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整天看了大约有二十多个病人,下班的时候疲惫不堪。

回到寝室后闻到一股香喷喷的气味,我分辨出来是炖的鸡汤。

“好香!”我赞叹道。

“你上了一天的门诊,我给你补补。”赵梦蕾笑着对我说。

“好累!”我说,心里暖呼呼的,随即躺倒在床上,“我睡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叫我。”

“我给你捏捏肩膀吧。”她说。

“嗯。”我说,顿时感觉到一种家的温馨。

她的力度正好合适,我感觉舒服极了,“梦蕾,我们结婚吧。”

“为什么今天忽然想起来了?你决定了吗?”她问。

我点头,“嗯。我太想有个家了。”

我当然不能说昨天与庄晴在一起的事情,也不可能对她讲今天那位林局长的事。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家对她们似乎更重要。就拿那个林局长来说,她刚刚与自己的男人离婚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想起来,她真的很可怜。

赵梦蕾温柔的笑了,“好,我们结婚。”

……

新房装修好后我和赵梦蕾就结婚了。

我没有通知科室的人参加我们的婚礼。因为我和她根本就没有打算举行仪式。不举行仪式的想法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我觉得她毕竟有过一次婚姻,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大事张扬。

当然,她没有不同的意见。

在电话上我把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了我的父母。当时是母亲接的电话。她是认识赵梦蕾的,因为中学的时候她多次去开家长会,知道我们班上有个漂亮女同学叫赵梦蕾。县城本来就不大,在知道赵梦蕾是谁家的孩子后母亲就知道她的模样了。

母亲在电话里面激动万分,“好,好,结婚了就好。”

我并没有告诉她赵梦蕾曾经结过婚的事情。

不一会儿父亲接过了电话,“她这么多年了一直单身?”父亲问我。

“不,她爱人去世了。”我只好实话实说,心里有一种快意。我知道,自己到现在依然有点逆反。

父亲沉默一会儿后挂断了电话,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怅然若失。

科室里面最先知道我结婚消息的人是庄晴。因为她忽然在最近提出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都已经结婚了,还介绍什么女朋友啊?”我朝她苦笑。

她诧异地看着我,随即展颜而笑,“祝贺啊。”

我看着她,“你呢?怎么样?和你男朋友还好吗?”

“很好。”她说。

我觉得现在的小女孩真的很难理解。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她在我面前完全恢复到那种既热情,又有一定距离的同事之间关系,就仿佛那天的事情不曾发生过一样。

有件事情我没有想到。

就在我与赵梦蕾办理好结婚证的第二天,那位叫钱战的刑警支队队长就来找到了我。

“冯医生,恭喜啊。”他约我去到了医院外边的一家茶楼,刚一坐下他就笑眯眯地向我祝贺。

我很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警察,当然知道了。”他淡淡地笑。

“你一直在调查我,我们?”我顿时不悦起来。

“你别误会。”他说,“赵梦蕾男人的案子是我经办的,直到现在有些问题我都还没有搞明白。所以定期了解一下你们的情况这很正常。”

“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难道你们还在怀疑我们?那天的情况你们很清楚,我和赵梦蕾根本就不在现场。”我说,愤愤的表情表露无余。

“是。我没有怀疑你们啊?呵呵!只是听说你们结婚了,所以专程来祝贺你们。”他笑着说。

他这样讲我也就无话可说了,不过,我已经完全没有与他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趣。“钱警官,我还在上班,我就先告辞了。”

“行。”他笑着说,“我的电话你有吧?如果你有什么情况的话可以随时与我联系。”

“如果我有目击了凶杀案的机会的话,我会即刻与你联系的。”我说,随即扔了一百块钱在了服务员的手里后转身离去。

我没有告诉赵梦蕾这件事情,我不想让她不高兴。我在回科室的路上删掉了钱战的号码。

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早上醒来有热腾腾的牛奶和面包,中午她也回家给我做饭。晚餐后一起出去散步,偶尔去看看电影什么的。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温馨,我相信大多数家庭都应该是这样。现在,我和她都已经不再追求浪漫,只需要平常的生活。

然而,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半年之后,她依然没有怀孕的迹象。

我不方便问她,只好从侧面去提醒她这件事情。“梦蕾,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合适?”一次晚餐的时候我终于说起了这个话题。

“你是不是很想要孩子?”她问我。

“其实,我对要孩子的事情也不是那么迫切,因为我还无法想象自己有了孩子会是一种什么状况。不过,一个家庭总得有个孩子是吧?至少等我们老了后有天伦之乐是不是?”我笑着对她说。

她点头。随后却没有了下文。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疑惑:按照她与她前面那个男人结婚的时间推算,他们的孩子起码应该有五六岁了吧,但是据我所知的是,他们却一直没有孩子。

我觉得这种情况无外乎有以下几个原因:他男人不育;她不育;两人感情不合。我希望是第一种或者是第三种原因。

其实我很懵懂。因为在决定与她结婚的时候我心里并没有把孩子的事情作为主要的因素去考虑,当时我觉得两个人感情好就行,至于孩子,那是顺其自然,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现在,当我提及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没有得到她的任何回应。我心里暗自疑惑。

我和她开始进入沉默。

“你怎么啦?”我问道,目的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默。

她朝我笑了笑,“没什么。”

我也笑,“你别在意。我只是随便说说。我们才结婚,多玩几年后再要孩子也行的。”

“万一我生不了呢?”她问,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

“也许是我的问题呢。要不我们都去检查检查?”我说。

“我是说,万一是我的问题呢?”她问我,没有来看我。她在低头吃饭。

“那就不要孩子吧。”我说。心里并没有十分在意。因为现在我对孩子的事情还没有什么概念,也不觉得没有孩子是一件什么重大的事情,最多会有一种遗憾的感觉。

“万一这样的话我们今后就没有了天伦之乐了。”她依然低头在对我说。

我顿时笑了起来,“现在科学技术发达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做试管婴儿。再不行的话就去抱养一个就是。”

她猛然地抬头,眼里充满了泪水,“冯笑,你真好。”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梦蕾,你检查过?你真的不能生育?”

她点头,满脸的凄楚,“也不是说不能生育,只是因为我曾经患过结核,医生告诉我说输卵管堵塞了。他,他以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打我。”

我内心的柔情骤然升起,伸出手去将她的手握住,“梦蕾,我和他不一样的。我会对你好的。你放心。何况,输卵管堵塞也不是一定不能生孩子。我是妇产科医生,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呵呵!幸好不是你卵巢和子宫有问题,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去做试管婴儿。”

“我以前咨询过,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十。”她黯然地道。

“百分之三十也是机会啊。万一不行的话就我们两个人过一辈子吧。我们国家的人口已经这么多了,我们正好为计划生育作贡献。”我柔声地对她说道。

“冯笑,你真好。”她开始流泪。

我心中的柔情开始全部释放,即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去到她的身旁,伸出双臂去将她紧紧拥在自己的怀里。

她在我怀里嚎啕大哭。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家庭缺少了孩子的话就会变得畸形。

那次门诊后几天,在我夜班后,那位姓林的女局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到我的电话号码。“冯医生,我想请你吃顿饭。有空吗?”

“林局长,吃饭就用不着了。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尽管说。”想到那天她来看病的情景,我心里顿时对她产生了一种怜惜,所以在电话上我极尽客气。

“没事。就想请你吃顿饭。冯医生,我可是把你当成朋友了啊,这个面子总得给我吧?”她说,语气软软的。我想到她是局长,那天在病房那么强势,但她毕竟还是听了我的话后来并没有再去为难余敏。而且,上次她到门诊来找我是一种特意,这本身就说明了她对我的信任。所以,我答应了。

我觉得,她找我绝不是仅仅要想请我吃饭。道理很简单:她因为那样的情况到门诊来找我解决,这样的事情过后本应该对我避之唯恐不及才对。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