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最新章节!

    “独孤大人莫生气,有话好好说!”神翊焕赶忙劝慰着。

    “这孩子趁我没在府里,留下了一封离家书后就消失不见了,我可是寻了她好久~”独孤儒渊一边捏着独孤晓梦的耳朵,一边跟神翊焕解释道。

    “爹爹,放手啊,疼死我了。”独孤晓梦甚是抱怨,尤其当着外人面,让她觉得很丢颜面。

    “还知道疼?说明你还没傻,为何要做出糊涂事来?”独孤儒渊质疑地很,他不明白独孤晓梦对这婚事还有何不满。

    “爹爹,我就是贪玩几日,您何必对我这么凶?爹爹先放手好不好?”独孤晓梦泪眼汪汪地乞求道。

    “独孤大人,晓梦姐姐这几日一直住在我府上,她先前跟姨娘发生了不愉快,才想躲出独孤府,寻寻清净,您就别跟她生气了。”芸莞替独孤晓梦说着好话。

    “多谢端翊公主帮老臣看管晓梦,知她者莫若我这亲父,她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我可是比谁都清楚。”独孤儒渊总算松开了手,独孤晓梦立马躲到了芸莞身后不敢与她父亲直视。

    “您的女儿您最懂,何必与其面红耳赤呢?推心置腹地谈谈不好吗?暴力也解决不了问题。”就连旁观的瑚儿都看明白了这对父女的矛盾。

    “好,多谢瑚儿姑娘提醒。”独孤儒渊没瞧见还有外人在,心中的怒火消掉了一半,他真是为独孤晓梦担忧,以至于乱了自己的方寸,才表现的情绪很是失控。

    “独孤大人客气了,瑚儿还得感谢您呢,正好借着焕翊王的酒,瑚儿敬您一杯。”瑚儿斟满了一杯酒,给独孤儒渊送了过去,“要不是大人相助,瑚儿的爹爹依旧蒙冤受苦呢。”

    “瑚儿姑娘客气了,梁大人是清者自清,若是污浊之人,本官也爱莫能助。”独孤儒渊被辛辣的酒呛地咳嗽了几声,“咳咳~”

    “大人没事吧?”瑚儿关切地很。

    “爹爹你还好吧?”独孤晓梦怯懦地问询着。

    “没事没事,偶感风寒罢了。”独孤儒渊摇摇头。

    “独孤大人,今儿是本王为瑚儿姑娘特意设的饯行宴,她明日就回相州了,您若有时间也一同入座,咱们杯酒话桑麻可好?”神翊焕为了化解尴尬便邀约道。

    “多谢王爷好意,臣得尽快把小女送回府,还有其他要事需处理,改日再与王爷公主相聚吧。”

    独孤儒渊万分客气,不似先前那般愤怒,原来独孤晓梦的性子还是有一点随他父亲,“瑚儿姑娘,一路平安,等下次来帝都时记得通报一声,还是咱们这些人,我好好给瑚儿姑娘接风洗尘。”

    “多谢独孤大人,再会~”瑚儿给独孤儒渊深深地鞠了一躬。

    “姑娘有礼了,告辞~”独孤儒渊拽着独孤晓梦匆匆离开。

    “二位慢走,恕不远送~”神翊焕示意下人出去送客。

    “这对父女真有趣。”瑚儿见独孤父女俩离开后,才叹息一声。

    “每个人与长辈相处的方式都不一样,见怪不怪吧。”神翊焕很羡慕有父母疼爱的人,他除了皇侄儿的身份外,没有其他能炫耀的资本。

    从小到大神翊焕都觉得自己是寄居在皇城里的孤儿,看着皇子们有母妃疼有父皇爱,他便羡慕不已,因为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他甚至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不知晓,对他来说这是莫大的悲哀。

    神翊焕童年不懂事的时候,还常追问皇上,他一度认为自己是神翊翔的亲生骨肉,直到慢慢了解、慢慢发现过后,他才明白皇上为何对于他的问题沉默不语。

    “焕翊王,实不相瞒,我与我父亲的关系本就不太好。”瑚儿总算将心底的话讲了出来。

    “瑚儿不用解释,咱们小辈儿与长辈儿思考方式不同,有分歧有意见都很正常。”神翊焕无父无母,所以他并不了解该怎么与自己的父亲相处。

    “我父亲在世时,我也总与他吵架,还不懂事地与他冷战过,瑚儿,你可要对梁大人好一些,父爱都比较深沉,直到失去过后慢慢回想,才会有所察觉,那份爱与关怀是何样的珍贵。”

    芸莞觉得瑚儿与自己惺惺相惜,全因为其想证明梁大人的清白而辛劳奔波的缘故,就像她孤立无援来到帝都为端木大人追查凶手一般不易。

    “好了,别聊这么伤感的话题了,你们与我这个孤儿比,都是幸运的,我从未见过我爹娘,甚至连我娘的名字我都不知道,身为儿子的我都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呵呵~”

    神翊焕自嘲着,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去寻找当年的真相,却连他娘亲姓什么都没查出来,这或许会成为他心中永远的伤痛。

    “好。”瑚儿殷勤地为神翊焕斟满了酒,给芸莞的杯里只是点了几滴,“瑚儿想敬焕翊王和莞儿一杯酒,愿我们有缘来日再聚。”

    “为何这么急着离开帝都,可是相州有急事吗?”芸莞好奇地很。

    “我爹爹得回相州处理府中之事,我娘本想带我留在帝都住上一阵,可是我爹爹不愿意住我舅舅府里,我们没办法只好陪他一同上路了。”瑚儿无奈地摇摇头。

    “这么说,梁大人与司空大人闹过矛盾?”神翊焕追问道。

    “就是关系相处的不好,当年我娘嫁给我爹爹时,舅舅他就非常反对,但是我娘愿意,所以后来才有了我。”瑚儿也不是很了解这事。

    “司空大人不是很疼爱你这个外甥女嘛?你娘亲嫁都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何不满意?”神翊焕能感觉出司空楗对瑚儿的赞美是发自内心的。

    “还不是因为我爹爹,他是个喜欢安逸的人,不管舅舅怎么劝说为其在帝都寻觅个一官半职,并且举家都搬到帝都来,我爹爹死活不同意,若是我家搬来帝都,兴许咱们早就相识了呢。”瑚儿面带娇羞地望着神翊焕。

    “欢迎瑚儿常回帝都看看,明日一路平安,珍重。”芸莞与瑚儿碰杯后,一仰而尽,此刻的她很羡慕瑚儿,父母健在,一切安康。

    严父亦爱女,不显丝缕。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