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佞妃有毒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www.jingcaiyuedu.com    当久违的阳光落在头顶上,卫如蔓微微抬头,伸手遮住了双眼,阳光打在身上热乎乎的,有一股异样的清香气,这与大牢中的潮湿霉气是不同的,清风吹来,让她感觉浑身都舒爽着。

    不远处,匆匆赶来的宁老夫人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又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蔓儿啊,你可是受苦了呀。”

    卫如蔓回头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微微点头,这才朝宁老夫人奔去,被紧紧抱住之后,她这才轻轻道:“外祖母,蔓儿可没吃什么苦,倒是您和外祖父吃苦了,蔓儿在大牢中每日吃吃喝喝,可逍遥了。”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宁老夫人佯装愤怒的瞪着眼睛。

    边上几个舅母生怕宁老夫人哭的伤心伤身,连忙劝着。

    “母亲,蔓儿这孩子是受了点苦,但是只要打了这霉气,以后肯定不会这般倒霉了不是?”说完,大舅母还显摆了一下手中的柚子叶,还有柚子皮,“蔓儿,咱们刚出大牢,可得好好去去霉气知道吗?来我,打点水。”

    卫如蔓知道他们是为了自己好,当那柚子叶拂着水落在脸上时,当下闭着,一副享受的模样,叫宁老夫人和宁相看的都是一阵无奈,宁家的其他人也没嫌着,这柚子叶去霉气是惯例,老夫人一阵感激。

    御史大夫刘大人将一行人送到卫府,就瞧着卫成锋一身崭新的恭候在门口,老夫人一瞧见儿子,当下没忍住,哭了起来。

    卫如蔓瞧着这般情形,无奈笑着:“外祖母,外祖父,咱们进府吧,一直等在门口也不是事儿。”

    这几日下来,府内有陈嬷嬷在,庶务倒是都没乱,各个院子依旧被整理的井井有条的,卫如蔓很是满意。

    大厅中,卫成锋恭恭敬敬的给几位老人磕了头,这才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都是我的错,这才差点害了宁府和卫府,求母亲和岳母岳父原谅。”

    宁相一向看不上卫成锋,当下只是冷哼一声,至于老夫人,是自己儿子自然是心疼的,只是如今还得看着宁家人的反应,这才忍住没立即让卫成锋起身。

    宁老夫人不是心硬之人,瞧着这一幕,连忙起身扶起卫成锋来:“吃一堑长一智,你如今也不小了我,女儿也出嫁了,做事情是该谨慎小心些,这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那便算了。”

    卫成锋连声谢谢,这才起身。

    卫如蔓在边上站着,瞧着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开始谈论这次的事情来,说话的基本是宁老夫人和几个舅母,老夫人毕竟在牢中,有些消息并不知道。

    在得知四皇子府和七皇子府都被屠杀的时候,卫如蔓的心就是一跳。

    “哎,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怕是圣上下的手,只是瞧着圣上这表现来看,应该不是。”宁相说起这事情来也是一阵忧虑,“倘若咱们大楚的皇子府这般容易被人屠戮,那如何能够让他们有安全感?怕是今日起都是草木皆兵了吧?”

    说到这里,宁相抬头看了一眼卫如蔓:“蔓儿,这事情你知道多少?”

    卫如蔓其实也不太确定:“很显然,不论是四皇子府或是七皇子府,怕是早就被人盯上了。才会两位主子一出事他们就开始动手,四皇子府上蔓儿不清楚,不过七皇子府蔓儿倒是了解几分,七皇子早年为了女人干出不少荒唐事来,据说得罪了江湖中颇有地位的一个大侠,前阵子蔓儿得到消息,这人出现在京都中并不在意,想来怕是报仇来了。”

    七皇子并不是四皇子,七皇子府中除了侧妃正妃之外,还有子嗣的,虽然都是庶出的。

    卫如蔓想到这里,心还是有些堵的慌。

    以江先生这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性子,如何连这些妇孺都下得去狠手呢?

    她却是不了解,当初楚慕玉可不管老弱妇孺,所以江流儿报仇起来,才这般不留活口的。

    “哦?居然是这般?”宁相还是第一回听说这事。

    “那就是这七皇子活该了,真正是现世报。”宁老夫人义愤填膺,“死了活该,只是可怜了那些少不知事的娃娃了。”

    卫如蔓未免他们聊的太多,转移话题:“如今卫府的危机也解除了,卫府上下也被陈嬷嬷整顿了一番,蔓儿想着,是不是去白马寺瞧瞧母亲的近况,若是允许的话,蔓儿想将母亲接回来。”

    一提起这个,宁老夫人就忍不住抹起了老泪来。

    卫如蔓和宁相的目光对视,两人微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

    “好了好了,你瞧瞧蔓儿这不是一直将清美的事情放在心上呢吗?之前也不是不关心清美,不过卫府中的确不安全,如今阴霾全部扫除了,怕是以后都是清美的好日子了。”

    宁老夫人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点头。

    “对,对,你说的对,清美以后肯定都是好日子。”

    翌日,卫如蔓和卫景耀出城去白马寺,在卫如蔓有意提示下,减少了用毒之后宁清美的身子倒是很快痊愈起来,卫景耀也很是疑惑,卫如蔓解释:“二哥怕是不知道吧?有佛主保佑,还有白马寺的圣僧照拂着,母亲这才堪堪捡回一条命来,如今怕是因为卫府的喜事,神清气爽,病好的更快了。”

    “是这样吗?”卫景耀半信半疑,不过瞧着卫如蔓一脸笃定,这才挑眉点了点头,不打算继续过问这事了。

    两日后,卫如蔓带着宁清美回了卫府,这才听说,原来四皇子府和七皇子府上倒是没能四绝,在高阳王的四处搜救之下,四皇子府上的妮娜公主被找到,至于七皇子府中的一个小皇孙在假山缝中被找到,找到的时候奄奄一息。

    “是吗?这妮娜公主倒是命大。”卫如蔓一听到这消息,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天知道如今大楚的公主正送去东辽呢,若是东辽嫁过来的公主第一个被掳走,第二个被杀害,两国的关系怕是要变僵硬,顾元修此番去的话,怕是很难。

    现在好了,至少还有一个妮娜公主在。

    “小姐,你说妮娜公主如今守着寡呢,难道要年纪轻轻的,守着那四皇子府不成?”

    卫如蔓轻笑:“怎么?你觉得这样活着不好吗?”

    素雨连连点头:“再怎么说,四皇子府上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女人嘛,没有个男人或者儿子,若是老了怎么办?”

    “担心那么多做什么?难道你担心就能帮她改变现状了?”卫如蔓一句话堵住了素雨的嘴,瞧着她撅嘴,卫如蔓无奈摇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呀,说不定你担心的妮娜公主巴不得现在这自由的生活呢,没人管,多好呀?”

    再三日,黄昏,卫如蔓和素雨并老夫人等人候在考场边上,当那个满脸胡渣的卫景荣踏出考场的时候,素雨眼尖立即见到。

    “大少爷,这边。”

    卫如蔓不得不承认尖嗓门虽然无礼,但是在这嘈杂的地方还是挺好用的,眼见着卫景荣看过来,她扬起笑脸。

    卫景荣的目光从卫如蔓脸上移到老夫人脸上,然后又缓缓移到有些局促的宁清美身上:“母亲,您身子可是大好了?”

    宁清美红着一张脸,张了张嘴,只是点了点头,到底没说出什么话来。

    也许此刻的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对这亲生的儿女太不了解了,便是这期间,她竟也不知道卫景荣参加了科举。

    到底是七日的考试,眼瞧着卫景荣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卫如蔓也不让多说,忙让人将他扶上了马车,卫府三两马车缓缓开动之后,卫如蔓轻轻掀起车帘,一眼便见到对面带着一双怨毒眼睛的人。

    卫婉兮,她居然没事么?

    卫如蔓着实有些意外,不过想了想也是,卫婉兮虽然在四皇子府中,却并不是四皇子的女人,更何况卫婉兮生就伶牙利嘴,怕是巧舌如簧让那些人放了她了吧?

    轻哼一声,卫如蔓直接放下了帘子。

    这倒是引起素雨的好奇来了:“小姐,怎么了?”

    卫如蔓轻笑:“没什么,不过一直苍蝇而已。”没有了楚慕真,卫婉兮可不是就是一只苍蝇吗?

    这边,卫婉兮匆匆见了一面卫家人,瞧着宁清美那样子时,眼中闪着精光。

    她可是没忘记,这位母亲可是最疼爱自己的,若是知道自己没死,是不是能护着自己呢?至少,衣食无忧吧?

    的确,卫婉兮现在的要求并不高,仅仅是衣食无忧而已。

    之前她和璃儿趁乱溜出院子,在后院中躲了好一会儿,听着周围的那些厮杀声音,担惊受怕了一夜,直到天蒙蒙亮,这才壮着胆子偷偷挖了地道溜出府去。

    原本卫婉兮是带着许多珠宝银票的,不过毕竟她有孕,担惊受怕了一夜直接找了间客栈住下,这一睡却是昏睡了一日,等醒来时璃儿早已经不见人影了,而她身上那些值钱的东西几乎都被偷走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说的就是她。

    可是卫婉兮如何能甘心,一边想着若是再让她遇见璃儿,定叫她后悔被生出来,另一边,依旧不得不为了生计谋划。

    柔云院中,卫如蔓总算是安下了一颗心,她将手中的信纸保存起来,对素雨道:“今日本小姐心情大好,请你去得月楼大吃一顿,你可赏脸?”

    素雨眼睛一亮,带着祈求:“小姐,奴婢也好久没瞧见芷月了,是不是让芷月一起?”

    “只要芷月有空,那是一定的。”

    不过两人瞧见芷月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芷月,你是不是被欺负了?怎么瘦了这么多?”素雨皱眉,“这前一阵子不是才见过你吗?那时候还好好的。”说完她恶狠狠的盯着芷月,“说,是不是你那个师父狠心拿你试药了?我就知道,这些个道貌岸然……”

    还没说完,嘴就被芷月捂住了,她忙摇头解释:“不是的,素雨,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是被吓的。”想起宫里头皇后的事情,芷月又是一阵惶恐,这阵子她生怕这秘密会从自己这口里泄露出去,甚至睡觉都不安稳,生怕说梦话,以至于短短时间内就瘦了一大圈,便是王太医见到了,也只得无奈的摇头。

    在素雨的压迫下,芷月这才透露一些。

    “皇后的事情?”卫如蔓觉得芷月有些傻气,“你这丫头啊,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这件事怕是如今整个大楚都怀疑了,猜到真相的并不少,就算是消息从你这边泄露出去又如何,只要咬死了不是你说的,没人会追究的。”

    “真的?”可是师父不是这般说的,芷月有些怀疑。

    “你还不相信小姐吗?小姐可不会害咱们的。”

    素雨刚说着,突然皱眉,卫如蔓朝她看的方向看去,就瞧着卫婉兮一脸梨花带雨,而她对面正坐着宁清美,她嘴微微一勾,然后就瞧见宁清美干脆利落的推开卫婉兮,眼中这才带笑。

    一月后,震荡不安的京都总算是安定下来,而第一场考试的榜单公布出来的同时,圣上宣布避暑一段时间,大楚的所有事情暂由太子处理。

    卫如蔓好心情的去清风书院看望那些孩子的时候,这才得知这里居然多了一位教书先生,仔细一看,可不是楚缙云吗?

    “哟,雇主来了啊?怎么样,要给我这个楚先生开什么样的酬劳好呢?”

    卫如蔓还没回答,倒是有人帮着答了。

    “圣上从蔓儿身上搜刮的还少吗?我竟不知圣上竟然是个扒皮。”

    楚缙云一怔,等瞧见来的是顾元修的时候,挑眉:“你小子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啊,居然还敢顶撞朕。”

    顾元修反问:“不是楚先生么?”

    安平王和卫如蔓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又一月,顾元修袭安平王爵,成日里并不上朝,渐渐的安平王府淡出人们的视线,而这一月,高阳王赵泓钰突然娶了一位女子为妻,那女子听闻并不貌美,倒是娴淑。

    卫如蔓和顾元修前去恭贺,只听他道:“成家立业,我总算是勉强达成,胜他一筹。”

    顾元修但笑不语。

    三年后,卫如蔓与顾元修大婚,十里红妆,满街花童,百姓津津乐道。最新网址:www.jingcaiyuedu.com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