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你叫林雾是吧?”

    半空中,那火妖少女冰冷地注视着下方的林雾,蹙眉道:“你似乎拥有不止一种王者天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王者天赋,竟然让你拥有这等实力?”

    一般来说,王者天赋虽然比普通的天赋强大得多,但大多也就提升一个层次的实力。

    像林雾这种连完全觉醒都还没达到极限的,一般也就和普通僵尸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差不多的实力,而林雾却是提升了足足两个层次!

    再加上地狱意志的加持,就等于是实力提升了三个层次之多!

    再加上结合刚才的战斗来看,这火妖少女自然很容易就分析出来,林雾一定是拥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王者天赋!

    “你的实力倒是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强。”

    林雾平静地望着火妖少女,手中握着王剑,说道:“也就是在这小地狱,力量会受到禁锢,不然的话……刚才你已经死了。”

    “是吗?”

    那火妖少女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冷笑着嘲弄道:“也就是在这小地狱,你有地狱意志的加持,否则就凭你一个连完全觉醒都没有圆满的家伙,也有资格做我的对手?若是没有禁锢,你也已经死了。”

    同样的话,她又还了回来。

    在这地狱的禁锢之下,谁都杀不了谁,所以她也不知道林雾刚才两剑的可怕之处,只是以为刚才那两剑只是威力比较大,但她化身火焰之后,几乎免疫物理上的攻击,又岂会怕?

    “是吗?”

    林雾面色不变,只是忽视重力的影响,缓缓飘浮了起来,在半空中与那火妖少女相对。

    骤然,一阵冷冽的阴风掠过。

    “我承认,你的实力的确不逊于我。”

    那火妖少女的双眸缓缓变化起来,恍若一个正在旋转的世界,“但是……你以为我的本事就那么一点吗?”

    轰!

    恐怖的灵魂波动从她的身上幅散而出,下方的所有人都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开始天旋地转,灵魂都为之颤抖起来。

    这仅仅是灵魂造成的压迫波及而已,还不是真正的灵魂攻击。

    下方,众多使者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包括柳诉也是脸色凛然,警惕万分地盯着那火妖少女。

    这火妖可是拥有‘伪终极灵魂’,一旦施展灵魂攻击,那封公级之下绝对是被横扫!

    哪怕是封公级强者,只要灵魂上没有达到伪终极,在她面前也会受到灵魂上的影响,导致实力大减,几乎是任人宰割。

    正如第二使者‘宫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僵尸,连纯血僵尸都不是,却依然能排在第二,就是因为他的灵魂是伪终极境界,哪怕是那些拥有伪终极王者天赋的第一阶梯强者,在他面前也发挥不了多少实力。

    唯有第一使者洛登拉姆,她也拥有伪终极灵魂,所以才能无视宫炎的灵魂影响。

    若非灵魂和肉身不一样,肉身的消耗可以用阴气弥补,而灵魂上的消耗却要很久才能恢复,恐怕这火妖少女早就施展灵魂攻击了。

    “林雾是吧?”

    火妖少女冷冷地注视着林雾,说道:“如果我真的不顾灵魂消耗,全力攻击你的话,我至少有九成把握将你拖入无底牢狱内,只是当初夺舍时造成的灵魂损失有些麻烦,我不想消耗太大而已。”

    所有人都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灵魂力量的消耗和身体不一样,身体可以通过阴气恢复消耗,但灵魂只能自然恢复。

    特别是灵魂本身就有损伤的,一旦消耗过大,可能还会陷入沉睡。

    所以,以往这火妖少女也很少施展灵魂攻击,哪怕是对付第一使者,凭她的实力也能轻易战胜,何必消耗灵魂?

    但她恐怕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实力远超她想象的林雾,也就不得不施展灵魂手段了。

    这时,火妖少女的身后,对岸飞来一个背负着长剑的青衫男子。

    赫然是五号使者‘萧北羽’。

    火妖少女的余光瞥了一眼萧北羽,不由得微微蹙眉。

    她知道萧北羽擅长纠缠困敌,再加上另一个使者和林雾联手,如果硬来的话,她想要将林雾拖入无底牢狱,那恐怕要消耗不少灵魂力量才行。

    火妖少女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冷视着林雾,说道:“我不想浪费时间,你把吕愁的灵魂交出来,我就不再难为你,否则今天我就算是拼着沉睡,也要把你拖入无底牢狱,到时候……”

    虽然她的话没有说完,但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地狱使者唯有在小地狱内才有地狱意志加持,一旦穿过苦海进入无底牢狱,地狱意志无法降临苦海之下,使者也就没有这种实力了。

    到时候,林雾岂是她的对手?

    “呵……”

    林雾却是笑了起来,不过却是讽刺的笑容:“那就来吧……如果你真的做得到的话。”

    那火妖少女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死死地盯着林雾,随即深吸一口气,不再多说半句,准备倾尽全力将林雾拖入无底牢狱了。

    下方,柳诉瞥了一眼从不远处飞来的萧北羽,忽然发现萧北羽居然愣在了半空中,忍不住冷喝道:“萧北羽,你在想什么?快点来帮我们,千万不能让林雾被这火妖拖入苦海!”

    萧北羽却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脸色阴晴不定地望着林雾,心情如同大海澎湃一般。

    林雾瞥了他一眼,试着解读了一下萧北羽的内心——

    “林雾手上有吕愁的灵魂?”

    “怎么可能?”

    “吕愁的灵魂明明被魔君封存在狱王宝库里了!”

    “唯有狱王本人或者她的信物才能开启宝库的大门,连我和萧璇都没有宝库的信物,这个林雾怎么可能会有?”

    “难道说……”

    “这个林雾与魔君认识……而且关系很深吗?”

    “难怪……难怪其他小地狱那么高的待遇,他都没有接受,反而是直接来了千面小地狱……”

    “这么说,这个林雾不仅无法成为东帝的左臂右膀,反而还会成为敌人?”

    “呵呵,等今晚结束,就立刻去禀告东帝大人……”

    这一刻,萧北羽的内心极速闪过了一个个念头,随即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

    忽然,他微微一怔。

    糟了,忘记催眠自己了。

    萧北羽忽然反应过来,林雾可是拥有读心天赋的,刚才他内心想法暴露了那么多的秘密,说不定林雾已经窥探到了?

    他连忙看向林雾,却发现林雾根本没有看他,只是神色冷漠地盯着火妖,仿佛没有注意到他一般。

    萧北羽不由得暗松了口气。

    也是,与火妖这等强敌对阵时,谁敢分心?

    读心也要刻意把注意力放在某个人身上,才能读取对方的心思,林雾的心思恐怕都在火妖的身上,没有注意到他也是正常。

    “不过,这是个好机会。”

    这一瞬间,萧北羽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想法:“火妖一旦全力施展灵魂攻击,林雾绝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没有足够的支援,恐怕林雾就会被火妖拖入苦海中,在无底牢狱内被她杀死……”

    如果他和柳诉一起出手,火妖的灵魂攻击集中在林雾身上,他和柳诉就能拖住火妖,给林雾脱身的机会。

    但如果他不出手,只有柳诉一个人帮忙的话,林雾十有八九会被拖入无底牢狱之中!

    “很好……那就这样吧……”

    萧北羽在心中冷笑一声,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原本他也不敢随意坑害东帝非常看好的使者,但现在,林雾与魔君的关系好到这种地步,就注定了是东帝的敌人!

    就算他害死了林雾,那位董家的老祖宗‘东帝’也不会怪罪他,反而可能会夸赞他!

    说来漫长,实际上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萧北羽就已经决定了下来。

    “火妖!”

    萧北羽骤然厉喝一声,身形划过长空,同时抓住了背在身后的长剑,猛然拔出。

    铿锵声中,一泓锋锐的剑光出鞘,犹如一道笔直的闪电,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迅疾地刺向了半空中的火妖少女。

    下方的柳诉不由得一愣,这个萧北羽怎么回事,最擅长的‘九剑连环阵’不用,反而这样倾力进攻?

    “滚开!”

    那火妖少女的余光瞥了萧北羽一眼,眉头一皱,化为一抹火光瞬间横移,躲开了这一剑,同时一记鞭腿,犹如火山爆发一般抽爆了空气,攻向了萧北羽。

    萧北羽这一剑刺空,仿佛已经无力躲闪一般,直接被这一脚抽中了胸口。

    “嘭!”

    一声巨响之后,萧北羽整个人也如流星一般,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

    而他手中的长剑去势未尽,也不由得脱手而出,化为一道剑光飞向了下方,不偏不倚,恰好飞向了柳诉。

    这个萧北羽怎么回事……

    柳诉蹙起眉头,同时体表浮现出了一层如同钻石般闪耀的光泽,硬是弹开了这一剑,但她也被这一剑的力量给击飞了。

    “嗯?”

    火妖少女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以往这个擅长操控剑阵的萧北羽,今天居然这么莽撞,这么容易就被她击飞了,连柳诉也受到了牵连。

    不过,这是个好机会!

    火妖少女心中一喜,眼眸中寒光一闪,恐怖的灵魂力量顿时弥漫而出,直接朝着林雾蔓延而去。

    轰!

    所过之处,现实都开始随之扭曲!

    这就是伪终极的灵魂力量,从虚幻降临到真实的力量,足以扭曲现实的境界!

    这一刻,恐怖的灵魂波动已经完全笼罩了林雾。

    这种完全针对一个人的灵魂攻击,也是影响最强烈的,足以让很多灵魂境界不足伪终极的强者,实力降低到只有三成,甚至于更低!

    远处,正在倒飞而出的萧北羽见到这一幕之后,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心中满是快意。

    魔君的宝库连我这个义子都进不去,凭什么你一个外人能进去?

    还敢和我抢柳诉?

    呵呵,这下可没有人能帮你了,等着被火妖拖入苦海,然后……去死吧。

    这一刻,萧北羽心中满是报复后的畅快。

    “林雾!”

    而远处苦海对岸的莫轻尘等人,不由得心中一惊。

    这等恐怖的灵魂波动,即便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而现在萧北羽和柳诉都帮不了林雾,他们飞过去也来不及了,那林雾岂不是完蛋了?

    林雾凌空站在火妖少女的对面,一动不动,眼神木然地注视着火妖少女。

    没有散发丝毫灵魂波动。

    “哈哈哈!跟我去苦海吧!”

    火妖少女大笑一声,肆意地宣泄着自己的灵魂力量,尽可能地降低林雾的实力,同时也化为一道爆裂的火光,瞬间撕破音障冲向了站在对面林雾。

    她已然拼尽全力。

    而林雾没有散发丝毫灵魂波动,显然是因为灵魂境界远不如她,灵魂力量完全被她压制住了,所以才感受不到林雾的灵魂波动。

    现在,林雾受到她的灵魂控制,顶多只剩下两三成实力,又岂会是她的对手?

    “很好,只要把这家伙拖入无底牢狱,再灭掉他的灵魂,让小七夺舍他的身躯,就能再多一个强大的帮手!而且我吞掉吕愁的灵魂之后,也可以得到情皇的秘密,到时候我……”

    这一刻,火妖少女的心中满是兴奋和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远离牢狱获得自由的美好未来了。

    只要抓住眼前这个林雾,就有未来!

    “嗖!”

    一道火光划破天空,直冲林雾而去。

    然而,就在火妖少女冲到林雾面前的那一刻——

    她忽然发现,林雾的嘴角忽然翘了起来,勾勒出了一抹嘲弄的冷笑。

    一抹剑光乍现。

    “嘭!!”

    犹如前两次一样,她只感觉眼前剑光一闪,就发现一股无法抵抗的可怕力量传来,让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

    怎么可能……

    他明明无法反抗我的灵魂力量,为什么他的实力为什么没有下降???

    耳边尽是呼啸的狂风,在火妖少女向后飞出的同时,她的双眼呆滞地望着林雾,充斥着震惊、恐慌、难以置信……

    而远处,演戏装作被击飞的萧北羽,停下之后,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完全傻眼了。

    他完全无法理解,林雾怎么还能轻易击飞火妖?

    难道,林雾完全没有受到火妖灵魂攻击的影响吗?

    除非……林雾的灵魂也是伪终极境界??

    只有这个解释了。

    在这一刻,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使者都立刻想通了这一点。

    唯有林雾的灵魂也是伪终极,才能无视火妖的灵魂影响,实力没有下降,才能像之前那般轻易击退火妖。

    “我看错了……”

    莫轻尘漂浮在半空中,望着远处的林雾,喃喃道:“原来……就算他还没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也比我更强……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比‘宫炎’还要强大,成为第二使者了吧?”

    一旁的徐光英也很是震撼,缓缓点头道:“等他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之后,整个地狱,封王之下,唯有洛登拉姆能够压他一头。”

    尚未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就有第二阶梯的实力,一旦达到极限,那等于是地狱意志加持了一般,必然是第一阶梯!

    如果是这样,还未必比地狱那八位第一阶梯的使者更强大。

    但如果还拥有伪终极灵魂,那就必然是第二使者了!

    如今的第二使者宫炎,本身实力其实只是第二阶梯的顶尖,只是拥有伪终极灵魂,能够让除了洛登拉姆以外的其他使者,实力都大打折扣,所以才是第二使者。

    但现在又出了一个林雾!

    本身实力就能达到第一阶梯,又有伪终极灵魂,这等实力,唯有洛登拉姆能够压他一头!

    “这一下,诸位狱王们……恐怕都要下血本挖人了啊。”

    莫轻尘忍不住轻叹一声,等这个消息扩散开之后,林雾在那些狱王的眼中,自然会成为堪比洛登拉姆的人才,必然会受到各方小地狱的竭诚邀请!

    也不知道,自己效劳的那位东帝大人,能不能抢到林雾呢?

    “没想到这等强者,居然会来我千面小地狱?”徐光英忍不住感慨,又皱眉道:“不过,刚才萧北羽那家伙怎么回事?居然那般鲁莽,若非林雾先生有这等实力,恐怕就要被火妖拖入苦海了。”

    “是,等会儿一定要让他说清楚。”莫轻尘也皱眉说道。

    不过,他的心中也有些疑惑。

    以他对萧北羽的了解来看,刚才萧北羽很可能是故意演的。

    就算是因为柳诉的缘故,萧北羽厌恶林雾,但是有东帝大人的命令在前,萧北羽又怎么敢这样故意坑害林雾?

    这其中,恐怕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但萧北羽刚才发现了?

    不过,他也不想那么多,等会儿问问萧北羽就知道了。

    这一刻,整个小地狱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林雾静静地站在半空中,手中握着王剑,脸色平静而淡然。

    而下方的诸多使者们,在这一刻都在仰望着他。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就在这一刻,一个新的传奇强者诞生了,这是一位足以与洛登拉姆相提并论的超级强者!

    “呼……”

    地狱的风儿轻轻拂过林雾的头发。

    而林雾本人却是没什么感触,甚至于就没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他早就知道自己灵魂的特殊和可怕,根本就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个火妖的灵魂攻击,什么伪终极灵魂,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伪终极灵魂的攻击,依然属于封公层次,伤不了他的灵魂,顶多影响控制而已。

    但他的灵魂又岂会被影响?

    不过,既然没能伤到他的灵魂,也就无法引动他灵魂深处的液态阴气了。

    所以林雾反而感觉有些可惜,要是这个火妖的灵魂再强点就好了。

    太弱了,真没意思。

    “轰!”

    远处,那火妖少女硬生生地停住了身形,重新化为一道火光飞了回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林雾:“你……居然也有伪终极灵魂?”

    林雾淡淡道:“你太弱了。”

    “我……弱?”

    那火妖少女心中怒火冲天,忍不住冷笑道:“如果你不在这小地狱,没有地狱意志的加持,就凭你,也是我的对手?有本事你就和我下苦海?”

    林雾嗤笑道:“这么低级的激将法,有意义吗?”

    那火妖少女深吸一口气,死死地盯着林雾,眼神中满是不甘、愤怒、无奈等等复杂的情绪。

    过了半晌,她低沉道:“我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林雾看着她。

    那火妖少女沉默了一下,咬牙道:“我给你五百年份的极致阴气,你把吕愁的灵魂给我。”

    “呵,五百年。”林雾笑了。

    那火妖少女以为林雾嫌少,又一狠心,说道:“八百年?”

    林雾微微摇头。

    “一千二百年!”那火妖少女咬着牙说道:“我就这么多了,你把吕愁的灵魂给我,我就立刻和你签下灵魂合约,保证会交给你。”

    “我是地狱使者,和你这个囚徒做交易?”林雾笑了笑。

    “地狱从来没有规定过使者不能和囚徒做交易吧?”那火妖少女盯着林雾,说道:“甚至于还有使者和囚徒签订灵魂合约,请囚徒去其他小地狱帮忙的,这并不违规。”

    “可我不想帮你。”林雾淡淡道。

    虽说他不在乎灵魂合约,可以从这方面坑对方一次,但是他也杀不了对方,只会暴露他灵魂的秘密。

    只是一千二百年的极致阴气而已,萧秦的宝库里就有不少,对他来说,这一千二百年极致阴气并不重要,这么做,也只是得不偿失而已。

    “你不同意?”那火妖少女死死地盯着林雾。

    林雾瞥了她一眼,淡漠道:“若非我杀不了你,现在我就会要你的命,你也想和我交易?火妖,你可以滚了。”

    这些囚徒都是因为罪孽深重才会被关入无底牢狱,任何一个都有取死之道,就算和他没仇,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感,杀起来更不会手软。

    “很好,你不要被我抓到任何机会,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那火妖少女浑身颤抖着说道。

    “你连这小地狱都闯不出去,还想报复我?”林雾毫不在意地反嘲道。

    那火妖少女脸色越发难看,死死地盯着林雾,过了半晌,才深吸一口气,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直接化为一道火光,扑通一声钻入了下方的苦海中,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林雾神色平静,丝毫不在乎。

    以他的实力,只要在这小地狱中,得到地狱意志的加持,就是第一阶梯的实力,而且还克制这火妖少女,根本不惧对方,还用得着在乎她的威胁?

    “林雾!”

    下方忽然传来了柳诉惊喜的呼声,低头看去,只见柳诉一脸喜色地望着林雾,有些激动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你的灵魂也是伪终极?你至少可以成为第二使者啊!”

    林雾笑了笑,说道:“只是在地狱意志的加持下,才有这种实力。”

    柳诉却是连连摇头道:“等你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就算没有地狱意志的加持,也是第一阶梯啊!太不可思议了,我本来以为你和我们这些排名使者相比,还有一些差距呢,没想到你现在就比我们所有人都强了。”

    林雾正想说话时,却是听到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林雾先生,没想到您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啊。”

    林雾转头看去,赫然是莫轻尘站在远处的半空中,正微笑着看向这边,便轻轻摇头,通过万物意志将声音传了过去:“只是借助这地狱意志而已。”

    这莫轻尘虽然有问题,估计背叛了萧秦,但对他倒是真的挺友好尊敬的。

    现在发现他的实力这么强,直接就用上了‘您’这种尊称。

    “您太谦虚了。”莫轻尘笑道:“能够结识您这等强者,实在是我的荣幸,林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麻烦我,我一定尽力而为。”

    他旁边那个铁塔般的壮汉三号使者‘徐光英’,也对林雾说道:“恐怕要不了多久,林先生就是地狱第二使者,恭喜。”

    林雾微微摇头,没多说什么。

    这些人都以为他的灵魂是伪终极层次,认为他可以靠灵魂横扫第一使者‘洛登拉姆’和第二使者‘宫炎’之外的所有人,再加上本身也即将拥有第一阶梯的实力,自然是洛登拉姆之外,无人能敌。

    但实际上呢?

    他的灵魂固然很特殊,很无敌,无视一切灵魂攻击,但是却与正常的鬼魂不一样,他只是正常的灵魂,根本就无法施展灵魂攻击,自然也就没办法让其他使者的实力大减。

    那些第一阶梯的使者,在他面前依然是第一阶梯的实力,他能否敌得过都是两说,更别说横扫了。

    不过,别人见到林雾摇头,只当他是谦虚,根本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

    “林雾先生。”

    这时候,远处一道人影飞了过来。

    林雾转头看去,赫然是刚才与火妖交手,‘被击飞’的萧北羽。

    不得不说,这家伙刚才演的还挺逼真的。

    他压根就没在乎过火妖,所以注意力一直放在萧北羽的身上,对他的心思了若指掌,只是佯装不知而已。

    “林先生,真是抱歉。”

    萧北羽停在林雾的面前,一脸诚挚地歉意道:“刚才我见那火妖要施展灵魂攻击,一时心急之下,就想着从背后偷袭,我以为我全力出击之下,说不定就能打断那火妖的灵魂攻击,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也没能帮上林先生,是我鲁莽了。”

    林雾瞥了萧北羽一眼,淡淡道:“没什么。”

    而对方心中的想法则是:“我是忠诚于魔君的义子……我是忠诚于魔君的义子……我是忠诚于魔君的义子……我是忠诚于魔君的义子……”

    难怪敢来见他,看来又暗示催眠了自己。

    若非林雾早就读到了他的真实想法,恐怕还真被这家伙煞有其事的解释给骗过去了呢。

    “萧北羽。”

    柳诉也飞了上来,蹙眉看了萧北羽一眼,说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鲁莽,今天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林先生实力超绝,恐怕就真的出事了。”

    萧北羽眼角抽了抽,但还是勉强赔笑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柳诉懒得理会他,只是转头看向林雾,微笑道:“林先生,有你镇守这千面小地狱,那火妖的威胁就很小了,一旦你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在这地狱意志之下,实力恐怕比那火妖还要强出半筹,那就完全没有威胁了,我们也不需要每天都这么提心吊胆的了。”

    林雾微微摇头,笑道:“现在还是警惕点吧,也就是有地狱意志的加持,我才有现在的实力,不然还是很危险的。”

    柳诉点点头,故意说道:“是,林先生说得对,林先生现在可是我千面小地狱的一号使者呢,小女子当然不敢不听。”

    “现在?”林雾不由得问道:“一号使者,是根据实力吗?”

    “对,其他小地狱可能有所不同,还会考虑功绩等等,但我们千面小地狱就是看实力。”

    柳诉点点头,瞥了一眼萧北羽,说道:“魔君那么疼爱萧璇姐,也没有让她当一号使者,而是让实力更强的莫轻尘成为一号使者,选拔一号使者的制度,与地狱官方一样,完全看实力。”

    林雾恍然。

    远处的莫轻尘也听到了这话,似乎也没在意,反而笑着把声音传了过来:“柳诉说得对,今后,林先生就是我们千面小地狱的一号使者,林先生放心,今晚结束后,我就会立刻向地狱官方申请。”

    林雾看了他一眼,摇头道:“现在就不必了,等我完全觉醒达到极限再说吧。”

    莫轻尘也不再劝说,点头道:“好,就依林先生的。”

    柳诉听到林雾这么说,不由得无奈道:“林先生,你要等到完全觉醒到极限吗?那还要多久啊,魔君不在,宝库也无法打开,否则魔君肯定会直接送给你千年的极致阴气,让你尽快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

    “没关系,慢慢来就是了。”林雾摇摇头,同时不着痕迹地瞥了旁边的萧北羽一眼。

    从读心结果来看,这个萧北羽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但实际上,林雾却是知道,这个萧北羽不仅已经通过‘吕愁的灵魂’这一点,知道他进过宝库了,甚至还猜到了他和萧秦的关系很深。

    萧秦的狱王宝库内,有那么多极阴至宝,萧北羽身为萧秦的义子,想必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那么,萧北羽自然能猜到,他林雾借助宝库内的极阴宝物,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顶多就是估计错误晚上那么几天而已。

    不过,林雾也不怕他。

    在这地狱,他也没有触犯任何规矩,而且还是各方狱王看好的人,哪怕萧北羽背后的那位董家老祖宗‘东帝’想对他动手,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萧秦早就提醒过他,董家的老祖宗‘东帝’与她有仇怨。

    这么看来,东帝一直在调查萧秦的行踪,或许是找到了某种可以寻找到萧秦的方法,所以才拉拢莫轻尘和萧北羽?

    而他和萧秦的关系明显很深,东帝不可能拉拢他,或许就会除掉他。

    不过,在这地狱之内,想除掉他,几乎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等他实力达到第一阶梯之后,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到时候,他可以去其他的无主小地狱中,进入无底牢狱,想办法从其中的太阴幽泉里吸收到足够的液态阴气,最好是让三大王者天赋都达到伪终极层次。

    一旦他的三大王者天赋都达到伪终极,那该有多么强大?

    完全可以横扫大多数小地狱中的无底牢狱,包括这千面小地狱中的火妖,他也可以来直接灭掉,以绝后患。

    到时候,他也就可以想办法收集万年的极致阴气,冲击终极觉醒了。

    计划很完美。

    至于现在还是待在小地狱里吧,有地狱意志加持,也比较稳妥安全,反正最迟明天晚上,他就能达到完全觉醒的极限了。

    ……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那火妖不是林雾的对手,自然不会再出现了。

    很快,八个小时的黑夜过去了,上空中那颗巨大无比的‘烛龙之眸’,也终于再次苏醒了,眼皮颤抖之下,缓缓睁开了一条缝隙。

    缝隙中,一缕嫣红璀璨的光芒倾泻而出,恍若晨曦一般,瞬间照亮了整个小地狱。

    而林雾身后的狱王殿,顶端的那颗明珠也忽然波动了起来。

    于此同时,林雾感觉身上的力量骤然消失一空,一道灰白色的虹光从他的身上飞了出来,直接划过长空,回到了那颗明珠内。

    而他身边的柳诉也是如此。

    包括苦海对岸的一个个奈何桥使者们,融入其体内的地狱意志也都化为一道道灰白色长虹,飞回来那明珠之内。

    一共十一道灰白色长虹。

    然后是108位黄泉路使者们,身上也都飞出了一道道青灰色的虹光,108道青灰色的虹光犹如漫天彩虹,飞回了狱王殿顶端的明珠内。

    最后才是三千名鬼门关使者们,三千道淡红色的虹光齐刷刷地掠过上空,准确地回到了明珠内。

    最终,明珠流转过一抹姹紫嫣红的奇异光彩之后,重新归于黯淡平静。

    “白天,地狱意志就不会加持了吗?”林雾不由得问道。

    “那倒不是,地狱意志也是有灵性的。”

    柳诉摇头道:“晚上的时候,烛龙之眸休息,无法洞察那些囚徒的动向,所以地狱意志就会整夜加持在使者们的身上,而到了白天,烛龙之眸时刻监察着苦海,一旦囚徒试图穿过苦海,就会被发现,而地狱意志也会在囚徒进入苦海的时候,加持诸位使者。”

    “原来如此。”林雾恍然点头。

    他原本以为白天的时候,地狱意志没有加持的话,那火妖可能会趁机出来抓他呢。

    现在看来,他倒是不用担心了,只要身在这小地狱内,他就很安全。

    “诸位使者,昨晚辛苦了,都散去吧,如果要离开小地狱的话,记得先申请。”

    远处传来了莫轻尘的声音。

    而后,诸多使者们都散开了,有的回狱王殿的住所,有的去申请离开小地狱了。

    林雾来到千面小地狱的第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