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林妈在林雪小时候就很喜欢数123。

    小时候的林雪,就算她再怎么调皮捣蛋,也很害怕林妈数123,如果林妈数到三,林雪还没有乖乖听话,林妈就会使出超级恐怖的杀手锏。

    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人明显跟林妈就不是同一个类型的,林雪看得出这个女人是那种很温柔的贤妻良母型。

    慈母多败儿,这种母亲虽然不会对孩子做出过分的事情,可是这种母亲也很容易会将孩子宠坏。

    林雪觉得如果现在藏在料理台柜里的那个小女孩是自己的话,那么林妈肯定就会在旁边喊上一嗓子。

    她心想:这个小女孩也真是的,现在都多少点了,还要藏在这个料理台下面也不怕自己的妈妈会担心她,现在的孩子呀,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如果我像她这么大的话,我妈喊我回房间睡觉,我肯定会听话的。

    女人已经将玻璃杯里面的温水全都都喝下去了。林雪望着女人那张漂亮的侧脸想:这个女人长得也太漂亮了吧,真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何许人也,这栋房子的主人应该是个有钱的男人吧,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小女孩的父亲了,有钱的男人,在林雪的印象中都是那种大腹便便,秃头的老男人。

    钻石级别的已婚男士,现实生活中虽然也存在,可林雪还真没见过几个。

    刚才这里没开灯,比较暗,小女孩跑进来的时候,林雪也是只看了几眼,并没有看清楚小女孩的长相,但她还是看见小女孩那头可爱的短发,那种短发是小孩子比较流行剪的宝盖头,她的头发是纯黑色的,看起来又滑又顺,如果现在是在正常情况下的话,林雪都想要伸出手来摸摸小女孩的头发了。

    女人将玻璃杯放在饮水机旁边,她环顾四周后,又看了看灶台跟料理台,女人皱了下眉后,她开口喊道:“莉莉,不要闹了好不好,妈妈错了,是妈妈不对,不应该那样说你,你出来一下好不好?我跟你一起去睡觉好不好?”

    料理台下的柜门内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女人叹了一口气,只好向厨房外面走去,她离开厨房时,也并没有关上厨房里的灯。

    林雪又试了几次,她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成功从厨房的那扇小窗内爬出去。

    她觉得自己真是没有先见之明,如果之前早早就跟柳如熙学会了轻功,那么她这时就能在灵魂状态的情况下使用轻功也说不定,现在后悔学晚轻功也来不及了,因为她使用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她打算放弃落地窗和厨房的这小窗,林雪觉得从一楼离开这里是没有办法了,她只能选择二楼或者楼顶了,一楼的大门的确是关死了,可是二楼的话就不同了,去二楼应该还有成功离开的可能,普通人家的窗户是肯定不会上锁的。

    她咬牙从料理台上跳下来,不管不顾地就想走出厨房外面,管他三七二十一,林雪现在都已经使用隐身咒了,怎会怕被人看见?就算这里是别人家又怎么样,她才不怕呢。

    就在林雪刚从料理台上跳下的同时,料理台下面的那扇柜门柜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

    女人还在大厅外面走动着,她时不时会喊着自己女儿的名字——莉莉。

    林雪心想,这小女孩的名字也蛮好听的,叫莉莉。

    可这个叫莉莉的小女孩怎么就不学听话一点呢?有一个这么温柔漂亮的母亲,她应该听话一点,说不定她还能得到母亲更多的宠爱。

    女人没有继续在客厅外面喊人了,她慢慢向厨房这边走来,林雪就站在厨房的门口处,看着女人飞快向厨房这边走过来。

    女人皱起眉头,她穿过林雪的身体,来到厨房内,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又一次望向厨房的灶台处。

    灶台下和灶台上方都安装有许多个木柜。

    女人望了一眼油烟机上的那一排浅色的木柜,她皱眉思索片刻,决定先从下面的那排木柜找起。

    林雪停下脚步,她很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能不能将自己的孩子从这里找出来。

    这个看起来十分温柔贤惠,好说话的女人,会不会在找到自己小孩的那一刻突然间生气呢?林雪很想知道。

    她悄悄数了数,灶台下包括料理台下的那些木柜的数量。

    好家伙,一共有十个木柜,女人从最右边开始找起。

    她挨个打开这些木柜,小女孩藏在最左边的那个木柜里。

    林雪突然间回想起刚才从木柜里传出的那一声细微的声音,那种声音应该是一个瓷器碰撞到木柜内所发出来的声音。

    她为小女孩抹了一把汗:你藏在柜里也蛮聪明的,可是你藏就藏了,为什么又要发出一点声音呢?果然小孩的智商还是比不过成年人的,你妈妈现在都知道你藏在木柜里面了,刚才你还很幸运,她只是走进来喝水而已,没有蹲下来在木柜里面找你,好了,你现在在木柜里面发出声音了,她不来找你是不可能的。

    女人现在已经打开了第九个柜门了,这种储物木柜都是拉门式的,林雪的心突然间紧张起来,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打开第十个木柜,就像打开前九个木柜一样。

    林雪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会将第十个木柜给打开的,因为她都已经将前九个给打开了,这个女人就一定不会放过第十个木柜!

    那么,等到小女孩的母亲发现小女孩就藏在第十个木柜里面后,她会不会对小女孩发火呢?林雪很想知道这个看起来温柔又贤惠的女人发起火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像这种看起来非常好说话又很温柔的女人,发起火来,一定很恐怖,只是林雪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发火,因为她好像是那种非常能忍的人。

    就好像柳如熙,他很能忍痛,平时也极少生气。

    林雪只要一想起他那张鲜少生气的脸,突然间生起气来的那种可爱的样子,就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她打算看完这个女人将第十个柜门拉开之后,就从这里离开,不管是二楼也好,三楼也好,四楼也好,楼顶也好,她就是爬水管也要从这里离开,回到家里。

    也许她不是每一次都能这么幸运的回到原来的那具身体里,她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尽早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离开这些陌生的人,回到她熟悉的外婆家。

    女人终于将第十个柜门给拉开了,小女孩就缩在木柜里,林雪站在厨房门口,能够清楚地看到小女孩此时的表情。

    厨房现在开着灯,林雪看见小女孩居然哭了,她脸上露出了万分惊恐地表情。

    一串又一串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流下,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这么缩在料理台下面的木柜里,好在她的年龄小,身体也小,一具小小的身体,居然能够以那种扭曲的姿态缩在木柜里面,林雪真佩服她。

    林雪感到十分怪异,这个小女孩明显就不是想要跟她母亲玩捉迷藏,她怎么会哭起来呢?难道是她之前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是不是跟自己的母亲吵架了?

    可是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女人,明显就不是那种会跟小孩子吵架的女人。

    刚才就很想跑上二楼的林雪,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这里,她还是忍不住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对有些奇怪的母女。

    她想:这个女人看起来这么年轻漂亮,她跟这个小女孩好像相处得不怎么好,她们会不会并不是亲生母女?这个漂亮女人不会是小女孩的后妈吧?像这种有钱人的家庭,很多时候,孩子的父亲都会迎娶一位后妈回来,就像许多童话故事里的剧情一样,童话故事里后妈出现的频率是非常之高的。

    女人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睡裙,这条睡裙的做工十分讲究,林雪一看见她的这条睡裙,立马就喜欢上了,她能看出这条睡裙是丝绸制成的。

    林雪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判断出女人身上的这条睡裙是丝绸料子的,是因为柳如熙也非常喜欢穿丝绸料子的睡衣睡袍。

    小女孩穿着一套粉粉嫩嫩的棉布睡衣,她长得很可爱,一双眼睛又圆又大,像极了那个女人。

    眼睛里面的泪水不断地从她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内流出,林雪觉得这个小女孩长得肉嘟嘟的,很是讨人喜爱。

    她想:这个小女孩究竟是怎么了?不会是傻了吧,看到了这么好说话的女人都会哭得这么伤心,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对她做出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吗?可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啊!这个小女孩之所以会用这种这么害怕的眼神看着女人,只有一个原因,那么就是这个女人对小女孩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好。

    这栋房子的男主人不在这对母女的旁边,他如果不在楼上,那就是在房子外面没回家,林雪记起之前女人说过的话,认为男主人应该不在家。

    电视剧跟小说里面那些狠毒的后妈都是表里不一的,在自己丈夫面前是一副嘴脸,在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面前时,又是另外一副嘴脸。

    林雪看着女人的背影,又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不是那种恶毒的后妈,现在一楼出了她们三个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她们又看不见林雪,这个女人并不需要假装出那种柔得像蜜一样的语气跟小女孩说话,她大可以用最自然最平静的声音对小女孩说话。

    女人慢慢在第十个木柜前蹲下,漂亮的大波浪形卷发在她的背后散开。

    女人的声音依旧非常温柔好听,她对小女孩说:“莉莉,我的宝贝,现在我找到你了,捉迷藏游戏结束,我们一起去睡觉吧。”

    本来那个柜子就非常小了,那个小女孩缩在里面肯定非常不舒服,林雪觉得她刚才之所以会在里面弄出声响,一定是因为在那个狭小的空间,不舒服地动了动,所以才会将旁边地物品碰到,发出声音。

    小女孩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林雪站在厨房的门口处,她没办法看见背着自己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她站在这个角度,却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小女孩的脸跟身体,小女孩将身体缩在木柜里,她抖着声音喊道:“不要,不要,你不是我的妈妈,你不是我的妈妈,你走开你是坏人,我没跟你玩捉迷藏,你走开,你走开,你不是我的妈妈。”

    小女孩在颤抖着,可是她说的话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林雪的耳朵里。

    林雪有些疑惑地想:怎么可能?这个女人真的不是小女孩的亲生母亲吗?正常的小孩子是不会这么跟自己的亲生母亲说话的,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对这个女人充满了恐惧。

    大把大把的晶莹泪珠从她圆圆的眼睛里面流了出来,林雪看到她那副又是害怕,又是想逃的模样,就觉得有些心疼。

    小女孩喊道:“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我妈妈,你走开,你走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楼所有亮着灯都突然间暗了下来,就在一瞬间,一楼就恢复了之前黑暗,那个蹲在小女孩身前的女人慢慢站起来。

    她的喉咙里面发出了一种非常渗人的笑声:“呵~呵~呵~呵~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妈妈~我就是你的妈妈~莉莉,我是你的妈妈呀~跟我一起去睡觉好不好~”

    那个叫莉莉的小女孩慌忙地摇起头来,她缩在木柜里面,却将小脑袋摇得飞快:“不要不要,你快走开,你是坏人,我不要再看到你,你是坏人,你给我走开。”

    原本明亮如昼的厨房居然就在一瞬间暗了下来,林雪想:怎么灯光突然间就没了,不会是没电了吧,如果没电的话,这个小女孩等下不会被什么东西给绊到了吧,这个女人也真是的,怎么突然间就笑成这样。

    突然间,女人的头发全部都变成了黑色,黑色的长发,根根都竖了起来,厨房的那扇小窗户明明没有打开,一阵风就环绕在女人的身边。

    这阵风将女人的睡裙下摆微微吹起,她的头发被阵阵冷风给吹得竖了起来。

    女人的声音变得又尖又细,她一边笑一边喊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妈妈!你妈妈!我是你妈妈!!莉莉!我是你妈妈啊!你快点出来!我跟你一起上楼睡觉!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拖出来了哦!“

    林雪突然间觉得有些害怕了,她开始害怕这个在一瞬间就变得十分诡异的女人,正常人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将头发改变颜色的,这个厨房里既没开冷气,也没有开窗,到底是什么样的风能够把女人的睡裙给吹起?她那竖起的黑直发又是怎么回事?

    林雪依着她比较好的夜视能力,看到那个缩在木柜里的小女孩开始口吐白沫了,她那张小小的嘴巴里面不停地吐出白色的泡沫,她的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林雪可以看见她眼睛里的眼白占据了一大部分。

    小女孩口吐白沫,都吐的翻白眼了,很显然她被吓不清。

    她那具小小的身体,缩在木柜里,变得十分僵硬。

    林雪觉得这个女人不是妖就是鬼,她现在已经使用了隐身咒,这个女人就一定不会发现她的存在。

    那个小女孩也怪可怜的,林雪不希望她就这样被这个女人给活活吓死。

    林雪现在连纸符、法器这些东西都没有,她只能选择念咒,驱妖咒和驱鬼咒都没用,她发现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狂笑。

    究竟是妖还是鬼?为什么,两个咒语对她都没起到任何效果?难道她是魔?

    好在林雪也学会了驱魔咒,驱魔咒念起来就比较拗口,她只用了半分钟就念完了驱魔咒。

    令林雪感到吃惊的是,驱魔咒居然对这个女人起不到任何的效果!天哪!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她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吗?谁跟林雪解释一下那阵莫名的风是怎样灌进这里的?明明这里连风扇都没有,空调更是没有打开,那阵风刮得还真是邪,在停电之后,突然间就环绕在了女人旁边。

    这个小女孩长得这么可爱,年龄又这么小,林雪实在不忍心看见她就这么被吓死过去。

    林雪向女人的方向走去,女人伸出一双苍白又漂亮的手,狠狠扣住小女孩的肩膀,猛地一拖,就将藏在木柜里面的小女孩拖了出来。

    女孩现在已经翻白眼了,她口中还在不停地吐白沫,僵硬的身体形成了一种非常扭曲的形状。

    还没等林雪靠近女人跟小女孩,女人就飞快地将小女孩举到她的头顶,然后一下子就将小女孩往地上面摔去。

    林雪就算是练习了蓝水冰花又有什么用?她看完纪良源那三本书又有什么用?现在正处于灵魂状态的她,也没办法像电影里的那些灵魂一样,在一秒钟内飘到小女孩的面前,带着小女孩离开。

    小女孩那瘦小的身体就这样被女人抛到了地上。

    脚下由瓷砖铺就的地面又凉又硬。

    该死的,她现在不是灵魂体吗?为什么踩在地上还是能够感受到瓷砖的那种光滑与坚硬?

    明明上次她好像还可以飘来着,为什么现在就飘不了?

    林雪只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那个小女孩跟前,小女孩的头撞到了坚硬冰凉的瓷砖上,鲜红色的血,慢慢从她裂开的头颅内流了出来,鲜红色的血液流在黑色的瓷砖上。

    在光线不足的这里,林雪看见小女孩受伤的头部还在往外面不停地流血,被女人摔出来的伤口,就像扭开的水龙头一样,不停往外喷出鲜红色的血。

    林雪不明白,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会从头部喷射出这么多的血来、呢?

    小女孩伤在头部,又出了这么多的血,林雪觉得这个小女孩如果不赶紧止血,送去医院治疗的话,这一条小生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她在心里默念道:这次一定行,我一定能够抱起你,一定能够将送到医院,你别死,你别死,姐姐现在就把你从这里带走。

    林雪突然间想起了那次自己被唐语燕那帮人带到了那个像仓库一样的地方,那时,唐语燕像个疯子一般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脚下的水泥地。

    还好,柳如熙那时赶到了,是他将她从那里救了出来。

    曾经柳如熙救了她,她现在想要救小女孩。

    林雪的手向小女孩的身体伸了过去,但她却什么也没摸到。

    明明小女孩现在就躺在地板上,林雪却什么也做不了,从小女孩头部流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些鲜红色的粘稠液体流到了林雪的脚前,这些血并没有接触到她的皮肤,她的脚也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粘稠。

    林雪的一双眉越皱越紧,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明明可以感觉到瓷砖的冰凉,可现在却体会不到脚下的一摊鲜血。

    现在救人要紧,可她试了十几次之后还是郁闷地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触摸不到小女孩的身体,她触摸到的都只是空气。

    即使她现在是灵魂体,林雪也觉得有些累了。

    叹了一口气,望着那个躺在地板上翻着白眼的小女孩,林雪明白,这个小女孩恐怕是没救了。

    不是她不想救她,而是她已经尽力了。

    林雪很好奇,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她抬起头,就看见了站在小女孩旁边的这个漂亮的女人,哦不,现在这个女人已经不漂亮了。

    原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具穿着睡裙的骷髅架子,小窗外面照射进来的微光,让林雪可以清楚地看见这具骷髅架子。

    骷髅头顶上的那一头黑色的长发依然向上飘起,她的脸上没有一块皮肉,原本眼珠子的位置,只剩下了两个黑色的大洞,如果忽略掉她那头诡异的黑色长发,跟身上的这件漂亮浅蓝色睡裙的话,林雪都要觉得它是一具人骨标本了。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刚才那个漂亮的女人,居然会在停电之后变成了现在这副恐怖的模样。

    现在三更半夜的,任谁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突然间变成了一具骷髅架子,心里肯定都会感到恐惧,别说是那个小女孩了,在林雪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后,她都被吓得不清。

    这个穿着睡裙的女骷髅,上下两排牙齿突然以诡异的速度发出了“嘎达嘎达”的碰撞声,她的身体明明只剩下了骨头,可她的嘴里还是能传出一连串可怕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游戏结束,莉莉,我找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骷髅十分疯狂地笑了起来,她的整个身体都颤抖着,那一头竖起来的黑色头发终于垂落,她一个闪身就从厨房内飘了出去。

    那条浅蓝色的睡裙被灌满了风,林雪悄悄走到了厨房的门口处,她看到那个恐怖的身影飘上了二楼。

    林雪在心里认定这个女骷髅是鬼了,她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驱妖、驱鬼、驱魔咒都对这个女骷髅无效。

    她又走回到小女孩的旁边蹲下,林雪伸手还想要将小女孩从地板上面抱起来,却还是失败了。

    想救一个小女孩,原来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林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将右手食指放到小女孩的鼻端下方,想要知道小女孩现在还有没有呼吸,片刻后,她发现自己的食指无法感受到小女孩的呼吸。

    她现在也只是一个废柴罢了,林雪在心里祈祷起来:千万要顶住啊,你爸爸看到你躺在厨房里,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抱去医院的,姐姐虽然很想救你,但是我也没办法把你抱起来呀。

    林雪最后看了小女孩一眼,就要从厨房里面走出去。

    只见一个淡蓝色的灵魂体,从小女孩的身体里面爬了出来。

    这只灵魂体,不是别人,正是小女孩,林雪现在已经使用了隐身咒,所以她知道小女孩是无法看见自己的。

    她想:还是顶不住,小孩子的生命就是这么脆弱,刚才那个女骷髅居然把她给摔死了,某些鬼的思想果然是难懂。

    林雪很怀疑之前之所以会突然停电,就是因为那个女骷髅的缘故,电影里面的那些女鬼不是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吗?比如能让整栋楼的灯管全部爆裂掉。

    她转头看向厨房的小窗,窗外面的白色大路灯依然亮着,林雪想尽快从这里离开,她准备上二楼试试看。

    小女孩的灵魂体就飘在她自己那具尸体旁,小女孩的身体小,所以她的灵魂体也很小,林雪觉得这只灵魂体蛮可爱的,浑身都泛着淡蓝色。

    每一天这个世界上都有人死去,每一天这个世界上都有人出生。

    她之前的确是想要救这个小女孩一命,可是林雪也努力过了,却根本就没法挽留这条生命。

    林雪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她来到刚才那个女骷髅消失的楼梯角旁,她正想走上二楼,猛然间,一阵强风从楼梯上方挂了下来,那个女骷髅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林雪的眼前,她贴得林雪极其的近,没有眼珠的黑色眼洞死死地对着林雪的眼睛。

    她的心口处顿时一阵发凉,难道是隐身咒的时间失效了?

    不等她多想,就听到女骷髅说话了:“又发现一个,欢迎你加入捉迷藏游戏。”小女孩的灵魂出现在女骷髅的身旁,她们的身上环绕着一种强烈的怨气,林雪转身就逃。

    紧接着她两眼一黑,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林雪睁开自己的眼,她看见自己现在依然躺在外婆房间的那张大床上面。

    柳如熙就趴在她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个梦的缘故,林雪的心情十分复杂。

    她再怎么喜欢看恐怖片,但这次她真的被吓到了。

    林雪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害怕这些东西,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怕自己会被那些东西给弄死罢了。

    大部分的人对死亡都充满着恐惧,林雪对人死之后的世界是害怕的,她觉得自己其实不是一个好人,林雪很害怕自己以后会被地狱的那些鬼差给拖下地狱,去承受自己应有的惩罚。

    她不信佛,也不信教,可当林雪接触了这类事情之后,她不得不让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某些超自然的东西。

    这些东西,也许你现在还没见过,可你不能说它是不存在的,某些科学家和物理学家,已经承认了空间、黑洞的存在,甚至在特定的情况下,人类还是能像小说里一样进行时空穿越。

    既然空间穿越是可以在特定因数上成功实现,那么鬼魂的存在也不能被人完全否定。

    林雪在旁边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将自己梦里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了柳如熙,她庆幸自己没有留在那里陪着那两个鬼玩捉迷藏,林雪不知道那个女骷髅会强迫自己玩多久的捉迷藏游戏,那一大一小的女鬼属于死魂,她自己却属于生魂,若是魂体迟迟不回身体,林雪可能会和她们一样变成死魂,死魂就是死去人的灵魂。

    柳如熙觉得她可能是被某种力量拖进了那栋别墅里,表面上来看,林雪和那一大一小的女鬼没有任何联系,她们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害林雪的事情,柳如熙安慰林雪不要多想,林雪点头应下。

    梦里经历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现实生活。

    林雪早在第一天去小卖铺看店的时候,就偷偷的在店内一些不起眼的角落贴连上了各种颜色的符。

    这些符都是她自己制作而成的,能起到驱鬼、驱妖的作用,能让那些奇怪的东西走不进小卖铺。

    林雪把这些符贴好后,又觉得不放心,还让柳如熙布下了结界,这层结界可以让普通人进出,却阻止了非人类的靠近。

    结界如同一个透明的罩子,这个罩子从小卖铺楼顶的上方一直罩到了小卖铺的一楼地下。

    自从有了这重的保护后,林雪确实是安心了不少,她呆在小卖铺里的时候,只会觉得非常安全。

    在一个安静的清晨,柳如熙对林雪说:“你练习了蓝水冰花后,你的睡眠时间已经缩短了许多,我每天也只需睡四个小时,你醒来后,叫上我,你练完蓝水冰花,我就教你学轻功。”

    林雪听到他想在楼顶教自己轻功后,说:“好,可是我每天只睡三小时,你每天要睡四小时,我们平时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休息的,那一个小时你能抽空补回来吗?你每天睡少一个小时,不会觉得头痛吗?”

    他听到林雪这么说后,愣了一下,才开口道:“不会头疼的,如果我想补觉的话,就会选择你洗澡的时候或者晚饭之后。”

    林雪想了一下,还是同意柳如熙在楼顶上教自己轻功。

    想要练好轻功,就必须得从基本功开始,基本功当然是最简单的,练习扎马步。

    林雪刚开始听到要扎马步时还有些不开心,她当时就想:我练习蓝水冰花的时候也不需要扎马步啊,为什么练习轻功就这么苦、逼呢?要像那些武侠片的主角一样练习扎马步?算了算了,现在是吃苦了点,可等我学会了轻功,只要遇到了不能打败的对手,就可以一溜烟的、跑回家了,技多不压身,学好了轻功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柳如熙让林雪扎的马步,跟那些少林寺和尚的扎马步方式有些不一样。

    林雪打量着自己扎马步的姿势,还是觉得这个马步显很是斯文,在扎马步的同时,柳如熙还让林雪在心里默念轻心咒,轻心咒比较难念,她怕自己一时间记不住,就偷偷让柳如熙抄写出来,并在每个字的上方,标出正确无误的拼音,没办法,轻心咒内有很多字是她没见过的。

    好久都没有使用纪良源给她的那枚翡翠指环了,在某天晚上,林雪把它偷偷摸了出来,在大厅外面将白纸上写的那段轻心咒,牢牢记在了心里。

    在扎马步的同时,林雪的双手必须紧握成拳,上臂和下臂还折起一个自然的弧度,然后在心里默念轻心咒。

    在默念轻心咒的同时,柳如熙还让林雪将体内汇聚起的那股真气,运往身体的各个穴位上。

    柳如熙为了让林雪认清楚人体上的各个穴位,他还抽空跟她上了一趟容山,他将那本穴位大全的书籍交给了林雪。

    现在网络虽然比以前要发达了许多,人们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在网络上查找到人体穴位的具体位置,可柳如熙告诉林雪,网络上那些网友上传的某些穴位百科虽然是正确的,但却没有他手上这本书籍记载得那么全面,人体的穴位何其之多,他手上这本书籍内记载的穴位数量居然是网络上穴位百科的两倍。

    这本书的名字就叫穴位大全,里面只有黑白两个颜色,有图,有文字,有注解,林雪随意翻看了几下后觉得不算难,但由于信息量过大,需要她花费一定的时间利用翡翠指环记牢这些内容。

    她又偷偷在晚上12点的时候摸出翡翠指环,将里面的内容给看了一遍。

    果然,翡翠指环就是一个神奇的宝贝,有了它,林雪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大量的知识,变成了一件不算困难的事情。

    林雪之所以会觉得这个马步比较斯文,是因为她两腿之间的距离,不像那些少林寺和尚扎的马步一样,需要在两腿之间留出大块的地方。

    虽然她现在已经练习了蓝水冰化,没有以前那样那么容易出汗,干起活来也没有以前那么容易疲惫了,可让她扎1小时的马步还是一件挺累的事情。

    也不说远的,就说一年前吧,一年前的她根本就想不到自己会在一年后,让柳如熙指导她学习轻功。

    扎马步是一个需要花费时间的活,柳如熙要求林雪每天都必须要扎一个小时的马步。

    将轻功练得小成时,柳如熙就准备想让林雪放弃扎马步,让她双腿盘起,坐在沙发或床上,将体内的内力与真气运到合适的穴位上。

    单单是将轻功练成小成,林雪就足足花费了半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她有过无数次想要半途放弃的年头,每次她一想离开楼顶时,柳如熙就会用眼神制止她,林雪能够坚持下来,离不了柳如熙的陪伴。

    先不说林雪每天都需要练习蓝水冰花,就是说她在这半年里,每天都要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扎马步,就很苦、逼的了,好在她每天都坚持早早起来,抱着柳如熙就来到楼顶上面练习蓝水冰花、学习轻功。

    林雪为了保险起见,在练功之前,她还念了隐身咒,虽然说她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外婆、大舅、二舅也更加不可能爬上楼顶晾衣服,可林雪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安,这段时间她一直跟柳如熙偷偷的在楼顶上面练功,她不能保证住在外婆家旁边的邻居不会看见待在楼顶练功的自己。

    隐身咒除了能够隐身,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普通人没办法听到隐身人说话的声音。

    隐身咒这种东西其实也蛮像一层结界的,只是这层结界远远没有柳如熙布下来的空间结界那么大。

    施咒者在念出隐身咒后,能够随心所欲地将咒语覆盖到想要隐身的人身上。

    距离第一天扎马步,已经过了半年,这一重的蓝水冰花,林雪早在两个月前就突破了,她好歹也苦、逼的练习了半年的轻功,等了半年的时间,柳如熙终于开口跟林雪说:“好了,你已经学习轻功半年了,练得很不错,现在你的轻功水平也有小成了,以后不需要天天扎马步了,你每天抽空半个小时,将双腿盘起,坐在沙发或椅子、床上,将之前扎马步时的那些穴位给记好,到时你盘起腿,就将体内的真气跟内力一并汇聚到那些穴位上,你只要坚持这样一段时间,那么你的轻功水平便能达到中成。”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