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姒女乱最新章节!

自从龙胆被夺,杞桑便像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

灌灌说,她不是失龙胆,而是失恋。那古怪的感觉也不是什么探梦夺魂,而是她一不小心中了美男计,动了春心。

杞桑自是死都不认失恋动心一说。青丘山上,姨娘们的相好,她见了一箩又一箩,她对美男早都免疫了。欢喜小黑脸?门都没有!

她心酸又颓然,全然是因为她被骗了!他以寻剑为名借机接近她,骗取她的信任,夺了她的龙胆。她堂堂巫女,对世事都该洞察三分,竟未觉察出他一路随行是打她龙胆的主意。引狼入室,更认敌为友,如何能不恼?又如何能不气?

她替自己的气恼心酸找了一箩筐理由,暗暗发誓一定要以牙还牙骗回龙胆,一雪上当受骗之耻!可饶是如此,她都振奋不起来,成日郁郁。即便是董贵妃服用汤药后,脉象见稳,御医会诊,连连称奇,也未激起她半点兴致。她甚至好几回因着心情低落差点惹来杀身之祸。

这日,苻生又在金銮殿召见她。“孤的眼疾,要价几何?”他懒洋洋地婆娑着手中酒盏。

“王上的眼疾治不好。”她不假思索,随口就来。近日来,她频频如此。

苻生已不觉意外,却还是冷眸一扫,面露煞气。

杞桑懒于理会他的脸色,抓起酒壶,夺过他手中的酒盏,斟满酒递给他。

苻生不接,只冷冷看着。

杞桑自讨没趣地搁下酒盏,又取了个酒盏替自己满上。她仰头就闷了一盏酒。她盯着苻生的独目:“不过,我可以送给王上一只义眼,虽不能识物,却……”她又闷了一盏:“往后王上就不用戴眼罩了。”

苻生狐疑地盯着她。

杞桑挑眉:“怎么?不信?”她苦笑,轻叹一声:“没错,姥姥我贪得无厌,向来不做折本的买卖。可是——”她又叹了口气:“哎,反正姥姥我即便想要你的阳寿,也要不得了。”讨生计的家伙都被人夺了,还如何做买卖?

她抿唇,犹豫难决。连日来,她一直在犹豫是否该以义眼为价,借苻生之力夺回龙胆,可到底顾虑颇多。决决水一事,她已知人心险恶。若叫人得知龙胆乃她的心脉,后果不堪设想。

苻生端起眼前的那盏酒,低瞥一眼,竟然难得地微笑了:“孤向来不受人恩惠。义眼——”他敛笑:“孤的报酬便是成全你的那笔买卖。”

杞桑有些诧然。她嘀咕:“你如何知道——”

“若这点风声都收不到,孤的坟头早就青草依依了。”苻生语气嘲讽。“区区一个女子,”他扔下酒盏,起了身,“孤卖个人情给你。”

杞桑始料不及地怔住。若换从前,她非得欣喜若狂。而今,龙胆被夺,苻生成就这笔买卖无异于给她帖了张催命符。

她眯着杏眸,仔细打量苻生,只想看穿他的意图。难不成他看透了龙胆是她的心脉?故意将她一军?不该啊。哪怕苻坚也不会想到龙胆是她的护心石。

而苻生张狂一笑:“怎么?嫌五年阳寿太少?还是嫌孤这个顺水人情不够体面?”

苻生的笑当真叫人毛骨悚然。事已至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杞桑起身,挤出一丝微笑,微微摇头:“非也,非也,多谢王上成全。”

废除纳妃圣旨的口谕顷刻便传遍宫闱。

自决决之水分手后,杞桑再未见过苻坚。她一来恼怒,二来想谋定后动,并不曾主动登门。而他更是沉得住气,倒似坐等她自投罗网一般。

如今血盟已成,自是避无可避了。

杞桑出宫便只身赶往东海王府。依旧是那天的客堂,依旧是那天的几案。隔案而坐的两人,却换做了一男一女的死对头。

“如此说来,血盟已成?”那张俊脸头一回透着冷峻寒光。

杞桑点头,强撑架势。木已成舟,你还想如何?

“曼青的五年阳寿——”苻坚打量小姑娘的眉眼,那眼神似乎是想化作刀子把那阳寿剜回去一般。

杞桑只觉如坐针毡。她动气:“这笔买卖是苟曼青自己找上门的!”

“还给她。”苻坚说得轻描淡写。

杞桑拧紧了拳:“岂有此理!叫苟曼青出来见我!凭什么求上门的买卖,出尔反尔不说,还找个靠山来仗势欺人!”

苻坚移眸。他轻抿一口清茶:“既是买卖,你再开个价,除了阳寿,旁的,什么都可以。”

“苻坚,你别欺人太甚!”小丫头一记粉拳敲得案几砰地一震,弹起了身。连灌灌都说她变了,被人欺到头上,如何能退让?小丫头决计不再给小黑脸留脸面,虽然他救了她,却又如何?他救她不过是虚以委蛇,另怀目的罢了!

“我救过你,一条命总够抵偿这笔买卖了吧。”

他竟拿出了杀手锏?杞桑顿时软了几分。她拧紧了粉拳,嘴硬:“可我的确不知如何解这血盟。我——没法子把阳寿还给她。”

“这世上从无‘没法子’三字。”

杞桑绷直了腰杆。她也不晓得是被这咄咄逼人的话锋给戳中了还是怎样,她又心酸。她强忍着,压了压翻涌的酸味:“那好,你先把龙胆石还给我。我想办法还给她。”

“我向来不与人讨价还价。”苻坚依旧气定神闲地茗着茶,甚至语气都是云淡风轻。

杞桑抠着案沿,嗞嗞作响。她忍!她慢吞吞的,似憋足了浑身力道:“龙胆石是我的命。还给我!”

苻坚的手顿了顿。他偏头看小丫头,眸色淡淡。对视片刻,他说:“曼青的也是命。”

他说的那般轻,杞桑听着却只觉得重到似掐死了自己的脖子。她怨自己如何就失了方寸,竟把自己的底牌都亮了出去。她别过脸:“你说,如何才肯还给我!”

“我方才已经说了。”苻坚依旧风轻云淡。他搁下茶盏,起了身:“方和送客。”

“你——”

那袭玄色身影闻声不过在厅门前微微一顿,衣袂一飘,却是转角不见。

杞桑拧紧粉拳。倘若此时启明在,小丫头必是要掐紧他的脖子,不,是撕下他半张树皮来泄愤。谁叫他给她招惹了这厮!

方和弓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丫头一记回眸,瞪了他一眼:“告诉你家主子,想跟姥姥我斗,他还嫩了点!他做初一,我做十五,叫他等着瞧!”小丫头放下狠话,箭步而去。

从前她斗狠称大,都不过是孩子气的打闹,并不曾当真走心动怒。可此刻,她都不晓得为何会如此动气,竟似打了鸡血般浑身卯足了狠劲,直叫她一甩颓态,满门心思只想着一鼓作气夺回龙胆,一雪前耻。

这不,不及晌午,她便迫不及待地出招了。

云龙门前,华丽丽的马车上,她翘着二郎腿,咬着根狗尾巴草,把玩着马鞭,斜睨来人,目光很是挑衅。

苻坚依旧骑着那匹雪白高头大马。“难不成你以为你有本事从我身上强夺?”他笑问。

小丫头甩开狗尾巴草,拍拍手,故作老陈地摇头:“非也,非也,王爷是天下最懂玉的人,此行为王上治眼疾,如何少得了王爷?是王上下旨,令你帮我找药引子的。干我何事?”

苻坚睨一眼黑着脸直挺挺端坐马上的颜子峰。他说:“子峰兄是不会助纣为虐,帮你偷石头的,与其花心思偷,倒不如早日解了血盟。”

杞桑白他一眼。她指着颜子峰:“峰,他有资格替你说这话吗?”

颜子峰冷着脸不语。顿了顿,他才道:“我不吃激将这套。”

“嗤——”两个怪物!杞桑撩起车帘,钻进去,没好气地唤道:“颜子峰,赶车!误了找白玉的时辰,唯你是问!”

一屁股坐下,哪儿不对劲,小丫头探头瞥一眼貂皮包裹的座位。她故意挪着屁股,狠狠挤了挤。

“嗯——”一声娇滴滴的闷哼。

“谁?”小丫头掀开貂皮一角,一把揪出蜷在里面的姑娘。

“嘘——”那姑娘手忙脚乱地捂杞桑的嘴。“嘘——”她瞟着车厢外头,一脸戒备,嘘嘘个不停,“别叫我哥听见了。”

杞桑瞧她与自己一般年纪,模样俊俏,衣着华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偷跑出来的刁蛮小姐。“我哥”?颜子峰可没妹。她瞪大眼,拂开捂在嘴上的那只香喷喷的玉手儿,没好气地低叱道:“那你姓苻咯?”

姑娘嗯嗯点头:“我叫苻芸,你可以叫我芸儿。”

杞桑皱皱鼻子,嗤道:“我最讨厌姓苻的。”她说罢就去掀车帘。

“好姐姐,好姐姐。”苻芸赶紧拦她,可怜巴巴地求道,“我可不是来找我哥的。我哥他最坏了,最坏了。”

这句话对胃口。杞桑迟疑地缩回手。

苻芸有些羞红了脸。她瞥外头,声音压得低低的:“我是来找峰哥哥的。”

颜子峰?杞桑定睛打量羞答答的苻芸,蹙了眉:“你喜欢那块冰?”

苻芸耷了脸,娇羞变成了哀戚:“峰哥哥从前不是这样的。他从前也不会不理我。”

有仇嘛,你姨母杀了他娘亲和妹妹,他还能理你吗?杞桑却说不出口,她抚抚小丫头的背:“他对谁都这样。”

“你真是巫女吗?真的无所不能吗?那——那——我们做笔买卖,我要峰哥哥喜欢我,要峰哥哥娶我,你要几年阳寿呢?”

杞桑被小丫头连珠炮似的问题砸得有些晕。她摆手:“别,别,我怕了你们苻家的人,一个个说话不算话,吃霸王餐还理直气壮!”

苻芸有些愣住。她忽然挑眉:“你是说大表姐?”

提起苟曼青,杞桑就来火。她抱肘胸前,翻了翻白眼:“你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苻芸噗嗤:“天下恐怕也就你和我觉得哥哥坏。”她并肩靠着杞桑坐下:“嗯,你说吧,要几年,我说话是算数的。”

杞桑斜眼睨她,眸光凌厉。苻芸一副慷慨赴死的豪壮模样。

“真欢喜颜子峰?”

“嗯。”

“真想嫁他?”

“嗯。”

“嗯——这世上最没法子的就是人心了。叫他欢喜你,我恐怕是没法子。不过,我倒可以想法子帮你让他欢喜你。”杞桑一脸狡黠。

苻芸早嗯嗯嗯地小鸡啄米状。

“不过呢,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杞桑凑近她,一通耳语。

苻芸还是不住地点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