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三女的出现,并没让林昊停下来。

    青竹蛇是一种毒蛇,其毒液的化学成分含有出血毒,多种酶类及少量神经毒素。尽管说青竹蛇咬人的时候排毒量小,每次排出的毒液只有30毫克左右,但造成的伤害却不小。

    患者的伤口会出现少量渗血,可是疼痛无比剧烈,像是被火烧灼似的,局部红肿,可溃破,发展十分迅速。最为其典型特征为血性水泡较多见,且出现较早!

    除此之外,也会发生全身症状,例如恶心、头昏、腹胀痛,甚至是吐血,便血,中毒性休克。

    被毒蛇咬伤后,伤害是在所难免的。因此越早将蛇毒吸出来,对患者造成的伤害就越低。

    林昊虽然听到了三女出现的动静,但仍然不管不顾的吸着。

    苗娘等三女则以为两人在做那种事情,感觉十分尴尬,尤其是苗娘,尴尬中还带着愤怒。

    麻痹,刚刚才跟我缠缠绵绵,还走错门……一转眼就钻到别的女人裙底去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我也没有独占你的意思,可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怎么的也得给我点面子吧!?

    苗娘却想越是怒火滔天,可是面前的狗男女根本就不理她,完全把她当成透明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在那儿忙活。

    让苗娘感觉尤其可恨的是,她要求了那么多次,林昊都不肯这样对她,还说他从来接受不了这种方式。

    现在呢?钻到林佩如的裙下就出不来了!

    听着林佩如仿佛享受得不行的大呼小叫,苗娘真是叔可忍,娘不能忍,将手中的两个罐子推给美智子与朴允儿,自己大跨步的走上前!

    到了近前,她就一把抓住林昊的头发,硬是将他从林佩如的裙间在拽了出来,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弄得他摔了个四脚朝天,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够了……”

    话没骂完,她就滞住了,因为她看到林昊竟然一嘴血!

    我了个去!

    不是这么生冷不禁的重口味吧?

    只是当她扭头看向林佩如的时候,发现她内内明显是穿着的,在接近腿根的位置,有两个已经红肿起来的牙痕!

    苗娘长期呆在山中,跟各种毒虫毒蛇打交道,自然知道这样的牙痕不是林昊给咬出来的,但还是忍不住问:“这是怎么搞的?”

    摔在地上的林昊只是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再次爬起来,再一次钻进林佩如的裙下吸起来。

    林佩如虽然疼痛难当,但还是解释道:“我刚刚来摘菜的时候,被蛇给咬了!”

    苗娘这才终于恍然,原来这小娘皮脸上的表情不是享受,而是真正的痛苦。林昊钻在她的裙下也不是做舔狗,而是想吸出毒液。

    发现自己搞错了,苗娘有那么一点尴尬,忙问道:“是什么样子的毒蛇?”

    林佩如道:“青色的,像竹子,像青草一样的青!两个眼睛是红的。”

    苗娘道:“哦,是竹叶青蛇,虽然有毒,但被咬了死不了的。”

    林佩如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但现在痛得快要死了。

    苗娘说完之后就走回了屋里,但没多一会儿又回来了,伸脚轻踢仍然趴在那里吸个没完的林昊,“哎哎,你是不是吸上瘾了?快停下!”

    林昊终于抬起头来,发现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

    苗娘将瓶子递给他,“这是专治蛇咬伤的。给她抹上!”

    林昊接过来,打开瓶盖嗅了嗅,专业如他,一闻那味道就知道靠谱,因为里面有半边蓬、鲜生地、粉丹皮、黄芩、赤芍、射干、山慈菇、水羊角、蜈蚣、甘草……等等,这些中药都有着解毒的攻效。于是忙把药上到林佩如的伤口上。

    苗娘的这种蛇药,无疑是神奇的,药才一抹上去,林佩如便感觉到一阵清凉,随后如被烧伤似的灼痛感也消减了几分!

    林昊问道:“如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佩如道:“没那么痛了!”

    林昊道:“那我抱你进去!”

    林佩如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只是没等她说完,林昊已经不由分说的将拦腰抱了起来,进屋之后,问清楚她睡的房间,这就将她抱进去,让她平躺到床上。

    直到这个时候,林昊才突然响起一事,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道:“我怎么这么笨!”

    林佩如道:“怎么了?”

    林昊道:“我带了药箱来,药箱底下有抗蛇毒血清,虽然那是抗蝮蛇的蛇毒血清,可是对青竹蛇,烙铁头同样有效,你等着,我去拿。”

    没多一会儿,林昊就取来了药箱,找出了那支血清!

    林佩如见他开始用注射器抽吸药液,知道是要给自己打针,所以不用他吩咐,自己就配合的将裙子拉下一些。

    林昊手起针落,没等她反应过来,针已经打完了。

    “如姐,你先休息一下!”林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我去帮忙做晚饭。”

    林佩如惭愧又感激的看着他,“林昊,对不起,我不但没照顾好你,反倒给你添麻烦了!”

    林昊道:“一家人,不要说那样见外的话,好好休息吧!”

    出去之后,林昊便回到菜园,将散落在那里的青菜通通捡起来,回到了厨房,然后开始炒菜做饭。

    苗娘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半天后才回来,手上沾着一些黄色的粉末,在厨房的一角洗手。

    林昊忍不住问:“苗娘,你去哪了?”

    苗娘心里还有气的,因为她的某个地方现在还隐隐作疼呢,不过想到刚才在菜园里误会了他,终于还是应道:“我在屋外洒了些硫磺粉,那样就不会再有蛇来了。”

    林昊则道:“不是的,我是问你刚刚洗完澡之后,你去哪了?”

    他不说洗澡还好,一说洗澡,苗娘就想起他粗鲁地对待自己的样子,没好气的道:“要你管!”

    林昊被打败了,这个女人,果然喜怒无常,根本不可理喻啊!

    一个小时左右,饭菜终于做好了!

    五个人,四菜一汤,倒也勉强说得过去了。

    没有电灯,可是有煤油灯,映得满室菊黄,也多少有点烛光晚餐的味道。

    林昊先匀出一些饭菜,让美智子给房间里的林佩如送去,然后才和几女一起开饭,不过他吃饭从来都没有什么优雅吃相的,几乎都是狼吞虎咽的风卷残云。

    苗娘见了,便不由轻哼道:“姓林的,你倒是生冷不忌,胃口很好啊!什么东西都能吃得下!”

    林昊听出了她话中的讽刺意味,显然是指刚刚自己趴在林佩如裙间的事情,所以就选择性耳聋的没搭理她,只顾埋头扒饭。

    苗娘却不满意,在桌下踢踢他的腿,“我跟你说话呢!”

    林昊终于抬起头道:“老师说,食不言,寝不语!”

    苗娘冷笑起来,“说得好像你上过学似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小寒可是把什么事都跟我说了,你根本就没上过学,是真真正正的文肓!”

    看破不说破,我们还可以做炮友的!说破了,下次我可能还会走错门!林昊无爱的看她一眼,没理这碴,只是给美智子和朴允儿各夹了一些菜。

    苗娘见状,便把自己的碗也推过去。

    林昊很想把自己吃剩的菜梗,骨头夹到她碗里,但想到自己的任务,最终还是忍了,给她夹了个鸡腿。

    苗娘吃着鸡腿,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不过我跟你是半斤八两,天生一对,因为我也没上过学!”

    三人:“……”

    林昊终于道:“苗娘,怎么会没有电来呢?”

    苗娘道:“这里是山区,停电是再经常不过的事情了,有可能是哪里的变压器又被雷打了。也可能是哪里的电线被风刮断了,反正什么可能都有,也许下一秒就来电了……”

    话音未落,屋内突然一片大亮。

    来电了!美智子与朴允儿顿时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苗娘也是愣了下,然后得意的道:“我就说吧!”

    林昊违心的恭维一句,“厉害!”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美智子和朴允儿忙着收拾碗筷去厨房清洗。

    林昊则问仍坐在那里的苗娘道:“你这里有茶吗?”

    苗娘道:“有啊!”

    林昊道:“那你……”

    苗娘打断他道:“你想要我给你端茶递水的话,你就不用想了。小寒走了之后,我就没有伺候过谁了。”

    林昊无爱的道:“苗娘,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苗娘冷哼道:“被你糟蹋过后,我还嫁得出去?”

    林昊立即道:“到底是谁糟蹋谁啊?第一次……”

    苗娘立即喝道:“闭嘴!”

    林昊只好闭嘴,然后自己去沏茶,只是沏了一壶茶回来之后,苗娘却不知道从哪拿来了她的杯子,推到他面前,显然是要他给自己端茶递水。

    林昊真不想惯她这样的坏毛病,家里的女人那么多,哪一个不是争着抢着要伺候他,可是想到有求于人,终于还是给她倒了茶,然后道:“苗娘,你刚刚回来的时候,手里好像拿了两个罐子是吗?”

    苗娘点点头,这就去将那两个罐子拿来,放到桌上。

    林昊仔细看看,发现和侧边房间里堆放的瓶瓶罐罐类似,值不值钱不知道,看着却是十分古董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欣赏一阵后道:“看起来还不错,你在哪找到的?”

    苗娘道:“半路捡的。”

    林昊又问道:“在哪个半路捡的!”

    苗娘道:“想知道?”

    林昊道:“想啊!”

    苗娘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林昊听后,老脸一窘,怒道:“你休想!”

    苗娘摊了摊手,“那就没办法了,想我告诉你哪儿有古董可以捡,想要跟着我一起发财,你只有答应我这个要求。否则,哼,你什么都不用想!”

    林昊漠然的看她一眼,然后就起身离开,去了林佩如的房间。

    林佩如原本是睡着了的,听到动静又醒来了,看到是林昊,脸上勉强浮起一丝笑意。

    林昊问道:“伤口还痛吗?”

    林佩如点头,“有一点点,但应该不碍事了。”

    林昊道:“我看看!”

    林佩如正想拒绝,可是林昊已经将她的裙子掀起来了,不由得苦笑连连,自己的裙子变得这么随便了,说掀就掀了。

    林昊看了看,发现伤口虽然仍有些红肿,可是并没有进一些发展,显然是蛇毒血清与苗娘的蛇药起功效了。于是道:“一会儿洗澡后,我再给你上一次药。”

    林佩如为难的道:“我这个样子,没办法洗澡吧!”

    林昊下意识的道:“要洗的,不洗会有咸鱼味!”

    林佩如听得脸上大红,因为她想起了刚刚在菜园中的一幕。奔波了一路,又爬上爬下的搬东西,身上自然难免有味道啊!

    无地自容的她,真想拿被子将自己的头捂起来。

    半响,她才挤出一句,“可是伤口碰了水,会不会发炎啊?”

    林昊道:“哦,那就擦澡吧!”

    林佩如道:“嗯!”

    林昊道:“避开伤口来擦!”

    林佩如道:“嗯!”

    林昊又道:“我来帮你擦!”

    林佩如道:“嗯!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