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看着下方观众的窃窃私语,洛文天略微停了一会,才继续说道:“这次大比最为关键的改革就是,我们不再局限于洛城本身,而是与耀城达成一致:这次由耀城的少年代表前来,和我们洛城的少年天才同台比赛。过些日子,我们也将选出此次大赛中优秀的少年,前往耀城交流、比试。”

    这句话说完,洛海余光看到身边宫诚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的微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凝重。虽然一瞬间就恢复了常态,但还是被洛海清晰地捕捉到。

    这种相互交流的事情,他宫诚可是事先没收到一点消息,明摆着就是洛海故意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先把比赛的结果和目的公布了出来,再说这相互交流。若是他敢在此时站出来说个不字,那洛海便能堂而皇之的把这场比赛变为一场单纯的交流了。

    若他不吭声,耀城的铁匠铺可不是他说了算的!交流不交流,他根本住不了主啊!

    一时间,以宫诚如此涵养之人,都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见洛海这招的高明。

    而台上的宫婷婷也都是脸色一变,这件事当众说出来那可就得执行了。若不让他们去耀城进行比赛,即便自己这次真的得了第一,在洛城铁匠街最好的位置开设了铁匠铺,洛海过些日子也完全有理由把他们给撵出洛城。

    宫婷婷看向自己的父亲,只见宫诚依然一脸微笑,看不出有任何其他表情。

    洛文天又稍微等了一会,没听到身后的宫诚有什么动静,这才继续微笑着说道:“下面我来说一下少年组的具体比赛规则。”

    “少年铁匠,他们最需要的是扎实的基本功。只有基本功扎实,未来才会走的更远,才会造福更多的人。所以,经过我们一直决定,对少年组所制定的规则就是:规定半个时辰之内,提纯由我们统一分配的铁矿石,最后比较提纯结果,以提纯的优劣来评定最后的排名。”

    此话一出,宫婷婷等人不禁一阵愕然,他们本都准备了自己最擅长制作的武器,甚至都是自备了不少矿石前来,这次想着务必努力发挥,制作出最擅长的武器夺得名词。

    但是万万没想到,比赛内容居然只是提纯铁矿石而已。一时间,耀城在台上的几位都看向看台上的宫诚。

    工程自然明白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再不说话可就真不行了。

    “咳!”一声灌输了真气的咳嗽声,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随即,宫诚慢慢站起身,先对着洛海点了下头,而后面向洛文天说道:“这个规矩嘛,我觉得是不是有些过于局限了,若是改成制作成品武器,这样更能展示出这些少年天才的水平。”

    洛文天对着宫诚微微躬身,不卑不亢的解释道:“这确实是我们当初考虑过的一种比赛方式,但是,在少年组,我们定位是十五岁以下,那么不可避免就会出现年龄不等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少年时期任何一年对于他们的关键性。假如说让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与十五岁的少年相比,那势必十五岁的少年会更占优势,对十三岁的少年也更不公平。”

    “而且,我们又不能把所有的年龄段全部分开。最重要的是,我在调查了不少铁匠之后,大家一致的观点就是,少年时期,重要的不是你能做出多么好的武器,而是你又多高的悟性,相应的就是你能提纯出多么优质的金属。大家都知道,所有的高品质的武器都是建立在高品质的金属之上。”

    “所以,经过我与众位铁匠前辈的商讨,我们一直认为,以此作为比赛项目,更能展现出少年铁匠的潜力和实力所在,而我们要的,不正是真正有潜力的少年么!”

    一席话分析的是有理有据,听的台下观众也都点头称是。宫诚本就不算是铁匠,更何况就算他是,洛文琪所说也并无任何不妥。无奈的像宫婷婷看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便坐了回去。

    而自始至终,坐在主位的洛海从未说一句话。洛文天的处理他相当满意,那还用说什么话!

    此时王林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邱一飞等人敢跟宫婷婷下如此大的赌注,这规矩看似合理,但无疑更加偏袒王林这种除了提纯什么都不会人。

    只不过,王林才不会傻呼呼的暴露自己。相反,这样的规矩让王林第一次感觉,他有了拿冠军的机会。

    看到宫诚坐下,洛文天对着宫诚微微鞠了一躬,转身继续说道:“少年组的比赛因为时间上和材料上要求比较苛刻,所以为了能更好的体现各位参赛少年的本事,我们决定,参赛者可以试用自己的锻造锤,甚至工作台如果现在准备好,也可以使用自己的。”

    这个决定看起来有些不平等,但是细想之下也合情合理。试问,平时锻造之时有谁会放弃顺手的工具不用?更何况这提纯铁矿石乃是最为基础的锻造之法,这些外在条件的改变,也就更能体现这些少年的实力。

    洛文天说完,又停顿了一会,发现并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便道:“好了,接下来各位少年选手可以准备一下自己的工具,准备完成后请我们的裁判检查即可。”

    洛文天说完,只见宫婷婷等人相继拿出自己的锻造锤,然后站立于工作台后。

    王林也是在此时拿出早上谢老师送给他的锻造锤,心中暗道:“原来还可以试用自己的锻造锤,幸亏谢老师想得周全。”

    只不过就在王林刚把双锤放到锻造台上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王林小兄弟,稍等一下。”

    王林看去,叫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三号铁匠铺的陈喜民。

    只见陈喜民挤过人群,爬上比赛台,从内衣兜里拿出一个金属镯子递给王林,也不答话,转身就下了比赛台。

    “储物手镯?”王林心中疑惑,陈喜民肯定不会有这个东西,那么他给自己的,定然是谢老师所指使。

    “会是什么呢?”王林慢慢注入一丝真气,感受储物手镯中的事物。

    这一感受不要紧,真的把王林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中间的洛文天。

    因为陈喜民的突然上台,洛文天也是看向王林这里,见到王林看他,便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疑问吗?”

    王林摇摇头,略微后退两步,然后真气灌输储物手镯,“拿”出里边的那件事物。

    “当!”一声巨响,在全场震惊的眼光中,一个大大的工作台被王林拿出放到了比赛台上。

    只见这台工作台比事先准备好的工作台要大上两圈,而且整体都是由金属制成,其中炉火内的火苗颜色纯青,单单肉眼看去就要比其他工作台炉火中的温度要高上不少。

    如此显眼的工作台,正是放在谢大锤屋里的那个!就连王林也没想到,谢老师居然把这个叫陈喜民给自己带来了。

    全场观众,包括一众参赛选手,目光齐刷刷的盯向王林,心中无一不是一个念头:“还真有带工作台来的呀!”

    洛海这时虽也是看向王林,但是注意力一直都在身旁的宫诚身上。

    就在王林拿出工作台之时,宫诚的气息又是一阵波动,甚至座位把手都被宫诚捏的嘎吱作响。显然,这件事又把宫诚给气的不轻!

    但最让宫诚憋屈的是,他还压根没法说什么。要是那小子等洛文天说完直接就拿出工作台,工程还能以他们提前透露消息为由,要求统一工作台。

    关键是洛文天说出来以后,就连宫诚自己都觉得这要求既合情也合理,没见宫婷婷他们也都换了锻造锤了么,这变相的等于他们也认可了这个规定。但是谁能想到,这小子的工作台居然是别人给他送来的。

    这个时候比赛即将开始,不可能再回耀城拿来宫婷婷他们的工作台了!

    宫诚无奈,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女儿的实力,也幸好洛城这边拿出工作台来的小子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水平能高到哪去,就算占点便宜也无妨。

    “只要我女儿能拿下冠军,洛海!哼哼!我一定要让你吐口血出来!”宫诚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随后,几位裁判上前检查了下各位少年参赛者的用具,无误后再次退到一旁。

    这些裁判都是来自洛城和耀城的资深铁匠,甚至还有一位是宫诚自耀城请来的地阶制作大师,任何一方的的参赛者想要做什么手脚都是几乎不可能的。

    王林看看四周,这次前来参赛的少年组,洛城有十五人,耀城原本十一人参赛。只是因为自己的赌约问题,现在耀城只剩下六人。

    但是这六人却个个都是修行者,在王林的感应下,这六人都修为还都要高于自己,若他们都是佛门的话,那相应的身体素质也绝不会比自己差。更重要的还是佛门的六感修行,无论是眼还是意,都将导致这六人对提纯的感悟比一般人更好一些。

    所以,王林若想赢得比赛的冠军,重点就在他这双锤提纯法之上。

    其次,那便是锻造台了。

    一般的锻造台只是王林在三号铁匠铺院子里用的那种,锻造铁矿石,不会涉及到工作台的承载力和稳定性。但是这炉火的温度,却是王林的又一大优势!

    王林心中盘算着自己的优势与劣势之时,只听洛文天高声道:“裁判检查完毕,下面我宣布,一年一度的铁匠街排名大比,现在开始!”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