,圣甲天人也不敢保证陈晓究竟有没有中途离开。

        这便是陈晓堵门所带来的机动性。

        陈晓可以随意地离开,但圣甲天人却不敢离开山门半步。

        “派人去其他盟友那里求援吧,我们还能够再拖两个月时间,这是极限了,否则下面弟子的人心必然再难保持。”

        “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那三位师兄突破天人,我们就能够反击了。”

        “还有一个重大消息,江湖上已经把咱们圣甲门称之为龟甲门,说咱们只会缩头当乌龟,不敢硬起来。”

        “嘶——”大家听了都不禁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名誉上的损失,对于一家上门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上门就是靠名誉来吸收更多的天才加入。

        哪怕菀州境内,圣甲门的势力范围内,原本想要加入圣甲门的年轻天才也会因此而选择其他两家上门。

        毕竟菀州有三家上门可以选择,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外州的上门。

        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家再忍一忍,再等待一下,等到他们突破,我们圣甲门便能够反过来向浣花剑派施压了。”圣甲天人不得不亲自站出来鼓励道。

        “不错,一旦李长老、王长老和申长老突破天人,我们就有四位天人坐镇,而且大家不要忘了,方长老、聂长老还有解长老早在三年前便闭了死关,说不定他们也会有所突破,那个时候,我们圣甲门不仅仅能够一雪前耻,恢复巅峰,还能够更上一层楼。”圣甲门现任门主站起来打气和鼓励道。

        “对,大家用不着悲观,一时的兴衰成败算不了什么,我们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我们圣甲门是有着几千年传承历史的古老门派,是天下上门之一,这点挫折还打不倒我们。”传功长老站起来述说道。

        从结果推断,地月门的两名天人失踪,肯定与陈晓有着不可辩驳的关系。

        圣甲天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盯着陈晓不放,而且陈晓也不是永远都呆在圣甲天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以,圣甲天人也不敢保证陈晓究竟有没有中途离开。

        这便是陈晓堵门所带来的机动性。

        陈晓可以随意地离开,但圣甲天人却不敢离开山门半步。

        “派人去其他盟友那里求援吧,我们还能够再拖两个月时间,这是极限了,否则下面弟子的人心必然再难保持。”

        “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那三位师兄突破天人,我们就能够反击了。”

        “还有一个重大消息,江湖上已经把咱们圣甲门称之为龟甲门,说咱们只会缩头当乌龟,不敢硬起来。”

        “嘶——”大家听了都不禁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名誉上的损失,对于一家上门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上门就是靠名誉来吸收更多的天才加入。

        哪怕菀州境内,圣甲门的势力范围内,原本想要加入圣甲门的年轻天才也会因此而选择其他两家上门。

        毕竟菀州有三家上门可以选择,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外州的上门。

        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家再忍一忍,再等待一下,等到他们突破,我们圣甲门便能够反过来向浣花剑派施压了。”圣甲天人不得不亲自站出来鼓励道。

        “不错,一旦李长老、王长老和申长老突破天人,我们就有四位天人坐镇,而且大家不要忘了,方长老、聂长老还有解长老早在三年前便闭了死关,说不定他们也会有所突破,那个时候,我们圣甲门不仅仅能够一雪前耻,恢复巅峰,还能够更上一层楼。”圣甲门现任门主站起来打气和鼓励道。

        “对,大家用不着悲观,一时的兴衰成败算不了什么,我们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我们圣甲门是有着几千年传承历史的古老门派,是天下上门之一,这点挫折还打不倒我们。”传功长老站起来述说道。

        从结果推断,地月门的两名天人失踪,肯定与陈晓有着不可辩驳的关系。

        圣甲天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盯着陈晓不放,而且陈晓也不是永远都呆在圣甲天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以,圣甲天人也不敢保证陈晓究竟有没有中途离开。

        这便是陈晓堵门所带来的机动性。

        陈晓可以随意地离开,但圣甲天人却不敢离开山门半步。

        “派人去其他盟友那里求援吧,我们还能够再拖两个月时间,这是极限了,否则下面弟子的人心必然再难保持。”

        “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那三位师兄突破天人,我们就能够反击了。”

        “还有一个重大消息,江湖上已经把咱们圣甲门称之为龟甲门,说咱们只会缩头当乌龟,不敢硬起来。”

        “嘶——”大家听了都不禁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名誉上的损失,对于一家上门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上门就是靠名誉来吸收更多的天才加入。

        哪怕菀州境内,圣甲门的势力范围内,原本想要加入圣甲门的年轻天才也会因此而选择其他两家上门。

        毕竟菀州有三家上门可以选择,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外州的上门。

        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家再忍一忍,再等待一下,等到他们突破,我们圣甲门便能够反过来向浣花剑派施压了。”圣甲天人不得不亲自站出来鼓励道。

        “不错,一旦李长老、王长老和申长老突破天人,我们就有四位天人坐镇,而且大家不要忘了,方长老、聂长老还有解长老早在三年前便闭了死关,说不定他们也会有所突破,那个时候,我们圣甲门不仅仅能够一雪前耻,恢复巅峰,还能够更上一层楼。”圣甲门现任门主站起来打气和鼓励道。

        “对,大家用不着悲观,一时的兴衰成败算不了什么,我们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我们圣甲门是有着几千年传承历史的古老门派,是天下上门之一,这点挫折还打不倒我们。”传功长老站起来述说道。

        从结果推断,地月门的两名天人失踪,肯定与陈晓有着不可辩驳的关系。

        圣甲天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盯着陈晓不放,而且陈晓也不是永远都呆在圣甲天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以,圣甲天人也不敢保证陈晓究竟有没有中途离开。

        这便是陈晓堵门所带来的机动性。

        陈晓可以随意地离开,但圣甲天人却不敢离开山门半步。

        “派人去其他盟友那里求援吧,我们还能够再拖两个月时间,这是极限了,否则下面弟子的人心必然再难保持。”

        “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那三位师兄突破天人,我们就能够反击了。”

        “还有一个重大消息,江湖上已经把咱们圣甲门称之为龟甲门,说咱们只会缩头当乌龟,不敢硬起来。”

        “嘶——”大家听了都不禁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名誉上的损失,对于一家上门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上门就是靠名誉来吸收更多的天才加入。

        哪怕菀州境内,圣甲门的势力范围内,原本想要加入圣甲门的年轻天才也会因此而选择其他两家上门。

        毕竟菀州有三家上门可以选择,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外州的上门。

        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家再忍一忍,再等待一下,等到他们突破,我们圣甲门便能够反过来向浣花剑派施压了。”圣甲天人不得不亲自站出来鼓励道。

        “不错,一旦李长老、王长老和申长老突破天人,我们就有四位天人坐镇,而且大家不要忘了,方长老、聂长老还有解长老早在三年前便闭了死关,说不定他们也会有所突破,那个时候,我们圣甲门不仅仅能够一雪前耻,恢复巅峰,还能够更上一层楼。”圣甲门现任门主站起来打气和鼓励道。

        “对,大家用不着悲观,一时的兴衰成败算不了什么,我们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我们圣甲门是有着几千年传承历史的古老门派,是天下上门之一,这点挫折还打不倒我们。”传功长老站起来述说道。

        从结果推断,地月门的两名天人失踪,肯定与陈晓有着不可辩驳的关系。

        圣甲天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盯着陈晓不放,而且陈晓也不是永远都呆在圣甲天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以,圣甲天人也不敢保证陈晓究竟有没有中途离开。

        这便是陈晓堵门所带来的机动性。

        陈晓可以随意地离开,但圣甲天人却不敢离开山门半步。

        “派人去其他盟友那里求援吧,我们还能够再拖两个月时间,这是极限了,否则下面弟子的人心必然再难保持。”

        “我们必须要忍耐,等到那三位师兄突破天人,我们就能够反击了。”

        “还有一个重大消息,江湖上已经把咱们圣甲门称之为龟甲门,说咱们只会缩头当乌龟,不敢硬起来。”

        “嘶——”大家听了都不禁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名誉上的损失,对于一家上门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上门就是靠名誉来吸收更多的天才加入。

        哪怕菀州境内,圣甲门的势力范围内,原本想要加入圣甲门的年轻天才也会因此而选择其他两家上门。

        毕竟菀州有三家上门可以选择,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外州的上门。

        用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家再忍一忍,再等待一下,等到他们突破,我们圣甲门便能够反过来向浣花剑派施压了。”圣甲天人不得不亲自站出来鼓励道。

        :。: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