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姒女乱最新章节!

    “啊?”

    “啧啧,真是神乎其神呐!”

    “就是,巫女确实了得……”

    朝堂里的赞叹称奇尽收耳底,杞桑意气风发。今日大殿,苻生正式拜她为天师,并诏告天下。今晚这场夜宴也是特意为她而设,秦国宗亲大臣尽数到场。

    为了以示亲厚,苻生特意将巫女安置在离自己最近的座位,甚至比强太后和董贵妃还近。因着近,杞桑撇着脑袋一眨不眨地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她从前也发现秦王若非眼残,应该称得上是个俊朗的美男胚子。

    可如今,啧啧,那只义眼几可以假乱真,苻生人逢喜事,稍稍收敛了煞气,眉宇便显得英气逼人,连她都要自叹青丘巫女果然了得。她半眯着眸,端起酒盏自得其乐地抿了抿。

    苻生一记冷眸扫过来,犀利的眸光闪过一道肃杀之气。“你若再看,小心我剜了你的眼珠子!”

    杞桑分明读懂他这冷眸的意味。她讷讷一笑,竟是带着三分醉意举杯打趣道:“王上,姥姥我好男色,见谅见谅。”她的声音低低糯糯,也就主座可闻。

    苻生分明一怔,那眸子敛了敛,他笑:“既如此,可要孤赏你个把男宠?”

    嗝——杞桑没出息地打了个暗嗝。

    苻生哈哈大笑,闷口酒,他挑眉:“颜子峰如何?你送了孤一只眼睛,孤理所应当回送一二。”

    杞桑尴尬地摆手,干笑:“王上客气,不必,不必。”

    苻生戴着眼罩二十年,一朝扬眉吐气,得以真容示人,心情大好。他复笑,一时难辨是打趣还是认真:“哦?嫌他不够俊?”他说罢竟站起身,大手一挥。

    整座殿霎时寂静。

    苻生踱出坐席,步履微微虚浮,显是已染了三分醉意。他指着杞桑,清清嗓子:“巫女根治了孤的眼疾。”他瞥向她,似笑非笑,嘲讽道:“未免天下笑孤忘恩负义,哼,孤当然得回赠厚礼。”

    轰!杞桑觉得脑门一阵轰鸣。究竟算不算男人!说好既往不咎,予以重用,却念念不忘“忘恩负义”四字?!她想说他没安好心,果然他后半句直叫她恨不得拿块豆腐撞墙,不,是挖个地洞。

    苻生步子崴了崴,走近杞桑。他啪地一拍巫女的肩。

    杞桑半边身子都一塌,险些栽倒。她干笑:“王上言重了,酬劳我早领了,早领了。”

    苻生却并不理会她,掌心抠住她的肩运了几分力道。杞桑皱眉,就差没哼出声了。苻生松开手,又冲着大臣们高声道:“天师好男色,孤当然得投其所好!在场的,未婚娶的成年男子,只要天师看得上眼,孤都赐予她。”

    一语既出,全殿哗然!众人面面相觑,但凡年轻一点的男子皆埋了首。

    乖乖——杞桑只觉脑门冒汗。不过一句玩笑,至于这样栽我吗?

    “王上,你醉了。”强太后最先发声。她狠狠瞪一眼杞桑,又冲着太监呵道:“还不扶王上下殿就寝?”

    太监不过迈了一细步,瞥见君王那双鹰眸,深深埋下了头。

    苻生看一眼母亲,嘲讽地一记冷笑:“孤差点忘了,天师是母后找的,对!”他竖着食指:“该赏!该赏!”他敛笑:“孤一言九鼎,说放苻柳自然便会放。”他忽然一拍脑门,好似想起什么,冲着杞桑道:“对啦,天师,你还没见过我的胞弟公子柳吧?他可是秦国出了名的美男子。孤现在便传他上殿,你若欢喜,孤便赐给你!”

    强太后气得面色发青,肩膀直抖,蹭地站了起来:“胡闹!”

    苻生仰天一笑,笑得何其猖狂。殿下的臣子皆是胆战心惊。

    “还不去!”苻生怒向近侍。近侍赶紧一溜烟传旨带人。

    晕!杞桑总算摸清了苻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哪里是无脑的粗人?分明深谙阴谋阳谋,看似荒诞的决定,却轻而易举地扣下公子柳在长安。她咬唇,你们兄弟母子之仇,何必拉我下水。她抬眸,正正撞向强太后怨毒的视线,一个寒颤,酒醒了几分。这眼神分明是母虎护犊时才有的。不惹为妙!

    她起身,拱手道:“王上,我不过一句玩笑。殿下的青年才俊,论岁数,都是我的玄孙辈,不妥,不妥。”

    “你都未见六弟,如何就道不妥?”苻生挑眉冷哼,“你若见了他,自会爱不释手。”

    杞桑只觉得脑门泛冷。她瞥向几步之遥的玉阶之下,果然,那满殿的人都像打量洪水猛兽般盯着自己。此生英明毁矣。可苻柳这祸水,万万淌不得。她舔舔上嘴唇,微微抿到残留的酒渍,回了几分清明。尤是她撞见笑面虎冷厉如冰的眸光,那恨不得把自己戳穿撕裂的眸光,她彻底酒醒。

    她下意识地就指住玉阶下头那个。她狠心一咬唇:“就他!王上,姥姥我看中东海王!”

    苻坚闻声手一抖,酒盏一偏,清酒泼到了手背,他都浑然不觉。

    “啊?”

    “这——”

    殿下窸窣的些微议论,无比惋惜痛恨。东海王乃秦国第一公子,不,是天下第一公子,岂容这歪门邪道如此糟践名声?

    苻坚未语,眸子却幽幽泛着寒光。

    女宾席那边动静更大,眼见都有人站起身来。一瞧,可不是苟曼青嘛。她却被苻芸硬生生拽着重新落座。

    杞桑鼓着腮帮冲苻坚瞪了一眼,更是耸耸肩,一副我是逼于无奈,谁叫你与我有仇的模样。她顷刻换了脸,冲苻生笑道:“王上美意,我心领了。公子柳嘛,的确是人中俊杰。可姥姥我——”

    “天师是看不中孤的大礼?”苻生微怒,语气染了一份肃杀之气。

    “不,哪里话?”杞桑摇头。她皱眉,越过苻生肩头瞥见强太后稍稍抚平的眉角。她暗叹一气,指着殿门外头道:“姥姥我活了两百岁,便只欢喜了东海王一人,此事——颜子峰可作证。故而,王上的礼再好,姥姥我也收不得呀。王上见谅。”

    “既如此,王上倒不如赐婚东海王府,也算成就一段佳话。”强太后笑得慈爱满满,竟看向女宾席:“东海太妃,意下如何?”

    杞桑怔住。她瞥见那笑面虎的眉心都微染了青色。她冷不丁觉得脊梁有些泛寒。赐婚?这闹大了吧?

    女宾那厢站起一位贵妇,四旬有余,浅浅噙笑,眸子却是冰冷。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