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姒女乱最新章节!

    幽禁竟能活得悠哉乐哉,倒着实惹人佩服。

    杞桑自叹,“姥姥我活了两百岁,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幽禁便当养伤了,倒也省了银子。”

    于是乎,她毫不含糊地催着厨子日日烹制山珍海味,又吩咐苻芸张罗皮影子戏班消磨时光。对石头小儿子嘛,她更是慷他人之慨,从头到脚焕然一新,披金戴银。

    小傒坐在廊椅上,双腿吊啊吊,捧着块松仁饼,啃着饼沿直打转转:“娘亲,你看。”

    杞桑在床上歇了足足半个月,好不容易下得了床,正倚着廊椅,半躺着闭目养神,晒太阳。她睁眸,瞥一眼狗啃似的饼子,定睛,依稀像飞鸟状。这孩子,她微微坐起,揉了揉他的羊角辫。

    小傒咯咯傻笑。

    杞桑却是暗叹一气。囚徒生涯,百无聊赖啊!这个时辰,那厮还在上朝。她还真有点盼着他上门找茬。每日,黄昏光景,那厮都会上门讨要那五年阳寿,头一日领了个茅山道士,再一日换成了昆仑先师,再隔天便连得道高僧都上了门。

    真是处心积虑!不过……

    她暗笑,倒也平添了几分乐子。她最是欢喜瞧他分明焦虑却故作镇定的“倒霉相”。啧啧……她思索半晌,脑海里竟然浮出的是那个字,俊!姨娘们常说,俊男都是用来调戏的。他既仗势欺人囚了我,灌灌启明又袖手旁观,以我而今这身子骨,斗智没气力用脑,斗勇没气力动手,啧啧,也只剩下调戏调戏他解解气啦。

    “娘亲,你笑什么?”小傒饼子都不啃了,一眨不眨地看着笑里藏春的娘亲。

    杞桑一个骨碌坐起,凑近小家伙一通耳语。

    小家伙不情愿地撅了嘴,一个劲摇头。

    杞桑又挠他的小脑袋,哄道:“乖,听娘的话。”

    小家伙老半天才勉强点头。

    不及黄昏,杞桑已远远瞧见门廊那头,方和弓背哈腰地打着头阵。她挑眉,冲小石头使了个眼色。

    小家伙噗通跳下廊椅,屁颠屁颠就往门廊那头奔去。

    “王爷爹爹,你回来啦,傒儿和娘亲好想你。”

    杞桑斜着眼偷瞟,小家伙可不是抱住某君的大腿,好一通奶声奶气的撒娇么。她极力屏住笑。

    “爹爹,我和娘亲闷坏了,明日,明日允我们出府玩吧。”

    “咳——”

    连清咳都是尴尬的,活该!就要恶心你,这就叫皮厚的吓死脸薄的,看你堂堂东海王的脸往哪儿搁。姥姥我反正活了两百岁,脸皮比树皮还厚。她如是想,便笑得灿若桃李。她盈盈朝小家伙招手:“小傒,快回来。你开口了,王爷自然不会不允,着急个什么劲。”

    小家伙刚要往回跑,却被人一手捞了起来。

    苻坚抱起小家伙掂了掂:“倒果真是减肥了。”他扭头,冲着身侧笑得满面春风:“王上,微臣听说贵妃娘娘新召了个杂耍班子,娘娘嫌耍坛子不够精彩。微臣的这个儿子,天生异禀,倒比坛子来得精巧得多。他年幼贪玩,配合杂耍匠人倒是两全其美,各得其所。”

    “哦?”苻生瞥一眼窝在臣子怀里一脸天真的男童,又瞥一眼廊椅那头的巫女,竟破天荒地玩味一笑。

    杞桑暗骂一句,一个激灵就弹了起来,几步便到了那厮跟前,一把抢过石头儿子,哼道:“卖子求荣!”说罢,她扭头,却顷刻堆满了笑,微微颔首:“王上,这厢有礼了。”

    苻生睨一眼她,径直朝廊亭里走,毫不客气地落了主座。

    杞桑放开小石头,冲他眨眼支开他,便紧随着径直落座,更是自来熟地晃了晃茶壶,吩咐方和:“去,沏好茶。”

    苻生淡瞥她一眼,眉头皱了皱,倒没吱声。

    方和看一眼主子,便悄声退了去。

    苻坚走近几步,未曾入座,一旁杵着却琅琅如玉树。

    杞桑斜睨他一眼,又看回苻生,故作诧异:“王上,那义眼如何?”

    苻生分明还戴着黄金眼罩,杞桑这是明知故问。普天之下,亏她想得出义眼一招,也亏得她才能安得上这义眼。谁有胆对这暴君动刀子?

    苻生怒目横她一眼,好似顷刻便要暴怒。

    嘻嘻——杞桑娇俏一笑。她凑近苻生又是一通耳语。只见那暴怒面孔幽幽转晴。

    苻坚一旁瞅着,缓缓蹙眉。

    “如若治不好——”苻生压着嗓子,微敛着眸,目光散着戾气。

    “姥姥我这里从无‘如若’二字。”杞桑笑得高深莫测。方和蹑手蹑脚地呈上了茶壶茶盏。宫里的太监猫上前试毒。

    杞桑不耐地瞥那太监一眼,伸手便抢过茶盏,轻飘飘地替自己满了一盏才递还他。她冲苻生嘿嘿一笑,晧齿闪过一道柔光:“老身口渴,王上海涵。”

    苻生一向暴戾,对巫女的频频无礼却甚是包容。不单太监偷瞟称奇,便是东海王也紧锁了剑眉。

    “嗯——”杞桑凑近茶盏嗅了嗅,一脸艳羡满足。她叹:“择日不如撞日,王上,长痛不如短痛,随我来吧。”她招手:“小傒,去厨房取冰。”

    小家伙原本躲在假山后头玩耍,闻声屁颠屁颠就奔出了院子。

    杞桑踱开两步,忽然一个折转退到苻坚身前。她摊开手,挑着眉,唇瓣微翘:“东海王,借你的匕首一用。要小巧别致,削金如土的。如若钝了半分——”她拖长声线,回眸瞧一眼苻生,耸肩道:“伤了龙体,你我可都担待不起。”

    苻坚嚅唇,低眸看她,颇带了几分不耐,却在苻生挥手间,转身吩咐方和:“取无痕刀。”

    院落寂静,苻坚独自坐在廊亭,幽幽品着茶。苻芸和苟曼青竟闻风不请自来。

    “能成吗?”苻芸悄声,眼巴巴瞅着窗棂干着急。

    苟曼青不动于衷:“二十多年的陈年旧疤,我不信她有活血生肌的本事。她一人遭殃便也罢了,身在东海王府怕是要累及阖府。”

    苻坚却是一边品茗,一边把玩棋子,竟是左手对右手对弈,对周遭一切似乎全然不闻。

    嘎吱——门开了,只见小傒端着足足半个腰身粗的铜盆,蹒跚着崴了出来。婢女赶忙去接,顷刻便强忍作呕状。

    几丈开外,顷刻弥漫着血腥味儿。

    苟曼青捂着帕子掩鼻。苻芸招手唤小傒,小家伙却是又钻进了房,还严严实实掩住了房门。

    “这对母子真是!故弄玄虚!”苟曼青不屑冷哼。

    苻坚缓缓抬眸,棋子捏在手中。他看一眼房门,语气几许冷凝:“她若非故弄玄虚,满院的婢女都得赐死。”

    苟曼青闻声吓白了脸。

    苻芸一脸恍然。苻生打记事起便戴着黄金眼罩,见真容者,斩立决!便是他的枕边人,都不曾见他取下过眼罩,更何况区区婢女?巫女姥姥不单胆色过人,更有怜悯之心。她顿时对房里的女子又生了几分敬意。

    满院血腥足足萦绕了半日。入夜,苻生才缠着绷带出门来。

    巫女实在是胆大包天,竟自作主张留秦王入住东海王府,美其名曰,方便她照料伤口。而一向一意孤行的秦王竟默许了。

    这番动静,朝野震惊,不知多少人躲在暗处蠢蠢欲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