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自始之终,都没有提鹰扬府两万兵马的事情,薛礼如坐针毡,按理说一旦设立行军总管府,境内所有兵马都归总管府管,他们鹰扬府都不例外,可是薛礼又很清楚,王君临这是在没有朝廷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强行设立行军总管府,可是如今大隋的形势让他很迷茫,身为皇帝的心腹,可是皇帝陛下好像将他给忘记了,并没有任何密旨指示,何去何从,薛礼根本不知道。

        而最让薛礼难受的是,王君临好像将他给忽略了,事先从未召见过他,行军总管府中也没有他的任何位置,这让他更加忐忑不安,总感觉要大难临头了。

        ……

        ……

        宣布行军总管府设立之后,王君临召集心腹干将开小会。

        不同于之前高高在上,王君临让人在会议室中布置成圆桌议事方式,王君临与杜如晦刘子明尉迟敬德罗士信单雄信陆寒管小童黄少秋沈果儿杨空蝉等人围桌而坐。

        “好了,现在召开形势分析会,果儿先通报一下各方面的情报?”王君临神情严肃的说道。

        沈果儿早有准备,每个人前面也都有一份资料,她站起来简单说道:“两年前,也就是在大业五年,长白山有“狂寇”数万,这是大隋第一次成规模出现反贼,但不久后被朝廷派大军镇压,余贼躲进山中。”

        “去年在北方的雁门和洛阳附近,先后发生暴动。虽不久都被镇压,但却算是天下反贼四起的先兆。”

        “黄河南北一带,在营建新都修缮长城开凿大运河的过程中,遭受的祸害最为严重。去年,皇帝下令攻伐高句丽,在全国征兵百余万人,又强征三百多万的民夫转运粮械,因为疫病的爆发,最终回到家乡的民夫不及三分之一,耕稼失时,田畴多荒,朝廷又没有赈灾之粮,百姓饿死无数,据我们的探子和蓝衣卫府汇总的消息,在征伐高句丽结束至今,短短半年时间中,大隋整个天下出现的反贼势力犹如雨后春笋,先后多达上三百多起。”

        “目前最大的一股反贼是在邹平民王薄聚集农民据长白山,自称‘知世郎’,此人是一个读书人,传说中才情甚高,他在皇帝征伐高句丽期间,便作《毋向辽东浪死歌》反对辽东之役,以发动民众,受这《毋向辽东浪死歌》影响,逃避征役的很多农民纷纷参加到王薄反贼之中,朝廷聚集大军多次围剿,但都未能得逞,眼下这位知世郎麾下人马号称十万,但据我们探子打探的情况来看,王薄手中已经有七万多人,除去妇孺老幼,能够拿起武器上战场的人已经不少于四万。”

        “除了王薄之外,平原的刘霸道鄃县的张金称漳南的孙安祖和窦建德渤海高士达韦城瓦岗寨的翟让章丘杜伏威等反贼势力人数都已经上万,而且在朝廷大军围剿之下,都保存至今,麾下兵马已经拥有一定战力。”

        “至于其余反贼不可胜数。不过主要集中在今山东河北河南间,聚保山林川泽,挑头的虽然大是一些落魄贵族武林高手或者落魄读书人,但他们手中的人马几乎全部是来自逃避征役的贫苦农民,也有牧子,最近皇帝下旨彻查天下寺庙,一些下层僧侣也纷纷加入反贼之中。”

        沈果儿一口气说完,顿了一下,又指着墙上挂着的地图,总结道:“眼下在朝廷官兵围剿之下,还能够保存的反贼有二十一支,其中,山东十四支,江淮四支,河南关中和河西各一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反贼的所控制或者祸乱的地区逐步扩大,重点仍在河北山东,而这两地距离我们范阳郡不远,但王爷威名远播,这些反贼都不敢跑来祸乱,再加上在王爷治下,范阳郡百姓相比其他地方还能过得下去,所以反贼招揽不来人。”

        杜如晦见沈果儿说完,看着地图,最终指着与范阳郡最近的漳南之地,沉声道:“王爷,这个孙安祖和窦建德占据漳南之地,据卑职所知距离我们范阳郡也就一百多里之地,徒步行走,两三天就能赶到,骑兵一天便可到达。卑职以为,这个孙安祖和窦建德可灭之,一来去除卧榻之患,二来也算是震慑其余反贼,确保反贼不敢在我范阳郡撒野。”

        尉迟敬德当即站起来,大声道:“王爷,此贼交给卑职,卑职用三天时间便灭了那孙安祖和窦建德,杀光所有反贼。”

        “杀什么杀,就知道杀,这些反贼说是反贼,其实绝大多数都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百姓。”王君临瞪了一眼尉迟敬德,挥手让纷纷站起准备请命的罗士信陆寒管小童单雄信等人先坐下,对尉迟敬德呵斥道。

        “王爷说的是,卑职孟浪了。”尉迟敬德讪讪一笑,又坐了下去。

        王君临又转头赞赏的对杜如晦说道:“克明言之有理,其他地方反贼,我们暂且可以不管,但这个孙安祖和窦建德的所聚拢的反贼必须除去。”

        顿了一下,王君临想起在原本历史上,这个孙安祖和窦建德都是一方枭雄,特别是窦建德最后还在河北一带立国登基为帝,直到最终大唐成立,才败于李世民之手,被活捉处死。

        王君临想到这里,又补充道:“而且这个窦建德和孙安祖不可小觑,回头果儿好好调查一下两人的底细。”

        注:《无向辽东浪死歌》隋·王薄: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绵背裆。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