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姒女乱最新章节!

    “抓刺客!”

    “护驾!”

    人声喧哗,刀剑铿锵,透着窗格子,只见屋外火走游龙,人影交错,刀光烁烁。

    “娘亲——”小傒一边揉着眼,一边搡着杞桑,夹着哭腔,“快醒醒,傒儿怕怕。”

    杞桑睁开一只眼,瞥一眼窗格子,抓住小石头的小爪子,含含糊糊地嘀咕:“没事,傒儿回去睡觉。”

    小傒撅了嘴,一骨碌爬上了杞桑的睡榻:“我不,我怕怕。”

    杞桑叹了口气,挣扎了半天,眼皮子才开启:“你一块石头,怕个什么劲?姥姥我手无寸铁的一块肉都没怕呢。刺杀又不是杀我们,轮不到我们害怕。”

    见小家伙钻进锦衾,一个劲贴着自己,着实可怜兮兮,她瞌睡总算醒了,坐了起来:“你这孩子,睡——”

    哐当——房门竟被一脚踹开。

    杞桑尚未缓过神,已经老鹰叼小鸡似的被拎出了被窝,一路拖着往外拽。她抬头,只见一颗五大三粗的毛刺脑袋,肥头大耳,仅仅一个侧脸都好生吓人。脖颈热乎乎的,她低眸,吓地打了暗嗝,乌色液体热乎乎的,直顺着这汉子的胳膊一路滑过手背,灌入她的领口。刺鼻血腥充斥鼻息,她止不住一阵反胃,

    “哇——”身后的小娃哭得撕心裂肺。

    “喂——认错人了吧?”杞桑故作镇定。

    咔——刀竟架上了脖子,她再抬眸,已然被这汉子挟持着杵在了房门口。

    “暴君!放了我的兄弟。否则——”汉子紧了紧刀柄。

    杞桑顷刻感觉到脖颈一麻,紧接着是直刺脑门的疼痛。

    苻生被众星捧月似的团团护住,一袭玄黄睡袍映在火把下好生刺目。层层护卫外头,除了黑面颜子峰,还站着一位持剑公子。那公子乍看,还以为是笑面虎呢,那眉眼倒真有四五分相似。

    东海王府庶子苻法?

    “威胁孤?真是活腻了!”苻生冷哼。他的脑袋缠着纱布,层层包着眼睛,只剩一只独目冷冷盯着这头。

    杞桑瞧见他的左胳膊受了伤,袖子上染了一片血渍。不肖看他的表情,都知他必然暴怒。等他救?我命休矣!她偏过脑袋,抬眸瞅那汉子:“兄弟,姥姥我一介女流,一把老骨头,不值得你这英雄动刀动枪。放了姥姥,我自然替你有冤伸冤!”

    啐——汉子啐了口带血唾沫,敞开嗓门:“走狗!”他箍紧她的脖子,高喝:“放人!立刻!”

    杞桑头一回听见自己的心跳竟是那般有力,不,是慌乱。她暗吸一气,故作镇定。“苻生!”她带着三分薄怒,口吻近乎训斥,“医者父母!我是你的大夫,你竟见死不救!真是忘恩负义!还不乖乖放人!”

    众人皆愕。连这汉子都大吃一惊,手下不由松了几分。

    苻生皱了冷眉:“看来你是活腻了。”

    杞桑逮着这个间隙,踮起脚,脑袋一仰,靠在了那汉子肩头,她仰面吹气,拂起一缕青丝,漾至那汉子面上。那一霎,她恍惚间竟似见到决决水里的那对夜明珠。禁锢周身的钳制顷刻松将开,那山般健硕的汉子倾然崩塌,她重心不稳,仰面倒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和那汉子叠罗汉了,只觉身后一股力道托住了后背,她眨眼,那对夜明珠近在咫尺,便连那陌生又熟悉的温润气息都萦绕鼻息间,咦——

    “留活口!”

    脑门那声疾呼唤回近乎痴醉的魂灵,她一个激灵,惊觉自己竟又窝在那厮的怀里。晦气!她挣扎着要站起,更屈肘搡他,可一个跨步不知绊到何物,她扭头,吓得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往那厮怀里缩了缩。

    死了!那汉子睁着铜铃般的怒目瞪着自己,眉心插着一把匕首,深得只露刀柄,乌红色的浓浆似劈开眉骨鼻梁的刀刃一般,真是毛骨悚然。

    她吹牛多,见识浅,死人不常见,这样的死人更是见所未见!她又是一个激灵,双腿都禁不住抖了抖。

    嗖地,眼帘黑了,一股淡淡茶香侵满鼻息,温润润的指尖捂在太阳穴上,不会是叫人点了麻穴吧,她只觉从头到脚都酥了。捂着我的眼做什么?她想骂,嚅嚅嘴唇却是半个字都没吐出来。

    “娘亲!”若不是小石头扑上大腿,她都不晓得这麻穴何时才解得了。

    “王上恕罪,微臣不知东海王已绕道后门包抄。一时鲁莽,担心杞桑姑娘安危,竟没能留住活口。”苻法单膝跪下请罪。

    苻生冷瞥杞桑一眼,甩下一句“前厅问罪”便甩袖而去。

    “这是我第几次救你了?”

    耳畔响起这句,杞桑愕地看他,只见他眸色淡淡,嘴角勾起细弧竟是分外撩人。

    “呵——谁要你救了,我分明都自救成功了,他中了迷香,根本伤不了我!”她哼,声线却有些不稳,不因旁的,只因他那淡如清水的眸光骨子里却甚是灼人。

    “咳——”

    一声清咳,杞桑回头,便只见黑脸颜子峰不经意地往这边睨一眼,脚底生风似的随主子而去。

    前厅。

    “你真是胆大包天!”苻生威风凛凛地霸在太师椅上,疾言厉色,“跪下!”

    杞桑捂着脖子上的纱布,斜着眼,难以置信地瞅着他。青丘门规,拜天拜地拜狐仙,却没拜凡人的道理!不过是情急之下的脱身之计,一句指名道姓,一句“忘恩负义”不至于叫你翻脸不认人吧。

    “你听不懂人话!”苻生显然耐心缺缺,把住扶手的手突突浮着青筋。

    “呵——”杞桑轻哼。

    “王上,杞桑姑娘无意冒犯,只是为了分散刺客的注意力。”苻法弓腰求情。

    杞桑看一眼他,再瞟一眼他身侧无动于衷的笑面虎,再回看苻生身后的冷面颜子峰。真是人心不古!这两个究竟还算不算男人啊!

    “王上。”苻坚拱手。

    杞桑刷亮了眸子,一副我倒要看你如何的神色。

    果然,他不过是落井下石,“如果不是巫女自作主张,在防护不周的情况下留王上在寒舍,也不会叫刺客有机可趁。巫术并非王道。微臣斗胆,请旨驱逐巫女出长安。”

    你狠!

    杞桑惊得咽了咽。“你别公报私仇,不就夺了你心上人五年阳寿吗?犯得着如此针对我?”她腾近那厮几步,睁着澄亮澄亮的眸子,那眼神恨不得剜穿他一般。

    苻法微微皱眉,一脸审视地看着对峙的二人。

    “放肆!”苻生还在发狠。

    杞桑扭头,草草冲秦王拱了拱手,语气甚是懒散:“姥姥我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不习惯官场卑躬屈膝这套。本想做回好人,悬壶济世,无奈好人难当。”她语调折转高昂,“恕老朽直言,王上的眼疾,普天之下,除了姥姥我能治,敢治,再无旁人!”

    她叹:“秦国既不欢迎我,我也犯不着留在此处等着被驱逐。告辞!”

    她招手:“小傒——”

    小石头闻声从门外探进了脑袋。

    “我们走!”杞桑一歪脑袋,眼锋傲气扫过一众美男,大阔步就往外走。

    嗤——你的脑袋而今被包成了粽子,缺了姥姥我,我倒要看看谁帮你安得上义眼!半途而废,杀我杀不得,倒要看看你哄是不哄姥姥我。姨娘们说得没错,男人,尤其是坏男人,就是欠教训!软的不吃,就来硬的!横竖有一样,能治得了他。

    门外侍卫持枪挡住去路。

    杞桑微微扭头,语气淡淡:“王上,若区区几个侍卫就拦得住我,我这青丘巫女也不用混了。”

    “治好孤的眼睛,孤尊你为天师,允你在长安开坛**,收徒传道!”凛凛一语,冷且厉。

    暴君竟让步了?天师?传道?如此说,阳寿买卖合法了?

    杞桑实在抵挡不住诱惑,缓缓扭转了身。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