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妹妹,妹妹……”关天佑忙不迭地一路喊着,一见到关平安连忙牵着她,开始嘀咕道,“幸好我刚才回去,坏蛋又找咱娘。”

    坏蛋?

    关平安望了眼提着土篮子进后院的母亲,“哪个坏蛋?不会是大伯娘吧?”

    “不是!是小的,关小竹。”

    “哦,她又要干啥?”

    “缠着咱娘不放呢,还说啥她咋就不是咱娘生的,哭鼻子哭得可伤心了,说舍不得咱娘,舍不得你。”

    关平安抽了抽嘴角。

    “你说她是不是傻了吧唧?二大娘嘴巴都气歪了。”

    “没打她?”

    “有呀,咋没,向东说他娘打了,每次坏蛋都哭着说要跟咱们过。我都看到二大娘偷偷朝咱娘翻白眼。”

    这是迁怒上?关平安抿了抿嘴,“你跟娘说了吗?”

    “说了,咱娘说她一窝子都不是东西,早点搬走早点省心。我偷偷跑过去跟咱奶告状了,咱奶说了再闹就让她们娘俩滚她姥姥家去。”

    关平安头疼地看着小兄长小人得志的奸笑,“哥哥,你是男子汉,你将来要干大事的,以后甭搭理她们。”

    关天佑蹙了蹙眉,“我也不想搭理她们,可你说那坏蛋咋老想讨好咱娘呢?娘可是咱们兄妹俩人的。”

    关平安估摸着自家有什么东西值得她盯上,眯了眯眼睛,果断给出一个答案,“一定是脑子有毛病!”

    “嗯,咱娘也这么说。”关天佑乐得咯咯直笑,“妹妹,走,咱们吃饭。你不知道那边家里可好玩了。

    大娘说她日子过得还不如后院的猪,奶让她今晚去跟猪一块睡,大娘就问咱奶是不是也跟猪一样不用下地干活?知道奶她咋说不?”

    关平安很是配合,“咋说?”

    “年底也宰了你卖肉?!”关天佑学着关大娘的语气,“老娘还担心卖不了呢。”

    “还真热闹。”

    “热闹啥呀,奶又用棍子抽她了。娘说乱七八糟的,没一刻歇停半会,以后有得闹。”

    叶秀荷看向走来的一对儿女还手拉手嘀咕着什么,立马高声喊道,“说啥呢,快过来趁热吃了。”

    关有寿放下锄头,走到她身边,一看菜色,顿时笑道,“媳妇,你这手艺可比不上咱闺女呀。”

    “没法子,咱是不缺油,可那娘仨盯着呢。明天能开工吗?不用多收拾,把正房稍稍收拾一下先搬进来再说。”

    “好,我尽快。”

    “二嫂刚跟我说想咱们搬走她就搬进去,我没答应,就说让她问爹娘,估摸着她记恨上我了。”

    “甭搭理她,记恨就记恨,咱住这边谁有空跟她打交道。明知你答应了也没用,还想拿你当挡箭牌,就她机灵?”

    关有寿接过媳妇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手,接着说道,“谁问你,你都让他们直接去找爹娘。别怕得罪人,你男人给你撑着。”

    “老四家的不会问,有身子呢。”

    关有寿好笑地斜了她一眼,“她有啥用?老四那家伙今早就问我材料有没有多,留点给他起屋子。”

    “啊?有身子不能起屋子,他急啥呀?”

    “不是说了嘛,甭搭理他们。今晚拿点玉米面上大兴家,回头他们几个送东西过来,得请他们吃一顿。”

    “放下吧,我和大妮姐都约好了,我堂姐也会过来帮忙,来多少人都不怕,我还让大妮姐帮忙寻摸着口粮。”

    “不是有粮票?”

    “她们都知道咱们没分多少口粮,先留着。”叶秀荷递给他饽饽,笑了笑,“我还给我娘稍了信,你老丈人估摸要来了!”

    关有寿拿着饽饽往嘴边咬的动作顿一顿,迟疑着点点头,“来就来吧,本来我还想等这里整好,亲自上门一趟。”

    “怕了吧?”

    关有寿狠狠地咬了一口,“哼!笑话,怕啥,我老丈人多豪爽的爷们!”当然,拍起桌子更响!

    先有闺女受伤的事,再有分家没通知,现在买了院子又没通知,估摸老爷子一过来会先揍人。

    叶秀荷见他死鸭子嘴硬,乐得哈哈大笑。

    “笑!笑!等你见到你爹,看你笑不笑得出来!”

    叶秀荷立即笑声止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见不得我开心是吧?我才没那么笨,稍啥信呀,赶明儿我自个带上俩孩子上门,啥事都没了。”

    “媳妇,要不你也带上我?”

    关平安听着父母俩人秀恩爱,抿嘴笑了笑,连忙低头啃起饽饽。嗯,分家果然很好,再也不用抢食,再也不用吃刺喉咙的粗食。

    马六屯的土地虽然不能跟王家庄相提并论,但也富足,主要以山地为主,也有一些水田,但不多。

    水田收的水稻也很少,除去上交的公粮,关平安之前听她娘提过一句,前几年一人分不了几斤。

    以她祖母的治家手段,别说想吃一顿大米干饭,就是大米粥都没喝过一两回,全给换了粗粮。

    当然也不能说是她祖母的错,熬过饥荒的当家人,不止是她,整个屯里最富裕的人家最多也就是过年或农忙时节犒劳一下男主力。

    地少也有地少的好处,王家庄水田就比马六屯多了一倍不止,可每年社员们也累个半死,一遇到天灾,损失也最大。

    之前翻地播种,这几天就灌水插秧。下响上工按时来临,聚合之后,个个还是继续上午未完的活。

    叶秀荷还是插秧,这活比起拔秧苗更累,拔秧苗还有张小板凳坐着,这可是一直弯着腰,最后连腰都挺不直。

    尤其是早春的天气还不是很暖和,尤其大清早的,双脚站在秧田里,水冷得有些刺骨,插了一会儿秧,一直等太阳出来,才好点。

    要是遇上阴天或雨天,那滋味可够酸爽的,一个不小心就得冻感冒发烧。

    关平安跟着她来到田间,见她娘开始脱掉鞋子,把裤脚一直卷到膝盖上面,正要学着照做,立即被她阻拦。

    “乖乖在这待着,回头倒浮上来就麻烦了。”

    关平安扭头瞧了一圈,确实没有小孩子下田,蹲在田埂上小手无聊地搅了搅混浊的田水,此刻被太阳晒了这么久,水温还透着冰凉。

    关平安收回手,抿紧小嘴,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娘,朝天空眨了眨眼睛,努力想眨去眼前的模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