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姒女乱最新章节!

赴了一个鸿门宴,还有一个鸿门宴。

哎——赶场忙!

玉堂殿,强太后坐镇,一改前日倦容,目光凌厉,睨一眼躺椅上闲散斜倚的女子,眉心微皱,颇有当家主母架势地一挥手:“杞桑,给董贵妃号脉。”

杞桑撇撇嘴,很是不情愿。说好的三十八个妃子,而今只剩这宠妃一人。这苻生好生奇怪,只说旁的妃嫔不配为他生子,竟尽数轰出了玉堂殿。三十八年阳寿的如意算盘就此落了空,哎。她接过董贵妃懒散伸出的腕子,食指摸索着轻轻敲了敲。

哪晓得,“咳——”苻生一声假咳,颇有几分警告意味。

杞桑在心底也哼了一声。真是红颜祸水,苻生为了这个女子废了嫡皇后不说,最后竟还手刃了废后。她瞟一眼贵妃,这长相不过尔尔,依青丘人的眼界,也不过中等偏上之姿罢了。为何这般受宠?真真费解。

“怎样?”苻生难得现出了发怒与狂笑之外的第三种表情。

强太后闻声,脸色微变,也看向杞桑。

只见小丫头柳眉微蹙,定睛盯着董贵妃的眼睛。

“怎样?”苻生已微微动怒,手抓着扶椅把手,青筋微现。

“娘娘可是吃了避子药?”

一语一出,众人皆惊。

那董贵妃只是娇滴滴地摇头,哀戚戚地看向苻生。苻生却是一记冷眼扫向了母亲。

强太后平静地抿了口茶:“平常人家都求多子多福,这宫里如何会用避子药,信口雌黄。”

“一般江湖郎中自是把不出端倪,哪怕医术高超的御医恐怕也是束手无策。”杞桑背手而立,故作老成,“食之无子的蓇蓉,实在世所罕见呐。”

“蓇蓉?”董贵妃总算酥酥麻麻地开腔了。

“这草独生于远西的嶓冢山。叶子形似蕙兰,如若不开花,混迹于兰草间几乎不可辨识。而且花期不定,似昙花一般暗夜里花开一瞬,且花瓣墨黑,隐于凄凄芳草间夜间查无影踪。”杞桑那高深莫测的表情,还真能唬人。

“那——”董贵妃拖长了娇腻的声音。

苻生唯是死死盯着平静品茗的母亲。

强太后道:“故弄玄虚。打仗还需立军令状,若无胆量又无本事,趁早收拾行囊滚出长安。”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不过是不忿我当中拆穿了她为母不慈的真面目,打击报复罢了。本来这一锤子买卖,不过一年半载的阳寿,还得从宠妃身上去取,无异于拔老虎须,实在不值当。可就冲你陷害姥姥这点,姥姥就非接不可。哼!

杞桑盈盈一笑:“早前青丘山上母豹子啊狼婆子生不出崽子的,一找我,准不出三月便能生一窝。王上是真龙天子,自是一个道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订立血盟,我即刻上路找解药,十日之后归来。王上意下如何?”

可不等苻生有何动作,小丫头已麻利地一扯领口,掏出一串湛墨色石头,食指一咬。殷红滴落石上,嗖地,血斑泛起一道灵光,又嗖地悉数渗入石中。

“龙胆石为证,你我今日订立血盟,倘若不孕之症痊愈,两年阳寿酬之。”她犀利地盯着董贵妃,不由分说地递出了龙胆。这个女子可不同于苟曼青,只能用赶鸭子上架这套,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了血盟再说,免得她那夫君仗势欺人,害我白忙活一场。

董贵妃面色稍变。可还不待她出声,一声已是掷地有声,“孤代付!”

又一滴殷红滴落石上,又是一轮光晕腾起。随之而来的,杞桑只觉心口一阵翻涌,五脏六腑似注入一道真气,嗖地一瞬直上天灵。那道光晕亦随之消散。

杞桑惊得眸子都睁圆了。她盯着龙胆,又移眸苻生,只见他一脸冷傲,已然起身踱出殿门,“孤遣个人随你鞍前马后。”

“驾!”低沉的男声,极具磁性,把杞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这一路赶往崇吾山寻解药,走了已大半日。杞桑却一直还未从头先血盟的那阵眩晕中清醒过来。不,不是眩晕,倒是对那暴君另眼相看了,甚至都有几分愧疚。转念,她晃晃脑袋,做买卖,做买卖,你情我愿的,我又不欠他什么。他人高马大,肯定长命,两年阳寿对他不值一提。无甚大不了的。况且,他杀戮心重,少活两年,不知挽救了多少苍生。我没作孽,没作孽,阿弥陀佛。

“驾!”杞桑潇洒地一记扬鞭,只想挥去心头雾霾,哪晓得策得马儿一阵腾跃,颠起山路上一串碎石。啊哟,我的小屁屁,啊哟,我的小心肝。她随即冲着平头骑马的男子没好气道:“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你跟着我,害得我只能骑马。我这老胳膊老腿的都快颠折了。”

什么鞍前马后?赤裸裸的监视!怕我跑路,真小瞧姥姥我了。杞桑心里有些来气,若非这御前侍卫一路跟着,灌灌早陀着自己飞去崇吾山了,还骑个什么马?这一鸟一树也是真心胆小。什么当着凡人擅用法术,必遭天谴?就你们那点道行,还入不得天神眼皮子的,哪来的天眼时刻盯着你们?胆小鬼!

“王命难违。”冷面侍卫面无表情。

“呃——谢子锋,我饿了。”杞桑一勒缰绳,住了马,努嘴,“给我找点吃的。”

谢子锋弓腰解挂在马鞍上的包袱。

小丫头皱眉,不耐烦地挥手:“不啃馍馍,姥姥我咬不动。”她指了指东边不远处隐在山坳里的几间茅草屋,“那边有人家,去买个烧鸡回来。”

谢子锋脸色微沉,可不等他发作,小丫头拎着鸡毛当令箭了,“鞍前马后,鞍前马后啊。”

“驾——”谢子锋一扯缰绳,朝东边奔去。

瞧着他的马冲下拐道山坡,杞桑皱皱鼻子,啪地一记扬鞭就朝前狂奔。切——还甩不掉你?她边奔边冲着长天喊道:“臭鸟臭树,快出来,人走了,快出来。”

“天高地大就你一人,还在故弄玄虚。哪来的这么多精气神?”分明是一句挖苦的话,可怎么从这张嘴里吐出来,就成了象牙了?见了鬼了都。杞桑一个扭头,扯得缰绳一紧,勒得马儿一声嘶鸣,前蹄跳起老高,马身几近挺直了。

“啊呀——”一个后仰,天都一霎似倒将了过来,杞桑吓得一声冷汗,这一跤下去还了得?这小心肝又该碎成啥样?

可——

“哦哟——”后背忽的袭来一股力道,整个人像窝进一团温热里,嗖地,天就端正了回去,身子也稳住了,小丫头隐隐一个激灵,下意识就一手揪住了环在身前的胳膊。

头顶那声线里夹杂的戏谑笑意似乎愈发浓了,“这鬼撞墙都撞上两回了。”

“你——”骂我是鬼?心里腾起一把火,杞桑一甩手,扭了头,可不就是那个小黑脸?哪里冒出来的?她一昂头,没好气地唬道:“跟着我做什么?”一转念,浑身一抖,她厌嫌地推搡身后的男子一把:“快死开!”

“哈哈哈——”苻坚竟爽声一笑,原本都准备下马了,被这一推,反倒坐正了回去。

“你——”杞桑屈着肘子正要再推搡。苻坚已纵身一跳,下了马。

“跟着我做什么?”杞桑很有几分恼羞成怒,抓着马鞭就指向苻坚,“我忍你很久了。我是奉了王命的!才不是你的通缉犯!”

“哼,东海王如何会跟着你?长安城里何人不晓东海王仁人君子,独爱宝剑、美玉。怎么?王爷此行是寻玉,还是寻剑?”

咦——杞桑狐疑地扭头,这酸不溜秋的话竟然真是颜子峰说的。要晓得,他像个闷葫芦,大半天都不曾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这是有多冤家路窄啊。

“子峰兄说笑了。”苻坚倒依旧笑得俊雅。他跳上自己的马,睨一眼杞桑,语气有些调侃:“前阵子去蘼芜峰挖㻬琈玉,可惜遇上鬼撞墙。此行,不过游山玩水罢了。”

讽刺我?杞桑眉一挑,原本是要发难了,可睨一眼颜子峰面上毫不掩饰的敌视。她小嘴一嘟,使坏道:“王爷这是要去昆吾山?”

苻坚拉一把缰绳,看小丫头一眼。

“昆吾山正巧顺路,不如同行,如何?”小丫头俏皮地眨着眼,一副我看透了你的神色。

“甚好。”苻坚颔首。

颜子峰却冷目剜向小丫头。

杞桑讨笑道:“子峰,王爷财大气粗又好客,我们随行的吃喝用度不单有人全包,还有人谈笑风生,解闷逗乐,何乐不为?”

苻坚不过勾唇一笑,鞭子一策,哒哒哒朝前小奔。

颜子峰像魔咒附体一般追了上去。

切——一对冤家。与其自己动手教训小黑脸,倒不如借刀杀人,坐山观虎斗。杞桑顿觉神清气爽,一夹马腿,撒欢似得追了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